图片 5

犹太诗人保罗,父母惨死纳粹集中营

图片 1张永义——————————————————————————–  毋庸置疑,莫扎特是奥地利第一流的音乐家,保罗·策兰则是现当代奥地利诗歌的一座丰碑,只有伟大的里尔克可以和他相提并论。  里尔克被玫瑰花刺碰破了手臂,感染了急性白血症而逝;策兰却是自杀的,1970年在巴黎。他的死令人震惊,评论家预言,德语诗歌的辉煌时代就此终结了。三年后,另一位奥地利女诗人巴赫曼又葬身火海,不得不令人叹惋奥地利诗人们的命运。  策兰原名安切尔,1920年出生,跟他的前辈卡夫卡、茨威格一样,身上也流淌着犹太人的血液。二战前,策兰到巴黎学医,接触到法国超现实主义和象征派诗歌,对隐喻、典故、梦境及各种意象的迷恋几乎成了他早期所有作品的显著标记。希特勒发动侵略战争的那些年里,策兰的父母被流放外地,他本人也身陷囹圄,在劳改所中屈辱地活了下来。战后他重回巴黎,靠教语言学来糊口,然而,写诗和翻译才是策兰不懈追求的事业,1948年和1952年,他相继出版了诗集《骨灰罐里倒出来的沙》和《罂粟与回忆》,还把勃洛克、叶赛宁等俄国诗人的作品介绍到国内来,这使他一举成为战争废墟之上最受欢迎的诗人。  读他的诗作,感觉恍如折射在锋利的玻璃碎片上面的强光,黑暗越是减轻,切肤之痛就越来越深。  1945年发表的《死亡的赋格曲》被誉为战后德国最重要的诗篇。  策兰使用了赋格曲这种音乐的形式来哀悼纳粹集中营里那些痛苦呻吟的犹太同胞,这让我怀想起两部著名电影:斯皮尔伯格制导的《辛德勒的名单》和贝利尼主演的《美丽人生》。  “他用口哨唤狗来,他用口哨唤犹太人,在地上掘一个坟,他命令我们舔着去跳舞”,“他叫一声弹你的弦乐,唱得更黑暗些,你将如烟升入高天,你将在云中有一个坟……”不论是谁,纵然心肠似冰,读到策兰的这些血泪诗行,也会变得义愤填膺。  1960年,策兰获得了德语文学大奖——毕希纳奖,此后他的作品愈发变得阴暗晦涩,诗集《无主的玫瑰》、《一丝丝阳光》集中表现了对世事百态的失望情绪,反映了策兰自杀以前激烈的内心矛盾冲突。  台湾诗人叶维廉将策兰的名字翻译成“西冷”,这就像徐志摩曾经把意大利城市弗罗伦萨音译为“翡冷翠”,其实都含有一层很凄凉的美。“我们摇撼时间的白发”,距离1970年转眼已隔三十秋,眼神悒郁的策兰仿佛来到了我的窗前,正当子夜时分,他从叶维廉先生翻译的诗篇《深晚》中走来,慢慢地走近了,“让从未发生过的发生!  让一个人从墓穴中出来。”

《你可以》

重彩国画作者  红娃

我轻柔的母亲为每个人哭泣。

这几句诗耐人思索,诗的想象空间大,余味就很浓烈。野兔的颜色不是纯色,一般为棕褐色,在此表示朦胧,模糊之意。虚写的朦胧与实写的“清晰”形成对比。

你的脸相当惊怯

一片清晰的翅仍在书写

那里,一个最痛苦的在说,永不

色彩,到达时

当一只手赤裸如他自己的手

意象有对比,有转换,有象征,还有渐进,由朦胧到欢快及希望。

《你曾是》

地点诗歌时间

渴望的语言,

尘埃的

缠结住这个称他为你的人

保罗·策兰(Paul Celan,
1920-1970),生于一个讲德语的犹太家庭,父母死于纳粹集中营,策兰本人历尽磨难,于1948年定居巴黎。策兰以《死亡赋格》一诗震动战后德语诗坛,之后出版多部诗集,达到令人瞩目的艺术高度,成为继里尔克之后最有影响的德语诗人。

保罗·策兰(Paul Celan)

全诗写的很清晰,有阴云的白昼,一份淡淡的忧伤,回忆,拉长了时间,因思念而起。而相见时的那只鹤,让现在那么欢悦,冲撞着读者对未来的幸福的渴望之心。真正的好诗都有情诗的味道,但比情诗内涵更博大,似乎天,地,人的情谊都收入诗中。

下雪了,妈妈,雪落在乌克兰:

如一只鹤

用雪来款待我:

诗人的“眼中即景”,还有生动轻灵的云朵转喻为那个“你”的化身。他用“现在”是强调变化和“书写”的连续性,好让“鹤”的姿态和喻体自然而然产生出。

直抵达未来之树。

作者背景资料来自网络

我在黑暗中依然故我:

白昼赏析发起人高雷

1958年,策兰获不莱梅文学奖;1960年,获德语文学大奖——毕希纳奖。至此,他的作品变得愈加阴暗晦涩,诗集《无人的玫瑰》、《一丝丝阳光》集中表现了诗人对世事百态的失望情绪,反映了他背负的沉重的集中营生活阴影和激烈的内心矛盾冲突。

图片 2

琴弦生风,直到根根扯断……

参加人:高雷,巍子,轻雷过耳,西马孙方雨,简单

保罗·策兰——二十世纪下半叶最重要、最深刻的德语诗人。原名安切尔,1920年生于泽诺维奇(原属奥匈帝国,今属乌克兰),跟他的前辈卡夫卡、茨威格一样,他身上也流淌着犹太人血液。Celan(策兰)拉丁文的意思是“隐藏或保密了什么”

保罗•策兰

图片 3

我亦如此,回忆你

在那些可以用昆虫的触角暗中摸索朝向的

图片 4

我们就要死去,棚屋你为何不眠?

白昼

将他的头部安放在它们之上,

野兔皮毛的天空,甚至现在

图片 5

整理人 本文作者

那会是什么呢,妈妈:成长还是创伤——

策兰诗歌的突出的艺术特色是简短、艰涩,感觉鲜明,通过语言的破碎性赋予语言以陌生化的独特感;由此创造一个黑暗、神秘、死亡的诗歌王国。他曾说:“感觉被产生,有了生命,在这两者之上是艺术品的惟一标准。”
策兰是一位自始至终顶着死亡和暴力写作的诗人。父母丧生在纳粹的犹太人集中营、经历过多年流亡生活、患有精神分裂症的他,最终于1970年自沉于塞纳河。

雨云,是你在井边迟疑?

另一种语言“尘埃的色彩”都是说岁月的模糊。
但我对你的情感和记忆,如翅似鹤,一直在我的天空飞翔,甚至涌入我的胸怀。

一瞬,那更异样的蓝,

清晰的翅代表笔,抒写内心真情在天空写下誓言吧,而翅的书写又呈现出强烈地动感,相见时,是完整的空灵的鹤的整体,意象是这样变化的。

杨树,你白色的叶子张望黑暗。

重彩国画作者  红娃

《纪念保罗•艾吕雅》

1970年4月20日,策兰在巴黎塞纳河的桥上投河自尽,一个钓鱼人在塞纳河下游7英里处发现了他的尸体。他的自杀相当沉重,以一种非常沉重的方式,回答和了结了历史浩劫带给个体生命的重负。最后留在策兰书桌上的,是一本打开的荷尔德林的传记。其中一段有画线:“有时这天才走向黑暗,沉入他自己内心的苦井中”,而下一句却并未画线:“但最主要的是,他的启示之星在奇异地闪光”。

《致母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