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朝花夕拾

当世人正在欢喜地准备着圣诞节时,男人也不例外,他瞒骗老板说家里有急事,却连夜赶到另一座城市,只为看小女人一眼,或者从心里,他认为自己的出现时会给小女人带来一阵惊喜,甚至想着当自己站在小女人面前时,或许她会直接奔跑入怀。
男人有着小女人式的幻想。
然而,再次相见,他们没有了往日的欢笑,男人面对这个小女人,手中提的礼物在颤颤发抖,脸被冷风袭的僵硬,那更是前所未有的紧张,因为远远的,他就读懂了她脸上的冷淡。
小女人漠然地接过只是简单地问了一句: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男人说:给你送礼物来了。 小女人说:哦,谢谢。那我回去上班了。
男人着急,问:晚上一起吃饭吧,今天平安夜呢。 小女人说:不行,晚上有事。
男人问:那晚上还能不能见到你?
小女人回答:看情况吧,七八点我再打电话给你。
男人还想说点什么,或者确定她说的是不是真的。可是小女人却已经飘走了,只剩下男人一声叹息,伴随着一声“等一下”的轻声呼唤。小女人听到,更是没听到,不然何故不回头?
心情像天气比想像的要冷,男人没有做好准备,只有任凭寒气侵袭心灵,仿佛听到“咔咔的”结冰声。他想,昨晚连夜赶到这样,却是这样的开始,既然如此,或许要提前结束这段旅程吧。
等待,是一种煎熬。举目无亲,再繁华的城市也是荒凉、残破不堪;心里空荡,再热闹的人影也是陌生、冰冷不已。
七点、八点、八点半,小女人的电话一直没有接听,男人再次确认,明天就结束这段旅程吧。然而,此望男人的电话想起,看着熟悉的名字在屏幕上闪烁,该怎样形容男人是怎么抓起电话的呢?像溺水的人在死亡前一刻抓住了一根微弱的稻草。
几乎是一路狂奔到小女人面前,男人是不忍她在风中等候过久,更是害怕小女人说的:五分钟不到我就走了啊!
小女人没有了下午的冷漠,或许只是男人认为下午她冷漠,而小女人自己并没有。她先说没吃饭呢,于是走到旁边的小餐厅。男人趁她点菜时偷偷看着她的一举一动,每每她想跟自己说话,男人总是装着没听到,故意叉开话题。
人是种很奇怪的动物,明明想见,此刻坐在身旁,却还要偷偷地看;明明想说话,此刻她在开口,自己却又要假装听不到;明明喜欢,此刻想牵手,却只是悄悄地将双手放在胸前反复揉搓。
男人就这样默默地偷看着小女人用餐,偶尔也有气无声地应付两句话。用完餐后来到KTV,这是他们第一次唱歌的地方,现在又重来,男人想,起点在这里,也许终点也在这里,这就是所谓的轮回吧。想到这,男人心情反而放开了许多,于是开篇点了一首:月亮代表谁的心。
他没有吟唱,只是听着,因为也在问,月亮代表谁的心,如果是代表我的,那么这个近在咫尺的小女人,她懂吗?既然不懂,那无论代表的心都是浮云……
男人又点了一首:说谎。是的,说谎!男人不笨,只是一直任由小女人在面前放肆着她的聪明。你说手机没电,男人接受;你说没听到电话响起,男人接受;你说工作很忙,男人接受;你说的什么,这些各种大大小小的,都是善意的谎言,男人都会接受。
到凌晨一点多,男人知道实在留不住她了,就默默地送她回家,下车后,男人终于扯着小女人的手不舍得放开。他有好多好多话想要说,可又不知怎么开口。只是在路灯下有一句无一句地说着,看着昏灯下那张可爱而有娇小的脸,心里有说不出的爱怜,疼惜,他想告诉她,可是小女人总是一脸无辜地叉开话题。男人不得法,只好忍着痛说:我只是想,我们还是原来一样吧,简单地做朋友,你还是待我们从前一样,有心事有话都跟我说,我有任何事都会跟你说。

朝花夕拾?早晨的花,傍晚再去拾起

  1. 热烈的掌声中,朝夕终于在万众瞩目中登上了前三强的宝座!
    亏我担心了一周,拼了命地把他的参赛歌曲改了又改,结果他还是顺利地登上了前三强的宝座,根本就没有收到任何影响。
    下一场就是决赛了!从几十万人里面挣扎着爬上来,经过了一轮又一轮考验友情和勇气的残酷PK赛,朝夕终于留了下来。靠着粉丝们的投票,靠着他自身的力量,留了下来。
    我激动地看着朝夕,也看着台上经过了无数厮杀最终留下来的三个人,真是好不容易啊!
    不过,我还是忍不住想,除了朝夕外另外两个人都是有背景的吧。三强中的其中一个就是那天跟着米彩的男生,那个大官的儿子。
    还有一个选手,前几天网上也爆出消息说他的父母似乎是很成功的大商人。朝夕能够跟有背景的他们站在一起,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
    奇迹?想到奇迹,我忍不住又望向了那个奇迹的制造者,韩多同学。台上正上演着激动万分的画面,台下的观众也早就感动得集体流泪,他一个人却好像置身世外一样淡定从容,就好像眼前的一切他早就知道了一样。
    我忍不住笑起来,眼前的一切,他一定早就知道了吧,这个大魔王。
    “韩多同学。笑一笑啊,你和热闹的气氛很不搭呢。”我忍不住跑过去,推了他两下。虽然我还没有勇气向他表明我的感情,也没有勇气问他喜不喜欢我,但是我们俩之间的关系好像越来越好了。
    “有什么好笑的,又不是我拿冠军。”韩多冷冷地说。
    我立刻打趣他:“那下一次比赛你去参加啊,只要你学会甜蜜地微笑,我觉得你获胜的可能性还挺大的呢。”
    “我不喜欢唱歌。”韩多说完,目光忽然移向了别的地方。我顺着他视线的方向望过去,发现他看着的人是米彩。那个美丽冷酷的女人正一步步向他走过来。
    “跟我来一下。”米彩经过他的身边,冷冷地说。
    她终于要有所行动了吗?这一周她都没有行动并不代表她就不会行动了啊。看样子她今天终于要做些什么了吧!我记得她好像跟那个高官的儿子经常在一起,那个男生是原定的第一名吧,但是目前的状况是朝夕夺冠夺定了!到了最后一战,她再不行动就迟了吧!
    “嗯。”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韩多已经跟着米彩向后台走去。
    韩多,不要去啊!跟上次一样,我立刻就拉住了韩多的手,想留他在我身边。不过,他也跟上次一样轻易地甩开了我的手,只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冷言冷语地刺激我,而是轻轻地拍了拍我的手背。
    “没事的,傻瓜。” 傻瓜,又是傻瓜,好甜蜜的词。
    不过,甜蜜归甜蜜。俗话说狗急跳墙,我实在是怕这个时候,米彩会对韩多做出过激的行为。韩多只说没事,没有说不让我跟着不是吗?趁着大家都还沉浸在比赛的兴奋中,我悄悄地跟在韩多后面,来到了后台被幕布掩盖的一个角落里。好多重幕布的遮掩中,那个黑暗的角落里有激烈的争吵声。米彩声嘶力竭地冲韩多说:“你知不知道明明对我有多重要!”
    明明,是那个进入三强高官的儿子的名字。我忽然紧张起来,更小心地往前走了一些,躲到一挂厚厚的幕布后面。
    阴暗的光线下,米彩的表情格外狰狞可怕,但她盯着韩多的样子却在仇恨之外隐藏着我看不懂的奇怪感情。
    “我答应了明明的爸爸,要让他夺冠的。你可能不知道明明的父亲是什么人,他是**省的……”
    “我没有兴趣知道那个叫明明的家伙的爸爸是什么官,你把我叫到这里来也不是跟我介绍别人的身世的吧?”韩多突然打断米彩,冷冷地问,“你不如直说,如果你不能兑现诺言,让那个叫明明的家伙夺冠,你会怎么样?我对这个好有兴趣呢!”
    “你对这个好有兴趣?”米彩咬着牙望着韩多,忍耐了一下,说,“我今年已经40岁了。台里有很多人盯着我头号女主播的位置已经很久了。算了,在你面前我没必要隐瞒,你的个性我最清楚!我不妨告诉你,如果我不能兑现诺言,明年首席女主播的位置就不归我了,我就什么都不是了,你明白吗?”
    这样的吗?我心头一惊,难怪米彩会对朝夕那样敌视,原来内幕是这样的。
    “哦……”
    韩多哼了一声,旋即大笑起来:“哈哈……原来是这样啊!难怪你这么紧张啦。你怕朝夕会夺冠吧?他夺冠的时候就是你从首席女主播的位置下来的时候,哈哈哈!”
    韩多大笑不止,而他面前的米彩愤怒得浑身都开始颤抖。她鲜红的眼眶中似乎还有泪水要涌出来,她这是怎么了?她的样子……好奇怪,她对韩多好像不是恨,而是深深地埋怨和痛心,这是她对仇人的样子吗?
    突然,眼泪从米彩精致漂亮的大眼睛里滚落下来。她哭了。她这样的女人也是会哭的吗?就在这时,让我惊讶的一幕发生了,她笔直地冲向了韩多,抱住他的肩膀大声地哭诉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一定要看到我彻底毁灭,你才会开心吗?”
    “你在说什么啊,米彩小姐?”韩多保持着他一贯的冷静,但是米彩听到他的话却哭得更伤心了,抓住他歇斯底里地说:
    “少给我装不知道!是你安排童童去朝夕学校的吧!是你吧!她是台长的女儿,这件事那两个孩子绝对不可能知道,只能是你安排的对不对?如果不是你安排她去朝夕的学校,如果不是你安排她和朝夕在一起,台长会允许我答应你那份过分的合同吗?台长会让朝夕参赛吗?会让他这样一路顺风顺水地走到决赛吗?会吗?”
    “你在说什么,我真的不知道。”韩多冷冰冰地回答道。而躲在幕布后的我知道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原来天天是台长的女儿,原来……朝夕可以继续比赛都是因为童童!
    在我惊讶之时,另一边的米彩已经声嘶力竭,几乎到了愤怒的顶点。
    “你跟我说老实话!” “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谎?”
    “因为你要毁掉我!”米彩大吼着,整个人彻底崩溃,“难道不是吗?你会突然出现,你会当朝夕的经纪人,难道不是为了要把我逼疯吗?你的目标不是我吗?你明知道这个比赛对我有多么重要,我如果不能兑现我和明明父亲的诺言,我就会失去女主播的位置,失去我这么多年来奋斗的一切!你还要这样做,你为什么……”
    韩多的目标是米彩? 韩多的目标是米彩!
    “多多!你不能这样对我啊……”米彩突然死死地抓住韩多,刹那间哭得泣不成声,身体颤抖得如同风中的残叶。而我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听到这一切,听到那两个字“多多”,这两个字是米彩用来呼唤韩多的吗?
    她叫他多多?好亲密的称呼啊!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韩多为什么要报复米彩?他成为我们的经纪人参赛的原因真的是因为米彩吗?
    我以为……
    在他生病住院的时候,在我发现他实际上不是有钱人,而跟我一样是努力奋斗的穷人的时候,我有那么一下子,以为他会成为我和朝夕的经纪人,是因为他和我一样,他和我一样有着不服输的梦想呢。
    难道他真的是因为别的原因才和我们在一起的吗?他还有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我好不了解他,其实我好不了解他!他好陌生,从来就没有让我熟悉过。
    “米彩小姐,控制好你自己。”面对彻底崩溃的米彩,韩多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他扶起米彩,冷冷地说,“这里是电视台,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角落里注视着你。所以请你保护好你的情绪,不要让人家看笑话。”(小梦感叹:韩多太聪明了!这么快就发现吕朵的存在!)
    “多……”米彩抬起她被泪水模糊的双眼,望向韩多。而韩多则冷漠得仿佛根本就没有看见她的眼泪一样。
    “多……”米彩眨了眨眼睛,希望能从韩多脸上看到冷漠之外的表情,但是没有。甚至连我都为她的表情而感到寸寸心痛了,但是韩多的脸上却依旧是冷漠冰冷。韩多……好可怕,我忽然觉得他离我好远,那么远的距离好可怕。
    米彩痛心地捂住嘴,好像不认识韩多一样瞪着他。她就这样直直地望着韩多,时间缓慢地又过了几秒,她才终于平静了下来。
    “韩多。”米彩恢复了冷静,掏出手帕一边擦拭脸上的泪水一边对韩多说,“我不会被你这么轻易毁掉的。绝对!”
    “是吗?现在看来朝夕似乎赢定了耶。”韩多冰冷的面孔上泛起了让人胆寒的笑容,“我觉得你还是好好想想怎样当一个普普通通的主妇更好吧。”
    啪! 清脆的一声,米彩重重地给了韩多一个耳光。
    “我恨你!”米彩愤怒地吼了一句,转身消失在幕布的另一端。韩多独自站在那里,过了好久,才抬起手摸自己被米彩打到的左脸。
    我躲在那里,看着他又心痛又难受。我完全不了解他,我以为我和他已经离得足够近了,到今天才发现我根本就不了解他。
    我好不喜欢这个样子。我想了解他,就跟他了解我一样了解他,我想离他更近。因为黑暗中的他,看上去那么孤独,孤独得让我心痛。
    “你躲在那里看够了吧!”突然他对着黑暗中的我喊了一句。我默默地从幕布后面钻出来,不等他进一步驱逐我,就默默地走到了他的身边。
    “你都听到了吧,刚才我和米彩的对话。”他冷冷地问我,我点了点头。
    “我警告你不要把今天听到的看到的告诉朝夕。童童是台长的女儿的秘密不准对任何人说。不要影响他的比赛,听明白了吗?”他说话的声音好凶,我想他的表情也一定很凶。
    但是他越凶我却越难受。他不相信我吗?到现在还不相信我会站在他的身边支持他吗?虽然他吻过我,抱过我,但是他从来就没有真正地接受过我,对吗?
    “嗯,我不会说的。”
    “奇怪!”他冷笑一声,盯着我,好像我是怪物,“怎么这么听话了?怎么不质问我童童的身世?怎么不问我米彩和我有什么关系?怎么这么乖了啊?”
    因为……
    比起那些问题来说,我更关心你。我更想听你的话,在你需要的时候陪着你。因为我……
    喜欢你。
    “我……”我张开口,却不知道怎么说。他看着我的样子,锋利逼迫的目光都让我感觉到他和我之间有一堵不可打破的冰墙。
    “你什么?”他口气很不好地追问。
    “我……”话堵在胸口好难受,我好想让他知道我会一直在他身边,不管什么时候,不管什么人,都不会影响我,我都会选择在他身边的。
    “我……”我走过去,轻轻地抱住了他的腰,他看上去好需要有人温暖,他整个人都好冰。
    “啊?”他没想到我会抱他,惊讶地叫了一声。接着,他往后退了一步,好像想从我的怀抱里逃出去,我想都没想把他抱得更紧了。
    他忽然不动了,而我更紧地抱着他,我想靠近他,用我全部的力量靠近他的世界。只希望他能够感受到,他能够不再逃跑了,他能够也靠近我。
    我用力地抱着他,感受着他粗重的呼吸一下一下打在我的耳旁,然后我的背后有温热的触觉,他的手好像放了下来,他终于要接受我,靠近我了吗?
    他的手渐渐放到了我的肩上,我听到他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吕朵,对不起,刚才我……”
    他的声音好近好温柔,我的心在狂跳,高兴地狂跳。但是就在这时,我身后传来了朝夕的呼喊声:“吕朵,你在哪里?吕朵!”(……汗……煞风景……)
    我头皮一麻,抱着韩多的手瞬间松开。他看了我一眼,那表情就像在埋怨我,就像被我欺骗了一样。而他的手还保持着要抱我的样子,但是他马上就收回了他才向我伸出来的双手。然后,他就默默地离开了,一句话都没说。
    “韩多!”我在他身后叫,也追了过去,但是他就像刻意要避开我一样,我一转眼就找不到他了。
    2.
    “韩多这个家伙!”朝夕埋怨着,狠狠地挂上电话。他在从电视台去酒店的车上一直不停地打电话给韩多,但是韩多的电话就是打不通。
    “算了!那个家伙不在的话,我们可能还开心一些!”朝夕一边说着气话,一边又拨了韩多的电话。
    为了庆祝朝夕进入三强,朝夕的全国粉丝会为他在五星级酒店的高级宴会厅举办了一次庆功会。朝夕在后台找我就是为了拉我一起去庆功会。作为我们的铁三角之一的韩多,他当然也没有忘记。虽然他们两个每次说话都会拌嘴,但是朝夕已经跟我一样接受了韩多,把他当做伙伴了。
    唯一冷漠地和大家保持距离的人,似乎只有韩多自己了。
    “这个死人!作为我的经纪人,手机都打不通,他怎么当经纪人的啊?”朝夕生气地挂上电话。眼看酒店就要到了,看来要找到韩多是不可能的了。
    “算了,吕朵,我们开心点玩吧,不管那个家伙了。对吧,童童,我们今天晚上一定要痛痛快快地好好玩。”朝夕笑笑对我和童童说。我也提起精神来笑了笑,但是没有韩多,我怎么可能开心起来?特别是在看到了他那样的表情之后。
    他最后离开我的表情,是在生气吧?生气我明明应该紧紧地抱住他,却在听到朝夕的声音后立刻就放开了他。
    “吕朵,开心点啊。”童童发现了我的忧虑,在一旁拉着我的手说。我看着童童忽然想起她的实际身份是电视台台长的女儿。她小小的,瘦瘦的,总是温和地微笑着,好像路边总是对人笑的小花。她这样的人会是那些可恶的有钱人吗?会是用权力来破坏公平的人吗?真的不像耶,我不能想象她就是朝夕能继续参赛的原因。
    怀着异样的心情,我和童童还有朝夕一起走进了粉丝们为他准备的会场。他的到来就像太阳在地平线上升起,一瞬间,宽敞的宴会厅里所有的人都欢呼跳跃起来。
    大家就像迎接太阳的向日葵,每个人的脸都洋溢着金色的笑容。
    “朝夕,朝夕,你跟我签名……” “朝夕,你能够让我拉一下手吗?” “朝夕……” ……
    朝夕顿时为难起来,看起来如果答应粉丝们的要求,今天晚上就不能好好陪在童童身边了。要知道随着朝夕的名气越大,他们两个可以单独在一起的时间可是越来越少哦。
    “朝夕,不要让支持你的人失望啊。”童童小声地在朝夕耳边说,“我会在饮料区那里老实待着的。”
    “不是说好了,今天晚上我要和你在一起的吗?”朝夕为难地说,童童立刻乖巧地摇头说:“我和你在一起啊,不管你在哪里,都在一起不是吗?”
    “我……”朝夕望着童童,还想说什么。童童就用力地把他推向了粉丝群,“快点去吧,不要管我啦!”
    “嗯。”朝夕最后看了眼童童,一边微笑点头,一边应付起粉丝各种各样的要求。现在的他和粉丝相处起来,越来越有明星风范了呢。不过,这也是靠童童的支持吧,如果我是朝夕的女孩,看到他被这么多粉丝包围不气死才怪呢!
    想到这里,又看到她一个人坐在角落里,我更是好不忍心。去陪陪她吧!我对自己说,于是拿了蛋糕走到了她的身边。
    “给你。”
    “嗯!谢谢,吕朵!”童童高兴地接过蛋糕,样子甜蜜得好像得到了最好的礼物。
    用得着对我这么好吗?难道她看不出来,我喜欢过朝夕,而且一度对她很有敌意吗?她是在假装吗?从头到尾假装成温顺容易亲近的样子。
    “吕朵,你不用陪我,去玩吧。”在我七想八想时,她突然抬起头对我微笑着说。
    “啊?”我连忙在她身边坐下,“没有,我其实不大想玩了。都是朝夕的粉丝,我好不习惯的。”
    “哈哈。吕朵,谢谢你。”她微笑着亲密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啊?”我的表情一定窘到可以,她越跟我亲密我就觉得我不应该去猜忌她,但是我又忍不住要猜忌她。
    “干嘛要谢谢呢?”我有点无措地问。
    “因为吕朵一直都在帮助朝夕啊。如果没有吕朵,朝夕一定会不开心的。”童童一边说一边无限爱慕地望着远方的朝夕,喃喃地说道,“吕朵那么能干,不像我什么都帮不上朝夕的忙,只会给他添麻烦。”
    “才没有,你不是……”险些,差一点儿我就把我知道的事说了出来,我连忙捂住嘴巴。童童好奇地看着我,疑惑地问:“吕朵,怎么了?”
    “没什么!”我连忙拼命摇头。
    “哈哈,吕朵真有意思。我如果也像吕朵一样有活力就好了。”童童默默地说,“我如果也像吕朵一样,总是在朝夕需要帮助的时候,有能力帮助他就好了。我如果也像吕朵一样坚强就好了,那样的话我就不会这么舍不得离开朝夕了吧。”
    “啊?你想离开朝夕?”我差点叫出来,童童看了我一眼,做出叫我保密的样子,笑着对我说,“朝夕才出道,才出道的明星如果和女生来往过密,是不行的!朝夕一定要维护好他的单身形象,这样他才有可能成为巨星。我知道的,这些道理我都知道,我知道我离他越远越好,但是……”
    她在我身边低声的叹息,我看到她好看的眼睛里有云一样的忧愁。
    “可惜,我没有吕朵那样坚强。我明知道我现在做得都不对,就是没有办法离开他,怎么办?吕朵,我都不敢对别人说。”
    她是什么意思啊?明明是她主动接近朝夕的,现在又说要离开朝夕。我不懂,我看不懂童童这个女孩。
    这是朝夕抽空走了过来:“童童,和我跳舞吧!来呀。”
    “不要了,朝夕,那么多人看着。”童童连声拒绝,我看到她瘦小的身子整个都绷紧了,强力地抗拒着朝夕的邀请。如果是我的话,被那么多人看到朝夕是属于我的,我一定会好开心地接受吧,绝对不会像童童这个样子。
    “童童!怕什么?我……”朝夕看了我一眼,脸一红把后面的话吞了进去,只说,“我对你,你还不明白吗?我不怕被别人知道……”
    他们已经表白过了吗?朝夕喜欢童童,童童喜欢朝夕。其实……我早该明白了,他们那么亲密的关系,应该早就互相知道对方的心意了吧!
    “我怕!”童童连忙打断他拒绝道,态度非常坚定,“朝夕,不要拉我啦。注意你的形象。”
    “我才不管形象呢。”朝夕脾气上来了,“我本来就是想在今天公布我和你的关系,我们是情……”
    “朝夕,请住口!”童童断然摆脱朝夕的手。用力过猛,她瘦弱的身体立刻大声地咳嗽起来,听上去好痛苦。
    “童童!”我连忙抱住她,但是她一点儿都不关心自己,而是立刻跟我说:“吕朵,管住朝夕,他现在是公众人物!拜托!”
    “童童……”
    “吕朵,我们是朋友吧!求求你。”童童侧过头来望着我,大大的眼中溢出辛苦的泪水。
    “童童,这不是任性,我才不要你总是……”
    朝夕立刻就跑了过来,要从我怀里夺过童童。陡然间,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立刻挡到了朝夕面前,用力地把他转过去,对着他的背小声地训斥道:“朝夕,你不要这么小孩子气好不好!”
    “啊?”我不等朝夕反应,接着说:“你不要在这里气童童了,好不好?你如果真是为她好的话,就不要让她的心血泡汤啊。她是那么用力地苦撑着自己,不让自己接近你,克制着和你保持距离。你为什么就不能理解她的苦心呢?你为什么就不能理解我们所有人对你的期望呢?你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朝夕了!”
    说到后面,我的声音都有些哽咽了。我相信童童对朝夕是真心的,她说的那些话也都是真心的,因为我发现她比我更爱朝夕,她的爱超过我千百倍。
    “她刚刚还对我说,她要好用力好用力才能控制住自己不靠近你。你为什么就不能体谅她的苦心呢?朝夕……”
    “我……”朝夕的背在颤抖。他一直没说话,直到又有粉丝向他走了过来,要求合影。
    “朝夕,我们一起拍一张照片好吗?” 短暂的迟疑后……
    “嗯,好的。”朝夕微笑着回答,“不过,我有点事先和我的好伙伴吕朵商量一下好吗?”
    和我商量,什么事啊?
    我抬起头,看到朝夕脸上复杂深情的表情。他低声在我耳边说:“我明白了。谢谢你,吕朵,你总是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帮我修正错误。你是我最重要的伙伴,永远都是。”
    啊?我望着他,心情复杂无比,他的话让我既感动又感伤,他的表情也是。
    “朝夕。”
    “嗯。”朝夕望着我,忽然抬起手揉了揉我额前的头发,他的手又大又温暖,让我的额头烧了起来。此刻的情景就好像过去第一次他在人群中找到我一样,那时候我好幸福,而现在我也是。
    “谢谢你,吕朵。”
    “不用谢,朝夕。”我抬头望着他,他看着我,眼中似乎有着淡淡的忧伤和歉意。他知道我曾经喜欢过他吗?也许吧,不过没关系了。
    “我是你的伙伴啊!永远的伙伴!”我笑着对他说,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快点去和粉丝合影吧。如果你想弥补刚刚你对童童做的那些浑蛋事的话,我会帮你安排的啦。哈哈。”
    “吕朵,没有你我怎么办啊?”朝夕笑着大叫一声,转过身又投入了粉丝的海洋。
    他已经不属于我了,甚至不完全属于童童。但是我知道朝夕,永远都不会变成另外的人,他就是朝夕,我的朝夕,童童的朝夕,永远都不会变。
    好吧!既然说大话,说了要帮助童童和朝夕约会,我怎么能食言呢?我立刻转身,拉起了一脸黯淡表情的童童。
    “吕朵,你要带我到哪里去啊?” “不要管,你跟我来就是了!” 3.
    属于朝夕的庆功宴,如果朝夕突然消失了会发生什么呢?我可不敢想,不过这种事就是真的发生了。在12点钟声敲响之时,会场的灯光陡然间齐齐熄灭,然后朝夕和童童就双双不见了。
    哈哈哈!我在回家的路上还忍不住笑,我似乎是做了件很大胆很了不起的事呢。为了朝夕和童童的幸福,而跑到酒店总控制室把电闸给关掉了,做了这样的事我还只是被酒店经理骂两句就给放回家,我真是太好运了!
    “啦啦啦……啦啦啦……”我唱着歌打开家门,书房里亮着的光却立刻让我愉悦的心情紧缩了起来。
    韩多在家里?那么……他还在意今天的事吗? 我好想去书房里看他,但是又很怕。
    “朝夕同学,你回来了吗?”犹豫之际,听到开门声的他却突然走出了书房。猝不及防,我们四目相对了。
    他连忙躲开我的视线,我也连忙躲开他的。我和他之间,怪怪的,好像很远,又好像很近。
    “朝夕呢?” “他……”完了!韩多对绯闻最头痛,而我却是麻烦制造者!
    “庆功晚会应该结束了吧!”他走近了一点儿,问我,“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他去哪里了?不会又和童童单独出去了吧?这种关键时刻被人抓到绯闻可不得了。”
    “没有……没有啦!”我知道自己极度不会说谎,但是要是把我拉了电闸,让朝夕带着童童从庆功晚会上突然消失的真相亲口告诉韩多,他一定会把我吃掉的。
    “你为什么要说谎啊?”哎呀,我怎么可能骗得了他?他立刻就察觉出我在说谎了,走过来逼问我,“他去哪里了?说!”
    “我不知道啦!”我连忙躲到了一边,低着头希望他能够放过我。他果然立刻就放过我了,开始打电话给朝夕。
    “朝夕,你这个浑蛋,又跑到哪里去了啊?”电话才接通,韩多就冲着话筒咆哮起来。而且不过两句话,他的咆哮声就更大了一些。
    “什么,我不接你的电话,你也就可以不告诉我你去哪里了?什么歪理啊,大明星,我可是你的经纪人呢!朝夕同学!”
    “什么?酒店停电?你骗谁啊?酒店都有发电设备,没有人为的破坏不会突然停电!又是……”
    “我才不相信你说的话呢,肯定是你故意让酒店……不对,我知道是谁了!”
    完了!他一定猜到我是朝夕消失事件的帮凶了!
    果然,韩多魔鬼的声音立即传来:“吕朵!”我连忙一个飞身躲进了他的书房。笨死了,我为什么要躲进他的书房呢?才冲进他的书房我就后悔不已,我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不过进了他的书房,我就不想离开了。他的电脑上又是那些我熟悉的数据和外文网站。看到这些东西,我就忍不住憋闷难受,不顾此刻他正要把我杀之而后快,没心没肺地埋怨道:“韩多,你要休息。医生说过的话,你又忘记了吗?”
    “喂!你先给我解释清楚,你干嘛要制造机会让朝夕和童童单独出去啊?”他跑过来,狠狠地掰了一下我的胳膊,想把我从他的电脑前面弄开。不过我才没那么好打发呢,我看到他的电脑桌上还有一叠资料。
    “不要看!”说时迟那时快,他已经冲过来夺我手里的资料了。
    “你又要干什么?你又要威胁什么人吗?”我夺过资料打开看,发现里面的东西好像是某个看上去很有派头的中年男人的外遇照片和证据。
    韩多他要这种东西干什么呢?
    我还要看,他冲过来用蛮力把我手上的东西夺走了。
    “韩多,你不要再这样了啦。”我转过身对他说,才开口喉咙里就奇怪地堵得慌,“韩多,你可不可以不要再那么辛苦了?不要再用这些手段去控制别人,欺负别人。就是因为你总是这样,总是不说实话,不肯拿你的真面目对待别人,别人才会误会你,才会不敢接近你。其实你这个人……”
    “我这个人怎么了?”他收拾好桌面,转过脸用一种探究的目光盯着我。
    我被他盯着,感觉脚趾头都紧张得抽筋了,然后他紧盯着我的视线突然向左偏移了一下,嘴唇轻轻地抿了抿,说:“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的,我喜欢干坏事,喜欢捉弄别人毁掉别人,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的。”
    “才不是!”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不愿意看到他这个样子,不愿意看到他总是把自己放在离我那么远的地方,不让我靠近。
    “不是的,你不是那样的人。你不是的……” “我是的。”
    他冷冷地对我一个字一个字地说:“我利用了童童电视台台长女儿的身份,利用了她对朝夕的爱慕。还利用了你们,为了达到我的目的。”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我走到他身边,离他好近,但是他周身的冰冷却让我觉得他离我好远。
    “我的目的……” 他不说话了,只用他深邃却清澈的眼睛无神地望着前方。
    “你为什么不说话了?”我冲过去打他,“因为你不知道怎样说才能让我伤心对不对?你总是想方设法地说那些让我伤心的话,想让我离你能有多远就多远。其实你根本不是这样的!你不是这样的人!我相信,不管我今天听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我都相信韩多是好人,他是我最后的依靠,是我……”
    “是你的什么?”
    他轻声地问我。我这才发现他才从医院出来的身体根本经不住我的拳头,早就在我的连推带打之中倒进了沙发。而我此刻正好不淑女地坐在他的身上,揪住他的衣领。
    “是我……”我哽咽了,不由自主地说,“唯一的依靠。”
    我说出来了,那么难为情的话,却对他说出来了。
    他……此刻就躺在我身下的他,会说什么?他不会装做不知道我这是在变相表白吧?
    他喜欢我吗?哪怕最初的目的是要利用我,那么现在他有那么一点点喜欢我吗?
    他安静地注视着我,也不说话。他的脸在书房的柔和灯光下显得更加漂亮了。我知道我确实有那么一点儿配不上他,不管是长相、身高还是智商,但是我真的希望,希望王子和灰姑娘的故事能够在我和他之间发生,希望完美的魔王会喜欢上我这样一个真正的灰姑娘。
    “你喜欢我啊?”晕死!过了好久,他直白地问出了这样一句。
    我窘到无地自容。回答“不是”,那我之前说的那些算什么?回答“是”,那我就是先向他表白了,不论回答他的答案是“是”还是“不是”,我岂不是都要一辈子在他面前抬不起头来吗?
    背负着“是她追的我”这样沉重的包袱,以韩多的性格会在任何事情上都以此为借口欺负我的!
    他一定会四处对别人说,我是如何如何喜欢他,追他的。不行,我不要!
    现实却是我听到自己绝望地回答道:“嗯。”
    “哦。”他轻轻地哼了一声,整个人放松地倒在了沙发上。
    啊?这算什么回答啊?我正要感受到下一轮的绝望,就听见沙发上躺着的他说:“照顾你们好累,我真的没力气了。我不反抗了,你要把我怎样就怎样吧!我的身体属于你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洗过澡了哦。”
    天啦!
    韩多大魔王,你真的没有搞笑天赋,求求你一直酷下去吧!不要在一个弱势少女对你表白之后,说这样的话啦!
    “我……”对他我真是爱恨交加,而此刻看到他无赖的样子,我更是恨大于爱,我盯着他咬牙切齿地说,“我恨你!”
    说完,我连忙起身,不能再做出这些让他误会的动作了。可是我才起身,就被一个人拉了回去,拉到了他的身上。
    韩多的左手用力地拉住我的右手,把我牢牢地固定在他的身上。而他的右手则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头,我看不见他的脸,只听到他在我耳边说:“我好冷,当我的被子吧。”
    当被子,才不要呢!
    可是,那个家伙居然,居然,居然就这样故技重施,第三次在我的身边瞬间睡着了。
    我已经习惯了他这个样子,所以我知道就这样让他睡吧,因为想要推开他是绝对不可能的。

分手半年零一个月,四个月没见面,两个月没联系。今天要不是朋友喝醉给我打电话,害怕朋友出事,我也不会给他打电话问朋友的情况。短短的30多秒,熟悉而陌生的声音,我却发颤了。他说过,他不想接我的电话。想必他以为是陌生电话,所以才接的吧,要不然他怎么会用普通话呢?不然他怎么又会接呢?他心中一定默默地后悔吧,于是这个号码会被他加入黑名单

高中时的爱情,我以为他就是我的所有,爱情就是一切,后来,才发现并不是。他走了,就这么冷漠的走了,一句对不起就像他说的那么简单……一切就是对不起就完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