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北平无战事,的故事梗概

《潜伏》的故事虽然也发生在1948到1949年,但蒋经国当年在上海搞“打老虎”和组织铁血救国会等事并没有被呈现,但即使在国民党统计中国最为日薄西山的一刻,仍然有一批铁血的少壮军人忠诚于党国和蒋家王朝–是为信仰,这仍然可以由李涯这样的人的行动表现出来。

导读:1948年7月,国统区粮价已飙升至36万法币一斤,北平参议会决议强令取消一万五千名东北流亡学生配给粮,引发了学生抗议,爆出了国民党空军勾结北平民食调配委员会走私弊案。美国照会将停止对国民政府的援助,中央银行急电北平分行经理方步亭调查走私账目。方步亭和襄理谢培东怀疑是北平分行内部有潜伏的共产党,泄露了账目。

图片 1

所以,可以怀疑,保密局天津站的那位超级特工李涯,代号佛龛的,真正的身份也许就是铁血救国会一员――自从《潜伏》播出以来,李涯一直被作为一个不识时务却又对自己的主义忠贞不二的“孤臣孽子”来惋惜和怀念,甚至有人提议不如为《潜伏》再拍一部叫《佛龛》的续集什么的。

与此同时,方步亭的长子,空军上校方孟敖,正在南京接受审判,罪名是违抗军令拒绝轰炸开封,有通共嫌疑。并案受审的还有前国民党空军作战部中将副部长侯俊堂和中共地下党员林大潍。崔中石以侯俊堂受贿的百分之二十股份为诱饵,说服了党通局全国联络处主任徐铁英为方孟敖辩护。崔中石在南京的活动,表面上是以北平分行金库副主任的身份,代表方步亭行长前来救子,实际上是作为中共地下党党员,营救中共特别党员方孟敖。

听闻《北平无战事》这部剧,应该是在几年前的国剧盛典,当时心想:“北平”“战事”,嗯,这应该是部抗战剧。初看这部剧,是在一周前,点开第一集,嗯,这其实是部反腐剧。

六七十年过后,再回过头去看一看国民党败走大陆的那一段历史,剥开纯粹的战争外衣,之外,决定那个时代中国走向的诸种历史原因一样也在被清晰呈现,电影《建国大业》曾任用风流小生陈坤饰演外形其实很一般的蒋经国,并详细勾勒了当年蒋经国在上海“打老虎”的经过,其对中国当下现实的反腐观照之直接可见一斑。

法庭上,方孟敖在庭上见到了林大潍,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让他深受触动。预备干部局少将督察曾可达作为公诉人,与辩护人徐铁英唇枪舌剑。正当双方相持不下之时,蒋经国的一通电话,方孟敖竟得以免罪,发交国防部预备干部局另行处置。曾可达对蒋经国的决定十分不理解,蒋经国在电话里告诉他,方孟敖是方步亭的儿子,又是个优秀的人材,可以为我所用,希望派他到北平彻查北平民调会和北平分行的贪腐。同时,蒋经国命曾可达严密监视崔中石。由此,原“国军空军笕桥航校第十一届第一航空实习大队”改编为“国防部北平运输飞行大队兼经济稽查大队”,由方孟敖率领,飞抵北平,同机抵达的,还有徐铁英、曾可达和另外三位掌管国府金融财政和民食调配的官员,组成“五人小组”,调查北平贪腐问题。

1948的北平,表面风平浪静,内里暗流汹涌。“一手反共,一手反腐”,国民党中统军统、铁血救国会、共产党三方互相制衡着。

而编剧刘和平与导演孔笙合作的新剧《北平无战事》更是将蒋经国当年为挽救国民党统治的崩溃,而在政治、经济方面所做的辛苦努力,进行了精细描绘,在当下文艺创作环境更为自由的条件下,我们通过旁观这些生动的有关国民党败走大陆之前发生的“副线历史”,其实获得更多的还是对当下中国现实政治的真切观照。

图片 2

看似“无名”的小卒,实则却有着“四两拨千斤”的力量。方孟敖是空军少校,共党发展他为特别党员是看重了空军的实力,而这人真正的过人之处却在于对时局、战局的判断,当空军的领导认为决战在西北时,他却能准确预言在华北。方孟敖的发展人是中央银行北平分行副主任崔中石,这个在21集就“领盒饭”的人,却贯穿了全剧始终,活在人们口中,活在人们心中。因为他是掌握着贪腐证据的共党,军统中统的人,忌恨他;因为他是中共地下党金融战线的重要一环,共党的人,怀念他;因为他是方孟敖的知己,所以当何孝钰问方孟敖为什么要她做未婚妻时,方孟敖会说:“因为崔中石同志。”温吞的上海男人—崔中石在临死前将那百分之二十转到了中共的香港账户中,将了徐铁英一军,死后虽无墓碑,也无法被载入历史。但,这一生,却也畅快淋漓。他的上线谢培东,隐忍而坚毅,瞒着至亲与至爱,为解放事业奉献了年华、牺牲了女儿,也许最后那一帧黑白的无声画面中嘴角的微微上扬,才是伪装了21年的他最真实的一面。

《潜伏》里只有一个李涯,而《北平无战事》里却有一大批李涯。

男人戏里,女性角色的戏份不多,却也至关重要。何孝钰与方孟敖是青梅竹马,也是上下级、战友;无党派女学生谢木兰,眼里只有爱情的懵懂女子,最终却沦为斗争的牺牲品;一代名伶,行长夫人程小云,在和徐铁英的谈判中却也展现出巾帼不让须眉的沉稳大气。

但我今天要说的却不是李涯。

当教科书中的那段历史,因为戏剧的填充而变得立体。人的好坏对错也不因身份、立场而决定。全剧一直活在一号和二号专线里的蒋经国,他的那句“用人要疑,疑人要用”体现的是一个领袖“不拘一格降人才”的胸怀。方孟敖的那句“他只是个孝子”道出了悲哀与无奈,却也无法否定他识人的独到眼光。追随他的曾可达,怀着满腔热血践行着币制改革的理想,“愚忠”地争着民心。一声枪响,他在方孟敖转身的那一刹那倒下。方孟敖说:“我应该给他的评价再高一点。”方孟韦说:“那又有什么用呢?”是啊,那又有何用呢?不如归去。

而是曾经饰演李涯的祖锋。

如果说曾可达是“愚忠”,那梁经纶可以说是“愚孝”。从小无父的他感恩建丰知遇之恩,高山流水、铁血军魂,游走于学联教授、铁血救国会成员、中共地下党三重身份的他明知币制改革只是饮鸩止渴却依然为之,良心觉醒了,却终逃不过刘兰芝“孔雀东南飞”的悲剧。

祖锋,这次在《北平无战事》里饰演了共产党的李涯――孤臣孽子式的北平地下党特殊党员崔中石,他在剧中的正式身份是国民党中央银行北平分行金库副主任,一个接近国民党金融系统核心秘密的共产党人。

“中间人物”马汉山,一个阿谀奉承的势利小人。刚开始看,会觉得这种人怎么会活那么多集?直到看到他被关在西山监狱,通过要陪他打麻将的下级每天给他买东西,算出了通货膨胀率,才恍然大悟:看似愚钝之人,实则精明;看似虚伪之人,实则率真。双面人物徐铁英,为了一己私利,无所不用其极,但面对蒋经国的训诫,那一声声的“是的!叶局长!”,渐渐泛红的眼眶却道出了再也掩饰不住的恐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