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秃大王,第十四章

  小明和白胡子老公公和十二个小迷迷和大狮和许多人,都到了秃秃宫外面了。

  小明和白胡子老公公和十二个小迷迷和大狮和许多许多人都在那里走着。他们要走到秃秃宫去。这条路是很长的,恐怕要走五个钟头哩。

  大狮被小明关了起来,村子里的许多人都跑来看大狮。大家都骂大狮。

  老米叫道:“快呀,快呀,快冲进去救一百个人呀!”

  读者诸君,我们不能够跟他们走五个钟头,我们先到秃秃宫去看看吧。

  “这大狮是坏蛋!”

  大狮就说:“秃秃宫一共有五百个门,大门有一千个狼兵守着,我们不能进去。其余四百九十九个门是没有狼兵的,我们可以冲进去。”

  秃秃宫里有一个人,这个人只有三尺高,头是光的。这个人正在那里吃蚯蚓蛋炒饭。这个人是我们认识的,原来就是秃秃大王。

  “大狮是帮秃秃大王来骗我们的。”

  于是大家分开来冲门,但是门关住了,打不进去。打不进去怎么办呢?

  秃秃大王吃呀吃的,忽然翻了一下红眼睛,对百巴扑唧看看,嘴里说:“我要喝酒,我要喝酒。”

  “打死这大狮!”

  秃秃大王那个厨子已经举起刀要杀冬哥儿的爸爸了。那个厨子磨好了刀子,就举起刀子来。刀子在太阳光下面闪了一闪光,那把刀子就对冬哥儿的爸爸刺过来了。

  百巴扑唧就拿一瓶红酒来给秃秃大王,这瓶酒是人血做的。秃秃大王喝了一杯人血酒,就问二七十四道:“现在还有几瓶酒?”

  大狮哭道:“我是好人。我是帮你们的。”

  忽然,有一个小孩子跑了过来,这个小孩子是冬哥儿。冬哥儿对那个厨子打了一拳,厨子手里的刀子就落到了地下。冬哥儿抱住爸爸,爸爸醒了,爸爸张开眼睛看见冬哥儿,爸爸就哭了起来。

  “还有一万瓶。”

  “扯谎!你是坏蛋,我们都知道。”

  “冬哥儿,爸爸就要死了!冬哥儿,冬哥儿!”

  “只有一万瓶了吗?”秃秃大王咂咂嘴说,“我一天要喝多少瓶?”

  大家都是恨秃秃大王的,因为秃秃大王抢大家的姐姐妹妹去做妻子。秃秃大王把大家家里的人捉去吃。但是大家也都怕秃秃大王。

  “爸爸!爸爸!”冬哥儿的眼泪像流水一样。“爸爸!爸爸!爸爸!”

  二七十四算了一算:“你一天要喝五千瓶。”

  有一个老头子就哭起来了,说道:“秃秃大王的人真可恨。秃秃大王把我的儿子捉去了,现在我一点儿也不知道我的儿子在什么地方。”

  冬哥儿要去解开绑着爸爸的绳子,忽然秃秃大王叫了起来:“把这个孩子拖开!”

  秃秃大王是不会算算术的。秃秃大王想道:“我还有一万瓶,我一天要喝五千瓶,这一万瓶能喝多少日子呢?”秃秃大王算来算去算不出,这一万瓶酒究竟能喝多少日子呢?或者能够喝二百六十三年,或者能够喝两秒钟,秃秃大王一点儿也算不出。

  有一个男孩子也哭道:“秃秃大王吃了我的爸爸。”

  百巴扑唧把冬哥儿拖开。那个厨子又拾起刀子来,冬哥儿要跑过去,但是被百巴扑唧拖住了。冬哥儿不能跑过去。

  如果秃秃大王和你同班读书,秃秃大王一定要留级的。

  于是有许多人都说了起来:“我的妹妹被秃秃大王捉去做妻子,现在我的妹妹被秃秃大王卖掉了。”

  冬哥儿哭着喊:“爸爸!爸爸!爸爸!”

  后来秃秃大王说:“不要紧的。我不会算,二七十四会算的。二七十四,这一万瓶酒还可以喝多少时候?”

  “我的哥哥被秃秃大王关起来了。”

  爸爸流着眼泪,喘着气。“冬哥儿!冬哥儿!冬哥儿!”

  二七十四拿石板算了一个钟头,答道:“还可以喝两天。”

  “我的弟弟被秃秃大王打死了。”

  秃秃大王大笑:“哈哈哈哈哈!呼呼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只能喝两天吗?赶快再做几万瓶酒吧。”

  这时候大家都哭起来。小明想到爸爸,想到老米,想到冬哥儿和冬哥儿的妈妈爸爸、干干姐姐。小明也哭了。

  那个厨子手里的刀子又闪了一闪光,就对冬哥儿的爸爸身上刺过来了。

  百巴扑唧想了一想说:“二七十四,现在还有许多人欠了秃秃大王的钱,我们可以要他们还钱。如果他们还不起钱,我们就把他们捉来做酒。”

  房子里下雨了,原来不是雨,是……说到这里,十二个小迷迷也哭起来了。十二个小迷迷一面哭一面说道:“咪咪咪,哭脸的孩子妈妈不欢喜。”

  这时候小明和许多人正在那里打门,但是打不开。

  秃秃大王快活起来了,牙齿又短下去了,叫道:“呼呼呼,真享福,把欠钱的人数一数,好拿来做酒吃下肚,吃得肚子像面鼓。”

  小明说:“大狮真是坏东西。”

  老米说:“我爬上去吧。”

  百巴扑唧说:“吃得光头像烧豆腐。”

  大狮咳嗽了:“咳哼咳哼,小明别生气。”

  老米爬上墙去,十二个小迷迷也爬上墙去,然后跳下来,就到了秃秃宫里面了。

  秃秃大王不懂,问道:“谁是光头?”

  大家叫道:“不理你!”

  十二个小迷迷说道:“咪咪咪,我们到了魔宫里。”说了之后,就把门打开了。

  “秃秃大王是光头!”

  这时候,忽然一个白胡子老公公向大狮跳了过去。一把抓住大狮:“我要打死你!你这死赖皮,真正岂有此理──岂!你你……放狗屁。我的儿子被……被……被……被你欺……欺……欺,你你你……”

  门一开,许多许多人跑进秃秃大王的魔宫里了。

  “谁是秃秃大王?”

  白胡子老公公因为生气生得太厉害,所以话也说不清楚。白胡子老公公的大胡子都翘了起来。白胡子老公公左手抓住大狮,右手就打大狮。

  “救人呀!我们来救人呀!”

  “你就是秃秃大王。”

  大狮叫道:“你打人!”

  那个厨子正举着刀子对冬哥儿的爸爸刺过去,忽然小明抢下了那把刀子。百巴扑唧吃了一惊,手一松,冬哥儿就跑开了。那一百个绑着的人都救出来了。

  “呼呼!原来我就是秃秃大王。秃秃大王是很好很好的好人哩。”

  “就是要打你!”

  秃秃大王大叫道:“狼兵呀,快来打呀!”

  “你是……”百巴扑唧说到这里,鼻涕滴下来了。百巴扑唧不拿袖子揩鼻涕,只拿手巾揩,手巾是人皮做的。

  “你真打我吗?”

  但是来的人太多了。狼兵都说道:“我投降,我投降,我们本来不是狼。我们最恨秃秃大王……”

  秃秃大王吃完蚯蚓蛋炒饭以后,就站起来走出去散步。百巴扑唧和“──—”和二七十四和许多狼兵都跟在秃秃大王后面,走呀走的就走到了花园里。花园里的东西都是黑的。黑的花,黑的草,黑的地,亭子是人的骨头做的。亭子顶上放着一个骷髅头。亭子旁边有个池子,池子旁边有一块牌子竖着:

  “真打你!”白胡子老公公说了之后,又打大狮一拳。

  大家就把那秃秃大王捉起来,把百巴扑唧和“──—”和二七十四也都捉起来。冬哥儿和妈妈爸爸干干姐姐抱在一起,小明和由君抱在一起,大家一句话也说不出,不知不觉哭起来了。

  养蛆池
  秃秃宫十景之一

  “汪汪汪,你真打我吗?”

  秃秃大王看见大狮,就问道:“大狮,你帮他们吗?”

  如果你走到养蛆池的旁边,你就会闻到一股很臭很臭的臭味。原来池子里放的并不是水,是什么东西呢?是……真臭呀,池子里的东西真臭呀。池子上面有几万个,几十万个,几百万个苍蝇飞来飞去。还有几万万条,十几万万条蛆爬上爬下。

  “真的打你!”

  大狮咳嗽了一声说:“咳哼,我帮他们有好处,我可以发财了。”

  读者诸君,你们猜猜看,这池子里是什么东西。

  “你再打打看!”

  这时,大家要罚秃秃大王,大家就商量起来:“我们怎么来罚秃秃大王呢?”

  秃秃大王在这个池子旁边行深呼吸。百巴扑唧和“──—”和二七十四也在池子旁边行深呼吸。

  “再打你!”──又打了两拳。

  十二个小迷迷说:“咪咪咪,把他丢到养蛆池子里。”

  这时候池子上许多苍蝇都飞到秃秃大王头上来了,说道:“池子里的汤,不及秃秃大王头顶香,大家快来吃一场。”许多苍蝇就在秃秃大王的头上舐起来了,苍蝇是很爱秃秃大王的。

  “汪汪汪,你再不敢打我了。你敢再打我吗?”

  秃秃大王就快活了,牙齿缩得没有了,秃秃大王笑道:“呼呼呼,我最爱养蛆池。养蛆池又香,又好玩,空气也好。我最爱养蛆池。呼呼呼。”

  秃秃大王行了几十下深呼吸之后,就说这池子旁边的空气真新鲜,于是秃秃大王又向前面走了过去。前面是一条很黑的巷子。秃秃大王一走到这巷子里,这巷子里就亮了起来,原来是秃秃大王的头顶放光。

  “再打你,你怎么样?”

  这时候大家就闭了一会儿嘴,不说话了。

  这巷子的两边有一间一间的房间,房间里关着许多女子,每一个房门口有一块牌子,写着号码:

  “你一定不敢再打。如果你再打,我就有办法。”

  忽然“──—”问:“你们为什么喊我的名字?”

  秃秃大王的妻子
  第一八九七号
 

  “你有什么办法?”

  “我们没有喊你的名字呀。”

  秃秃大王又忘记了。问“──—”道:“这许多女子是谁?”

  大狮拍拍胸口说:“我当然有办法。我不告诉你。哼哼!”

  白胡子老公公就大声说道:“秃秃大王是很爱养蛆池的,我们不要把秃秃大王丢到养蛆池里去。我们先来罚秃秃大王洗一个澡吧,还要秃秃大王刷牙齿。”

  “是你的妻子。”

  白胡子老公公就又打了大狮两拳。

  大家叫道:“赞成,赞成!”

  “呼呼呼,我有这许多妻子!妻子太多了没有用,我来吃掉几个吧。”

  大狮又叫了起来:“怎么,你真的再打我吗?你竟敢再打吗?你如果敢再打我,我就有办法了。”

  “我带来了一块手巾!”

  说呀说的又走到了前面,前面有一间一间的牢房,牢房里关着许多人。秃秃大王叫道:“这里有这许多人,为什么不杀了给我吃呀?”说了之后,就把红眼睛翻起来看着“──—”。

  “打你!打你!打你!”白胡子老公公又打了三拳。

  “我带来了一块肥皂!”

  “──—”说:“这些人本来是瘦子,等养胖了再给你吃。”

  “哎哟,汪汪汪,哎哟哎哟,真痛呀。哼,你真的再打我吗?你再打打看,你敢再打!”

  “我带来了一把牙刷!”

  “现在胖了没有?‘──—’呀,你去摸摸看,看长胖了没有。”

  咚,咚,咚咚咚!又打了好几拳。白胡子老公公一面打一面问:“你有办法吗?我再打你!你有办法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