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文学之将苑,决胜三机

夫以愚克智,逆也;以智克愚,顺也;以智克智,机也。其道有三:一曰事,二曰势,三曰情。事机作而不能应,非智也;势机动而不能制,非贤也;情机发而不能行,非勇也。善将者,必因机而立胜。

以愚克智,命也;以智克愚,顺也;以智克智,机也。其道有三:一曰事;二曰势;三曰情。善将者必因机而立胜。

《赌经》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愚蠢反能战胜智慧,这是命中注定反常的事;以智慧战胜愚蠢,才是合乎逻辑的常道;以智慧战胜智慧,则必须抢得胜机,这之中有三个不可轻忽的决胜因素:

   
 《赌经》的作者草堂居士是一个神秘的隐士,他并不见于正史,也不见于野史,竟见于一本《米氏家谱》,实是隐士中的一个特例。

  一、事(事件、事物、事态的发展);

   
 《赌经》并不长,词句也不十分难懂,但每句话的内蕴却异常丰富、深邃,可以说是上下五千年来最高智慧的总结,用之以修身,可以功成名就,用之以治国,可以国泰民安,用之以经商,可以富甲天下,用之以军事,可以百战百胜。

  二、势(形势的变化);

     
《赌经》达到了无所不包的程度:仰观天文,俯察地理,中通万物之情;究天人之际,探宇宙人生之变,必变、所变、不变的道理,阐明人生知变、应变、适变的大法则。因此,它又是一部奇书。

  三、情(情理、情意、情境的流转)。

     
赌经之赌,非赌博之赌,而是世间大道之缩影。赌乃天性,趋利避害。世间众道蕴于赌,人生旅途,成功之路,皆归于赌之一道。

  事机出现而不能应对,不是智慧的表现。

   
 赌者,道也。世间之术,由道而生。世间之物,精于物者以物物;世间之道,精于道者兼物物。赌经乃是心法。当世乃弱肉强食之世,惟强者能更好地生存。强者,强自内心,赢在执行。赌经乃方法论。

  势机动荡而不能操控,不是贤能的作为。

   
 人生在世,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鱼可饱你一时,而渔能益你一生。孰好孰坏,惟君自辨。赌经乃处世智言。天下难事,
必作于易,
天下大事,必作于细;慎言慎行,见微知著。智为君,勇为臣,君言臣行,事无不成。

  情机萌发而不能行动,不是勇敢的态度。

    旷世奇书,独尊赌术。千般大道,万般法术。一术成,万法通。

  一个贤能的将才,必须要因应机变,创造决定性的胜势。

原赌章第一

  赌者,天性也。何谓天性,曰:趋利避害也。此万民之所蹈,万物之所由,万法之所宗也;万事皆因赌而生,万物皆因无赌而灭;是以天下无事不为赌焉,无事不可博也。

  
赌者,自然也。何谓自然,曰:顺规也。故善赌者必乘天地之正,任万物之性,生于无极,化为太极,动于阳,止于阴也。

  
赌者,相济也。何谓相济,曰:性之兼备也。故善赌者方以立德,圆以处世焉;刚以立身,柔以应变焉;伸以乘机,屈以待时焉;敛以养生,勇以进取焉;进则闻达天下,退则保身无忧也。

  

修德章第二

  
赌者,养德也。何谓养德,曰:忠、诚、信、孝、礼、仁,正、义、宽、和、勤、俭集于一身也。万民皆以修德为本,存亡兴废而非由此道者古未之有也。故善赌者必有德而身修,身修而家齐天下平也。

  赌者,修习也。何谓修习,曰:见善则迁,有过则改也。习者,点滴所聚;良习者成事之助,恶习者败事之源;故善赌者必修天下之良习,不争而成天下之大事也。

  赌者,宏度也。何谓宏度,曰:宽人曰克已也。宽人者不责人小过,不发人阴私,不念他人旧恶焉;克已者宠辱不惊,去留无意焉;故善赌者,常胜败焉,虽九事十败亦笑也。

  

克已章第三

  
赌者,赏已也。何谓赏已,曰:识已重已饰已也。赏已者成事之半,人多赏而助之焉。薄已妄已皆疾焉,薄已者人多轻之损之,弗自助者无事可竞焉,妄已者人多畏之远之,然善行之者亦有成焉;故善赌者虽有疾而逊于人者,亦处之泰然焉;不妄不薄,而处世适中也。

  
赌者,守静也。何谓守静,曰:其性如水之沉寂,其心如山之岿然也。静者,赌之根本也;守静者不败,虽未必然,然赌有算法存焉,足以道智,容有是也。故善赌者临事而专心、绝虑;无物、无我;袖领群伦,泰山崩而心不惊也。

  赌者,用忍也。何谓用忍也,曰:节欲也。欲不可纵,嗜欲所牵,逐物舍己焉。忍者有三,曰坚忍曰隐忍曰弗忍。莫大之利,源於须臾之忍,莫大之祸,起於须臾之弗忍焉,故善赌者必忍忍于心,唾沫自干也。

假借章第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