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故事之有对手的青春不寂寞,友情故事之对手

我十三四岁的时候,自尊心特别强,敏感,自负,却也脆弱。

我十三四岁的时候,自尊心特别强,敏感,自负,却也脆弱。
我当然知道,父母下岗后到市场摆摊卖菜,没什么丢人的,他们只是用自己勤劳的双手挣钱养家。但由于年少虚荣,我还是不希望同学知道这事。
开始,我根本不愿意到市场帮忙,害怕遇见同学。但天天看着父母早出晚归,累得连腰都直不起来,心里倍受煎熬。于是,有空时,就会硬着头皮去市场替换一下父母,让他们歇一会。我心疼他们,也明白父母所有的辛劳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给我攒上大学的费用。父亲曾经说过,只要我能考上大学,砸锅卖铁也会供我。
只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暑假里的一天傍晚,我正和妈妈一起卖菜时,会遇见同学吴昕。她是我在班上最强劲的竞争对手,成绩与我不相上下。虽说同学两年了,但没讲过几句话,青春狂妄的年纪里,我们就像两只骄傲的孔雀,谁也不服谁,都有自己的小圈子。
我最看不惯她那一副娇滴滴、嗲声嗲气说话的样子。她每天进教室,先要用面巾纸一遍又一遍擦拭干净桌椅板凳后才会坐下。我是个表面大大咧咧,实则内心细腻敏感的女生。从她时不时瞟过来的不屑的眼神中,我知道她并不喜欢我。
本来我们恪守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原则,各自为阵,也就相安无事。没想到,我在市场卖菜的秘密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看见她时,我想躲已来不及了。她看到我,愣住了,眼睛睁得老大,嘴张得足以塞进一个肉包子。好半天后,她才惊讶地挤出一句话:“你在这卖菜?”我的脸瞬间涨得通红,仿佛被人掴了一个耳光,气急败坏地说:“关你什么事?”
摊子前挤了几个买菜的大妈,她们挑挑拣拣,讨价还价。我心慌意乱,再没有往日里的利索,低低瞥了吴昕一眼,在她脸上仿佛看到了两个字:奚落。
开学后上了初三,老师重新排座位,我们居然成了同桌。
这是我无法忍受的,当时我就举手向老师表示反对,但吴昕却马上整理好东西搬了过来。想天天嘲笑我吗?抓着我的小辫子不放?我愤愤地想。在她坐下来朝我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时,我给了她一个白眼,而心里却是忐忑不安。
她果真把我在市场卖菜的事告诉了其他同学。有一天轮到我值日,自习课时,一个女生一直在与同桌说话,我走过去低声提醒她不要影响其他同学。那女生却扬起头,一脸不屑地指着我说:“你不就是一个卖菜的,你以为你是谁呀?要你来管我?”
班上的同学闻声,齐刷刷地把目光集中过来,嘲讽、惊奇,各种目光交织在一起将我笼罩,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马上钻进去。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向张扬、自信的我居然会在闹哄哄的市场里卖菜。
我也傻了,脸上一阵发烧,连反击的语言都没有,心里有种撕裂般的痛楚。
吴昕听到后,慌忙跑过来,阻拦那个与我吵嘴的女生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但她的目光却是躲闪的,不敢看我的眼睛。我急促地喘息着,怒火中烧,目光如刀狠狠地盯着吴昕。她张了张嘴,似乎有话要说,但在她走向我时,我狠狠地推了她一下,她没防备,一个趔趄,整个人摔在地上,摔得仰面朝天。
应该很痛吧。吴昕可怜地哭了起来,“呜呜”的哭声让我有一丝愧疚。“谁让你多嘴!”我倔强地说,心里却是慌乱,挺后悔自己的冲动。但让我当众扶她起来,向她道歉,我做不到。
“真野蛮!居然动手打人。你本来就在市场卖菜,难道我说错了?”那个挑起是非与我争执的女生不合时宜地火上浇油。几个女生扶起坐在地上哭泣的吴昕,不满地指责我,轻声安慰她,把我当成了空气。
我刚刚涌起的一点歉意即刻消失,只是在众多的指责声中,我无力反驳。

她用她自己的方式,来表达对我的尊重,以及对友情的珍惜。 1
十五六岁的年纪,自尊心特别强,敏感、自负,却也脆弱。虽然我一直都知道,父母下岗后到市场卖菜没什么丢人,但年少的虚荣里,我还是觉得有点难为情。刚开始,我连市场都不愿去,害怕遇见同学。但天天看着父母早出晚归,累得连腰都直不起来时,我的心就备受煎熬。于是有空时,我也会硬着头皮去市场帮忙。
只是我怎么也没想到,暑假里的那天傍晚,我在跟妈妈一起卖菜时,会遇见同学吴昕。吴昕家境优越,成绩与我不相上下,只是她说话时有点嗲声嗲气,而且还有洁癖,每天进教室,总会用面巾纸一遍又一遍地擦拭干净桌椅后才会坐下……所有这一切,让我这个表面上大大咧咧、内心里却细腻敏感的女生所不齿。所以每次见到她,我总会不由自主地流露出不屑的神色。而她,亦会回敬我一个鄙夷的眼神。因此,在年少轻狂的岁月里,我们俩就像两只骄傲的孔雀,谁也不服谁。
我们遵守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原则,各自为政,本也相安无事,没想到,那天的邂逅,彻底粉碎了我那像泡沫一样膨胀的自尊。看见她时,我想躲已经来不及了。她看着我,愣住了,眼睛睁得老大,嘴张得足可以塞进一个包子。许久,她才惊讶地挤出一句话:“你,在这卖菜?”我的脸瞬间涨得通红,仿佛脸上被人掴了一个大耳光,气急败坏地说:“关你什么事!”惊得正在摊子前买菜的人,都莫名其妙地抬起头来看着我。
2
开学后,老班重新安排座位,我们竟然成了同桌。尽管我一百个不愿意,但又无力改变老班的决定,于是当她在我身边坐下时,我毫不客气地给了她一记白眼。
头几天我们相安无事,我一颗忐忑不安的心,也渐渐平静了下来。本以为日子会这样在平淡中悄悄度过,但接下来发生的一件事却让我异常气愤和难堪。一天轮到我值日,自习课上,一个女生一直在跟同桌说话。我过去制止,没想到那女生却一脸不屑地指着我说:“你不就是一个卖菜的,你以为你是谁呀,还管起我来了!”其他同学闻声,都齐刷刷地转过头来看着我,嘲讽、惊奇,各种目光交织在一起,将我笼罩。我满脸通红,恨不得马上找个地洞钻进去。见此情景,吴昕慌忙跑过来阻拦那个与我吵嘴的女生,目光却是闪躲不定。不用说,她一定是做贼心虚!我卖菜的事一定是她公之于众的。我怒火中烧,目光如刀般狠狠地盯着吴昕。吴昕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却被怒气冲冲的我狠狠地推倒在地。
“真野蛮!居然动手打人。你本来就在市场卖菜,难道我说错了?”那个挑起是非的女生很不合时宜地火上加油。其他几个女生扶起坐在地上哭泣的吴昕时,也都不满地指责我。众怒难犯,我只能默默承受冲动带来的苦果。
从那以后,我成了孤家寡人,同学们都对我敬而远之了。于是我像变了个人似的,对生活充满了厌倦,对身边的人也充满敌意。我的成绩开始一落千丈,而我却表现得无所谓,还变本加厉地逃课。老班来找我谈话,从她焦虑的眼神中,我看得出她恨铁不成钢的心痛。但我依然冷酷地板起脸,一声不吭。
父母也不明白我究竟是怎么了,一脸关切却什么也不敢问。妈妈对我说话时更是小心翼翼,生怕一个不小心又惹我生气了。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像个刺猬,但我执拗地坚持着自己的冷漠和孤傲,觉得全世界的人都亏欠我。多少个夜晚,我躺在床上思如潮涌:那天发生的一幕幕,伴着一声声嘲笑和指责,一次次地在我耳边回响,泪水也不止一次地打湿了枕巾……想到吴昕带给我的伤害,我咬牙切齿地发誓决不原谅她。
一天中午放学时,吴昕讨好似的凑了过来,支吾着想对我说什么。而我,却不屑地把头扭向一边。其实,我看得出来,自从上次的事件后,吴昕也沉默了很多,每次看见我时,她就会不由自主地把头垂得很低。

我当然知道,父母下岗后到市场摆摊卖菜,没什么丢人的,他们只是用自己勤劳的双手挣钱养家。但由于年少虚荣,我还是不希望同学知道这事。

开始,我根本不愿意到市场帮忙,害怕遇见同学。但天天看着父母早出晚归,累得连腰都直不起来,心里倍受煎熬。于是,有空时,就会硬着头皮去市场替换一下父母,让他们歇一会。我心疼他们,也明白父母所有的辛劳都是为了这个家,为了给我攒上大学的费用。父亲曾经说过,只要我能考上大学,砸锅卖铁也会供我。

只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暑假里的一天傍晚,我正和妈妈一起卖菜时,会遇见同学吴昕。她是我在班上最强劲的竞争对手,成绩与我不相上下。虽说同学两年了,但没讲过几句话,青春狂妄的年纪里,我们就像两只骄傲的孔雀,谁也不服谁,都有自己的小圈子。

我最看不惯她那一副娇滴滴、嗲声嗲气说话的样子。她每天进教室,先要用面巾纸一遍又一遍擦拭干净桌椅板凳后才会坐下。我是个表面大大咧咧,实则内心细腻敏感的女生。从她时不时瞟过来的不屑的眼神中,我知道她并不喜欢我。

本来我们恪守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原则,各自为阵,也就相安无事。没想到,我在市场卖菜的秘密居然被她发现了。真是怕什么来什么,看见她时,我想躲已来不及了。她看到我,愣住了,眼睛睁得老大,嘴张得足以塞进一个肉包子。好半天后,她才惊讶地挤出一句话:“你在这卖菜?”我的脸瞬间涨得通红,仿佛被人掴了一个耳光,气急败坏地说:“关你什么事?”

摊子前挤了几个买菜的大妈,她们挑挑拣拣,讨价还价。我心慌意乱,再没有往日里的利索,低低瞥了吴昕一眼,在她脸上仿佛看到了两个字:奚落。

开学后上了初三,老师重新排座位,我们居然成了同桌。

这是我无法忍受的,当时我就举手向老师表示反对,但吴昕却马上整理好东西搬了过来。想天天嘲笑我吗?抓着我的小辫子不放?我愤愤地想。在她坐下来朝我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时,我给了她一个白眼,而心里却是忐忑不安。

她果真把我在市场卖菜的事告诉了其他同学。有一天轮到我值日,自习课时,一个女生一直在与同桌说话,我走过去低声提醒她不要影响其他同学。那女生却扬起头,一脸不屑地指着我说:“你不就是一个卖菜的,你以为你是谁呀?要你来管我?”

班上的同学闻声,齐刷刷地把目光集中过来,嘲讽、惊奇,各种目光交织在一起将我笼罩,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马上钻进去。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向张扬、自信的我居然会在闹哄哄的市场里卖菜。

我也傻了,脸上一阵发烧,连反击的语言都没有,心里有种撕裂般的痛楚。

吴昕听到后,慌忙跑过来,阻拦那个与我吵嘴的女生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但她的目光却是躲闪的,不敢看我的眼睛。我急促地喘息着,怒火中烧,目光如刀狠狠地盯着吴昕。她张了张嘴,似乎有话要说,但在她走向我时,我狠狠地推了她一下,她没防备,一个趔趄,整个人摔在地上,摔得仰面朝天。

应该很痛吧。吴昕可怜地哭了起来,“呜呜”的哭声让我有一丝愧疚。“谁让你多嘴!”我倔强地说,心里却是慌乱,挺后悔自己的冲动。但让我当众扶她起来,向她道歉,我做不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