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偶像的黄昏,追寻大学精神的价值本源

图片 1

大学精神一直是古今中外教育家、思想家、政治家、哲学家不懈探讨和研究的重要课题,他们根据自己的理解对大学和大学精神进行了全方位、多视角的诠释,发表了许多见仁见智的看法。大学精神则是大学安身立命之本,高等教育发展到今天,我们更应理性审视大学精神,探寻大学精神的价值本源,引导未来的改革和发展。洪堡提出了著名的“洪堡五原则”,也特别强调大学首先应当相对独立,大学应“唯科学是重”,这也是大学精神最根本的哲学升华。从全球视角看,从西方到东方都形成了对大学精神的共识,那就是大学要具有独立、创新的精神、自由的思想、求是的态度,这是保障学者在自由的环境中教学研究和学习的基本条件,也是现代大学的基本准则和文化精神。

  1

《论我们教育机构的未来》是一本由尼采著作,译林出版社出版的平装图书,本书定价:16.80元,页数:102,特精心从网络上整理的一些读者的读后感,希望对大家能有帮助。

大学精神;创新;视角;哲学;研究;柏林大学;高等教育;大学发展;全球化;审视

  如今在德国人中,拥有精神已经不够了,还必须把它占为己有,滥用精神……

《论我们教育机构的未来》读后感:责编手记

大学精神一直是古今中外教育家、思想家、政治家、哲学家不懈探讨和研究的重要课题,他们根据自己的理解对大学和大学精神进行了全方位、多视角的诠释,发表了许多见仁见智的看法。

  也许我是了解德国人的,也许我可以哪怕向他们说一些真理。新德国代表大量遗传的和习得的才干,以致它可以长达一个时代地挥霍积聚的力量财富。这里并没有靠了它而占据统治地位的高级文化,更没有讲究的趣味,一种高贵的本能之“美”;却有较之任何欧洲国家所具备的更男子气的德行。许多美好的勇气和自尊,交往和彼此承担义务时的许多信义,许多勤奋,许多毅力,——以及一种遗传的节制,这种节制与其说需要障碍不如说需要刺激。我补充一句:这里人们仍然服从,而服从并不使人感到屈辱……没有人蔑视他的对手……

很高兴做了一本好书,一本值得宣扬的书。做了好久的编辑,终于在这本书上找到了感觉。书的内容简介里都有,不再赘述,只有一点疑问:尼采所批判的他所生活的那个教育堕落、人文精神丧失的时代,不正就是德国近代国家崛起、产业勃兴、科技飞跃的时代?两者之间有何关联?两者之中哪个正确?

作为“德国现代大学之父”,威廉·冯·洪堡认为大学精神的基本特征有两个,即独立和自由。独立意味着不为政治、经济社会利益所左右,强调大学在管理和学术上的自主性,没有独立就没有自由。在洪堡的教育理念指引下,德国的大学为社会培养了一批又一批英才。

  人们看到,我愿意对德国人公正:在这一点上我不想对自己不忠实,——所以我也必须向他们提出我的异议。获取权力要付出昂贵的代价:权力使人愚蠢……德国人——一度被称为思想家民族,如今他们究竟还思索吗?——德国人现在厌倦精神,德国人现在猜疑精神,政治吞噬了对于真正精神事物的任何严肃态度——“德国,德国高于一切”,①我担心,这已是德国哲学的末日……“德国有哲学家吗?德国有诗人吗?德国有好书吗?”在国外有人问我。我感到脸红,但以我即使在失望时也具有的勇气回答:“有的,俾斯麦!”——我岂能也承认今天人们在读什么书呢?……该死的中庸本能!

百撕不得骑姐。

时至今日,世界高等教育史上仍浓墨重彩地记载着洪堡和他的柏林大学对现代大学发展所作的贡献。他的高等教育思想打破了原有传统大学教育思想束缚,开辟了一条崇尚学术自由、教研合一的现代化大学发展之路。创办柏林大学,洪堡在办学理念上做出了一个革命性的改变。他提出,大学兼有双重任务:一个是个性和道德的修养,另一个是对科学的探求。洪堡的理念让我们对当代大学精神的本质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

  ——–

呃。。输入法你闹啥?。。。

英国诗人约翰·梅斯菲尔德曾说过:“世间很少有事物能比大学更美。”可以说,大学是一套创新或创造体系、一个社会思想库和智囊团、一座城市的文化高地。大学不仅创造了哲学、人文和科技等世界主流文化,更始终是民族文化自觉和自信的引领者,肩负起引领人类文明的重要历史使命。大学精神则是大学安身立命之本,高等教育发展到今天,我们更应理性审视大学精神,探寻大学精神的价值本源,引导未来的改革和发展。

  ①第二帝国时期德国国歌中的一句歌词。

《论我们教育机构的未来》读后感:生计机构与教育机构

当前,在全球化背景下,重新审视大学精神,是一个具有几千年文明的现代国家面对历史和现实的双重自觉。从哲学、历史和全球三个视角审视大学精神,可以清晰地把握大学的理想目标、精神信念和价值取向。

  2

尼采深刻提出了当时他那个时代生计机构与教育机构的对立,现在在我们的国家看来也是非常有远见的,按照尼采的标准,可以说我们不存在真正的教育机构。人们受教育也是为了未来天才的出现提供适宜天才成长的土壤,而并不是每个人都要变成天才,因为天才总是凤毛麟角,极其稀少的。我们应有奉献精神,可是现在在我们个个都想变成天才的年代里我们变得极其浮躁与短视了。

《礼记·儒行》有“特立独行”一语,喻君子之高洁品质。洪堡提出了著名的“洪堡五原则”,也特别强调大学首先应当相对独立,大学应“唯科学是重”,这也是大学精神最根本的哲学升华。从全球视角看,从西方到东方都形成了对大学精神的共识,那就是大学要具有独立、创新的精神、自由的思想、求是的态度,这是保障学者在自由的环境中教学研究和学习的基本条件,也是现代大学的基本准则和文化精神。正是从这一意义来说,大学并非一个温度计,对社会每一流行风尚都做出反应,而是要用客观研究给予社会一些东西,这些东西也许不是社会所想要的,而是社会所需要的。

  谁不曾忧伤地沉思过德国精神能是什么的问题啊!可是,将近一千年来,这个民族却任意使自己变得愚蠢了,没有一个地方,欧洲两大麻醉剂——酒精和基督教——像在这里这样罪恶地被滥用。最近竟然又添上了第三样,单凭这一样就足以扼杀精神的一切精致勇敢的敏捷性,这就是音乐,我们的被噎且又噎人的德国音乐。——在德国智力中有多少令人沮丧的笨重、拖沓、潮湿、睡衣,有多少啤酒!献身于最高精神目标的青年男子竟然缺乏精神性的第一本能,精神的自我保存本能——并且大饮其啤酒,这怎么可能呢?……博学青年的酗酒也许并没有给他们的博学打上问号,因为基至一个大学者也可能没有精神,但是在别的一切方面都打上了问号。——在哪里看不到啤酒给精神造成的慢性堕落!在一个如今已经众所周知的事例中,我曾提及这样的堕落,我们德国第一位自由思想家的堕落、聪明的大卫·施特劳斯,变成了酒座福音和“新信仰”的作者……他在诗中并非向“褐色的美人”空发誓愿的——他效忠至死……。

《论我们教育机构的未来》读后感:我们都是一些受苦的孩子

诚然,大学精神不是一朝一夕铸就的,它是通过长期的历史沉淀、凝聚、发展而形成的。大学精神应具有继承和创新相统一的品质,既能从中看到优良的历史传统,又能感受到与时俱进的时代脉搏。在变与不变中,在坚守与创新中,要秉持与时俱进、开拓创新的志向,坚持争创一流、自强不息的目标,拥有博大宽容、兼收并蓄的胸襟,实现经世济民、爱国奉献的抱负。

  3

天才被我们的教育和我们这个时代彻底埋没了。我们在沿着尼采所批评的”教育“道路上走了太远了。以至于,我们会误认为,正确的东西是那么荒诞可笑。

  我说过德国精神变得更粗鄙、更浅薄了。这么说够吗?——透彻地说,它是一种使我惊骇的面目全非的东西,在精神事物中的那种德国的严肃、德国的深刻、德国的热情正在每况愈下。不但知性,而且激情也在发生变化。——我在各地接触德国的大学,学者中盛行怎样的风气,当今的精神何其荒芜,何其满足和冷漠!倘若有人举出德国科学来反对我,那实在是一大误解——并且还证明他不曾读过我的一个字。十七年来,我不知疲倦地揭露我们当代科学追求的非精神化的影响。科学的巨大范围今日强加于每一个人的严酷的奴隶状态,是秉赋更完满、更丰富、更深刻的天性找不到相应的教育和教育者的首要原因。我们的文化之苦于虚无,更甚于苦于自负的一孔之见者和片断人性的过剩;我们的大学与愿相违地是这种精神本能退化的地道工场。而整个欧洲业已具有一个观念——伟大的政治不欺骗任何人……德国愈益被视为欧洲的洼地①——我仍在寻找一个德国人,与他一起我可以按照我的方式严肃一下,——更急切地寻找一个德国人,于他一起我可以快活一下!偶像的黄昏:啊,如今谁能领悟,一位隐士正以一种怎样的严肃态度在这里休养!——

尼采说,教育的目标是了延续天才,有了他们,这个平庸的社会才有可能看到一些被照亮的希望。但是,这个世界已经发生改变。我们每一个不是没有这样或者那样的天赋,而是被约束在一根尺子下。我们的教育已经可以因为技术的发展而进行彻底的改造。有可能让所有人都成为他自己,至少,尼采的天才们不会感觉孤独啦!

  快活是我们身上最不可理解的东西……

尼采说,母语,经典,是教育之根,放眼望去,我们的根基本上已经被某种势力从这个民族的千年大地上拔起了。从他的观点,再来看如今的读经运动,我们还是要问,读的真是精髓吗?

  ——–

看看尼采犀利的批评,让学子们清醒清醒自己在做什么,是有极大好处的!

  ①。原文为Flachland,双关语,又可译为浅薄的国家。

《论我们教育机构的未来》读后感:论教育机构和我们的未来 读书札记

  4

一、导言

  倘若估算一下,不但德国文化的衰落了如指掌,而且也不乏这方面的充足理由。任何人的花费归根到底不能超过他所拥有的,个人如此,民族也如此。一个人把自己花费在权力、大政治、经济、世界贸易、议会、军事利益上,一个向这些方面付出了理解、认真、意志、自我超越的能量(他就是这种能量),那么,他在其他方面就必有短缺。文化和国家——在这一点上不要欺骗自己——是敌对的:“文化国家”纯属现代观念。两者互相分离,靠牺牲对方而生长。一切伟大的文化时代都是非政治的,基至是反政治的。——歌德的心灵为拿破仑现象打开,却对“解放战争”关闭……正当德国作为巨大力量兴起之时,法国作为文化力量获得了一种不同的重要性。在今天,精神的许多新的严肃、许多新的热情已经迁往巴黎;例如,悲观主义问题,瓦格纳问题,几乎所有的心理学问题和艺术问题,在那里比在德国得到无比精微透彻的思索,——德国人基至无能于这种严肃。——在欧洲文化史上,“帝国”的兴起首先意味着一件事:重心的转移。无论何处,人们都已经知道:在主要的事情(这始终是文化)上,德国人不再值得一提。人们问道:你们可要为欧洲提供哪怕一个够格的思想家、就像你们的歌德、你们的黑格尔、你们的亨利希·海涅、你们的叔本华那样?——不再有一个德国哲学家了,这实在令人惊讶不已。

为了使教育合乎时势,当今教育机构大多都歪曲和违背了创办时的初衷。因此我们对教育机构的希望,应该是教育精神的普遍革新和振兴,使这些机构得以新生。

  5

要澄清教育的理念,需要对教育现状有清醒的认识,前提是不被功利支配,超越时代的浮躁。因此本书适合安静的独立思考者阅读,他们善于发现本质,并充满远见。

  整个德国高等教育已经丢失了主要的东西:目的以及达到目的的手段,人们忘记了教育、文化本身(而不是“帝国”)是目的,忘记了达到这个目的所需要的是教育家(而不是文科中学教师和大学学者)……亟需自我教育的教育家,有卓越、高贵的灵魂,每时每刻以身教言教体现日趋成熟、甜美的文化,——而不是文科中学和大学今日作为“高级保姆”提供给青年的那种博学的粗汉。除了极少数例外,缺少教育家,教育的这第一前提:德国文化的衰落由此而来。——我的可尊敬的朋友、巴塞尔的雅可布。布克哈特①是极少数例外之一,巴塞尔在人性方面的优越首先归功于他。——德国“高等学校”事实上所做的是一种残忍的驯练,以求花费尽可能少的时间使无数青年男子适宜于、彻底适宜于为国家效劳。“高等教育”和无数——两者从一开始就是彼此矛盾的。一切高等教育仅仅属于例外者,一个人必须是特许的,才有权享有如此高级的特权。一切伟大事物、一切美丽事物从来不是公共财产:Pulch-rum
estpaucorum
hominum②——什么造成了德国文化的衰落?“高等教育”不再是一种特权——“普及的”、通俗化的教育之民主主义……

二、教育中的两种错误倾向

  ——–

1.教育的扩大,普及化和职业化,教育沦为谋生工具和生计机构(文科中学何时科中学的区别正在慢慢消失),而非真正的教育机构。

  ①Jokob Burckhardt(1818—1897):瑞士文化史学家,尼采的好友。

2.教育的缩小,专业化和政治化,使教育放弃最崇高的使命,为其他某种生活形态服务,例如为国家利益。

  ②拉丁文:美属于少数人。

教育的专业化,使社会只培养出了片面的人,而难以培养出博学而又充满人文素养的天才,这是对教育的毁灭。

  不要忘记,军事特权死板地强求高等学校过高的入学率,而这就意味着高等学校的衰落。——在今日德国,任何人都不再能够自由地给他的孩子以一种高贵的教育,我们的“高等学校”,包括其教师、课程、教育目标,全都安排好了一种最暧昧的中庸。到处盛行着一种无礼的匆忙,倘若二十三岁的青年人还没有“作好准备”,还不知道“主要问题”——从事什么职业?——的答案,便好像会耽误什么似的。——请允许我说,一种更高类型的人不喜欢“职业,正是因为他懂得召唤自己……他拥有时间,他支配时间,②拉丁文:美属于少数人。

教育的政治化,使很多天赋优良的青年被引到了从政的方向,同时国家对文化的支配使教育机构成为国家控制的机器。

  他完全不去考虑“作好准备”的问题,——在高级文化的意义上,一个人三十岁时还是一个起跑者,一个孩子。——我们的拥挤的文科中学,我们的被造就得及其愚钝的众多文科中学教师,乃是一个丑闻,试图保卫这种状态,如海德堡的教授们最近之所为,也许是有原因的,——但并没有这样做的理由。

三、两种倾向在新闻中合流

  6

教育的新闻化,教育沦为新闻的附庸。

  我的本性是趋向于肯定的,它作出反对和批判仅是间接的、不情愿的,为了不失我的本性,我立即提出三项任务,为完成这些任务起见,一个人需要教育者。一个人必须学习看,一个人必须学习想,一个人必须学习说和写:三者的目的都是一种高贵的文化,——学习看,就是学习使眼睛习惯于宁静、忍耐、让事物靠近自己;学习不急于作判断,从各个角度观察把握个别事例。对一个刺激不立刻作出反应,而是具备一种阻碍、隔离的本能,这是走向精神性的第一个预备教育。学习看,按照我的理解,接近于非哲学术语称之为坚强意志的东西,其本质的东西恰好不是“愿意”、而是能够作出决定。一切非精神性、一切鄙俗性都基于无能抵抗一种刺激——他势必作出反应,他顺从每个冲动。在许多场合,这样一种“势必”已经是病态和衰落,是枯竭的征兆,——几乎被非哲学的粗略用语名之为“罪恶”的一切,都纯属这种生理上无能不作出反应。——学会看有一种收益:作为学习者,一个人将会变得迟缓、猜疑、抵触。最后,他将带着一种敌意的平静听任每种陌生、新奇的事物靠近他,——他将对它们袖手旁观。洞开一切大门,猥亵地沉溺于每件琐屑的事情,随时投身入,冲入他人怀抱和他物之中,简言之,著名的现代“客观性”,是一种恶劣的趣味,是典型的卑贱。

人文教育传统的断裂和大众传播媒介的兴起,此消彼长,使得着眼于信息的快、新以及业余性的新闻业对文化产生较大的影响,使文化出现浅薄化的趋势,通过影响语言导致对教育的破坏。

  7

四、天才是教育的目标

  学会想:在我们的学校里不再有这个概念。甚至在大学里,在真正的哲学学者之中,作为理论、实践、手艺的逻辑已经开始绝迹。人们阅读德国书籍,不再依稀记起思考需要一种技术,一种教程,一种获得技巧的意志,——不再依稀记起要学会思考就象要学会跳舞一样,思考是一种舞蹈……在德国人中,谁还体验得到精神的轻捷的足带给全身肌肉的那种微妙的颤栗!——神态的僵硬呆板,动作的笨拙,已经成为德国人的特征,以致在国外人们完全把这看作德国人的天性。德国人没有触摸nuance①的手指……德国人也赡养了他们的哲学家,尤其是那个史无前例的畸形的概念残疾人,伟大的康德,这一点丝毫也不能表明德国人的优雅。——因为不能从高贵的教育中排除各种形式的舞蹈,用足、概念、文字跳舞的才能;是否还要我来说,一个人也必须能够用笔跳舞,一个人必须学习写?——可是在这方面,对于德国读者来说,我恐怕完全是一个谜……

在受众范围上应使教育窄化和浓缩;

  ——–

在内涵上应使教育强化和自足;

  ①法文:细微差别

在对象和课程上应坚持精英教育。

真正的教育是一种以心灵的精选为支撑的高贵的教育。

天才的来源不是教育,而是来自大自然本身,教育是对天才的养育和保护。教育的目标是培养优秀的为天才工作并甘于辅助天才的少数人。

然而教育的现状一方面缺乏精英教育,另一方面天赋优异的少数人受到时代的诱惑不肯为天才工作,使天才处于孤独而过早熄灭。

五、真正的教育之内涵

对于精选的少数人应该施以怎样的教育?大学教育的三个衡量尺度。

1.对哲学的需要

这是自然产生的最高需要。

而现今对历史细节的兴趣取代了对永恒哲学问题的思考;对万物统一性的领悟能力被对自然的技术态度扼杀。历史考和技术态度扼杀了形而上学的沉思,不再有真正的哲学教育。

2.对艺术的本能

语言训练在文科中学的缺失,导致对语言的使用僵硬刻板和放任个性。

应该严格的语言训练培养正确的艺术感觉,明确良好的趣味和审美判断能力。

3.古典人文的修养

古典人文是人精神的源头和指导。

现今对古典人文缺乏敬畏和牵强附会,对文科中学的教育造成恶性循环。

六、教育的可悲现状

随着教育规模的扩大,导致大量不够资格的人进入教育机构,导致教师素质问题突出,优秀教师被逐渐边缘化,并大量逃往学术领域,而学生则失去了正确的引导。

全世界的教育机构都在功利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了。

《论我们教育机构的未来》读后感:读《论我们教育机构的未来》

倘若想感受尼采的天才或许不需要读太多他的书,就本书的结构与内容而言就已经是独特、新颖且尖锐的了。这本书是尼采未能完成的著作,它是尼采关于德国教育现状所做的五次公开演讲的集合。尽管是演讲,却是不同的。演讲的内容中有恰似故事的情节设计,从另类大学生、青年教师与长者间的对话里表达出尼采的所思所感。一般的演讲都是单一地向听众表达出演讲者的想法,姑且称其是一维的表达方式,而尼采的演讲里构造不同的人物,自己扮演了三四个的角色,堪称是多维真实地表达出了他的感受。例如他是对德国教育现状持悲观心态的青年教师;也是想通了许多事物而能指导青年教师的长者;还是将入社会,对教育现状有一定见解的大学生。

在《论我们教育机构的未来》一书中有许多我十分欣赏的观点。尼采以其尖锐的眼光审视着德国教育的每一个细节,在第一讲中便提出了现代教育的两个弊病。首先,因为教育的普及和扩大,使其被功利性的弊端反噬,沦为谋生手段。教育学习的是知识,而谋生需要的只是技能,那是教育的一小部分而已。而这也导致了尼采所谓的“真正的对立”,教育机构与生计机构的对立。其次,因为教育的不断缩小,使得受教者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有教养”的人,教育沦为学术工厂与国家利益的工具(指的是国家对教育有倾向的控制),且又会进一步不断破坏者教育本身。而这两大弊病,在书中尼采进一步讨论,在新闻的不良影响下,使教育沦为新闻媒体的附庸。这些都是尼采观察到的德国教育现状。反观我们过去十几年所受的“教育”,两种弊病赫然摆在眼前。第一,许多人通过中小学以至大学的学习为的是“谋生”,并从未问过自己不断向前奋斗的理由是不是只是为了能有生存的手段。这也都是受到身边不理性的“经济教条”的影响。尼采觉得很难想象,一个人会为一个职位(例如会计师,工程师,医生)而活着,他说到:“任何一种学校教育,只要在其历程终点把一个职位或者一种谋生方式树为前景,就绝不是真正的教育”。(以此观点来看许多大学的教育计划便会觉得他们很可笑,当然UIC也不例外)同样的,学术工厂与国家利益工具表现的极为明显,一个文学博士可能算不清楚自己家里的消费开支,而这并不要求在会计方面要有太多的建树,只需要会几个基本概念与操作方法。国家在指导教育发展的时候,一直是以“为国家培养四个现代化人才”为条例的。可笑的是,一个国家是让它的子民以不断铭记是它提供教育机会的方式来培养“爱国情怀”,而这其实是它原来就应该给的。

书中也有一些论点看起来并不是那么好接受的。而我还想讨论的是尼采对大学的要求。第一点尼采提出的便是对哲学的需要。哲学被也是“爱智之学”,是开启人生思考,是人能真正成为一个“独立人”的关键。其次是正确的艺术感觉,这里强调的是对母语语言的严格训练,因为母语是“真正教育由之开始的最重要、最直接的对象”。最后则是古典人文的修养,是一种文化最内涵的部分,是文化的心。这三个方面在国内的状态如何我并不清楚,不过我知道就在身边,我所熟悉的校园里有着这样或那样的机会来让我一步步接近尼采心里所向往的大学,而那也是我所向往的地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