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2

秋天来来,掬一捧岁月

图片 1

好久没有写文了,自开学上起班来,人忙得跟陀螺似的,晕头转向,无心思维,字不成句,诗不成行。

图片 2

秋天来了,秋天是伤感的季节。当秋来太阳也显的黯然失色了,软绵绵的光芒带着点凄凉。树木也慢慢的卸下夏天那绿油油的绿装,慢慢的剩下光光的枝头。到处展现每年一次像是落幕一般的场景,特别是满是黄叶的山林,像是催人入梦的凄美,满山黄叶,落叶满林。给激情四射的夏日像是泼了一大盆凉水,凉意渐渐的浓了起来。而遍野也挂满了成熟的果实,像是四季轮回的一次终结,这个季节最显眼的颜色就是黄色,叶黄枝黄树黄。在秋天里鸟的叫声也显得有些低沉,像是在告诉人们,又到了安静的季节。别人说秋天是伤感的季节,是凄美的季节,我觉得秋天是激情澎湃过后的平静。秋天像是准备安睡的孩子脱掉身上的绿装准备下次的苏醒。秋天的美是满山红黄叶,满树枝的果实,骄阳过后的一瓶凉水。秋天是思绪乱飞的季节,思想带着惆怅,带着忧郁,带着梦想飞向远方。秋来了,一切从激情回归平淡。秋来了,所有的心思都展现了出来。秋来了,卸去了满地绿装。

今年的国庆小长假又时逢中秋佳节,无兴趣到热闹而又拥堵的都市里争道,遂到农村老家去赏秋。

秋雨潇潇,层层带凉。看似突兀,却原是一点点铺垫好的。经历了春的生机,夏的热烈,这深沉的秋也就该来了。可看到一片秋叶的飘落,心中还是一惊,这秋当真就来了?!捡拾起一片黄叶,发现还有更多的飘零,这秋真的来了。

看着车窗外,天是那样的蓝,几缕淡淡的白云,犹如洗净的浣纱,轻轻地飘荡着,无思无念的,任凭秋风慢慢将它吹淡,吹散,没了踪影。远离城市的喧嚣,大片大片的农田充斥着视野,沉甸甸的稻穗田像一块块松软的蛋糕,道路两旁整整齐齐的绿化林映入我们的视线又瞬间向后倒去;空气清新而干净;风轻云淡,秋高气爽。

其实,秋不只是飘零的黄叶,还有累累的果实。寒冬里蛰伏的能量,变成树上的春芽,变成灿烂的春花,叶绿叶黄,花开花落,不就是为了秋天里的收获吗?经历了冬日的积累,春天的萌发,夏天的成长,生命在秋天里散发着成熟的况味和收获的喜悦,没有哪个季节比这个季节更具浓郁的色彩,像陈年的佳酿,醇香厚重,细细品尝,回味不绝。

人们常说,诗人眼里的秋天是浪漫的,画家眼里的秋天是多彩的,农民眼里的秋天是丰硕的,我眼里的秋天则是妩媚的……她丰腴又厚重,妖娆而壮美,博爱且坦荡,多情却忧伤……

即便这样,为什么心中还抹不去微凉?毕竟,那个如梦一样清新、美丽、充满生机的春天走过了,那个热烈、蓬勃、满载激情的夏天离去了,踏过秋天这个跳板,生命将步入的是一个寒冷萧索的季节。如渐渐下沉的地气,心气也会慢慢的沉下去………我知道,不想悲秋,其实还在伤秋。

看着树上的累累果实,有几片黄叶已经在秋风催促下与它珍爱的青春作最后的告别,一种莫名的伤感忽然袭上心头:在这多彩的季节里,枫叶飘飘是何等的凄美,花自飘零是何等的悲戚!在成熟与期待里落叶知秋是何等的痛楚?带着一点惆怅,一点无奈,在纷纷的飘落中走出无尽的眷恋。犹如不惑之年的我们,荏苒岁月覆盖的过往,白驹过隙,每一次匆匆回眸,都是萧瑟流年铸成的一抹哀伤。

每年这时候,总会想起汪明荃演唱的《问候》。“问候你朋友,桃花又开透”“问候你朋友,黄叶离枝头”一问一侯间,春花开了,枫叶黄了,春去了,秋来了,心就慌了。慌的不是花的开落,不是叶的绿黄,慌的是“匆匆的时光如梭岁月如流,淡淡的回忆如梦往日不回头”。第一次听这歌,从教室的窗玻璃的投影中看到讲台上那少年满眼的意气风发,这首歌被他唱的就像是李白送汪伦的踏歌声;再后来快毕业时,和朋友在她们学校的饭厅里,听汪明荃富有节奏感的演唱,离别之情顿生,却依然是明快和深情的;毕业以后,几乎没听到过这首歌了,但每到秋天来临就会想起,就会哼唱,只是越来越没有节奏,很像一种念叨,念叨那些青葱岁月,念叨那些美好回忆,念叨流失的光阴……

寒蝉凄切,便是凉秋!花草与果实在这最后的日子里绽放着所有的美丽,好想让青春与繁华定格在这秋的季节里。当落叶纷飞,所有的梦都已碎成满地的枯黄,曾经的那一袭夙愿,蕴含着千般柔情,将逐渐成为记忆的过往。

问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