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把花草画进书本里

曾孝濂作品。资料照片

图片 1

年轻时的曾孝濂在创作中。资料照片

与植物画结缘60年,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教授级画师——

曾孝濂近照。资料照片

曾孝濂 把花草画进书本里(讲述·一辈子一件事)

人物小传

曾孝濂作品。资料照片

曾孝濂:1939年生,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教授级画师、工程师、植物科学画家;长期从事科技图书插图工作,已发表插图2000余幅;20岁进入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参与《中国植物志》植物标本图创作;美术作品曾在世界多国展出,出版《中国云南百鸟图》《花之韵》等画册。

曾孝濂近照。资料照片

前不久,八十高龄的曾孝濂赶到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来看看自己那幅《影响世界的中国植物》,为了这幅长2.5米、宽1.17米的植物科学画,他耗时半年记录37种原产中国的植物。“花了180天,值了!我的任务就是让大家看到画后能感叹一句,哦,原来这些都是土生土长的中国植物!”虽已退休多年,曾孝濂却丝毫没有闲下来,时常一出差就是半个月——不是为了推广科学画,就是写生创作。

人物小传

历时30余年参与编纂《中国植物志》,已发表各类科学著作插图2000余幅,设计《杜鹃花》《绿绒蒿》《中国鸟》等九套邮票,又画了100幅花、100幅鸟……从1958年进入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开始,曾孝濂再也没有搁下过画笔。这几年,他还开始了自己又一项庞大的计划——再画100幅热带雨林大画。“小时候的爱好竟然成了一辈子的事业,我很幸运。”曾孝濂感慨道,这段与植物画的情缘,一续就是60年。

曾孝濂:1939年生,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教授级画师、工程师、植物科学画家;长期从事科技图书插图工作,已发表插图2000余幅;20岁进入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参与《中国植物志》植物标本图创作;美术作品曾在世界多国展出,出版《中国云南百鸟图》《花之韵》等画册。

“无一花无出处,无一叶无根据”

前不久,八十高龄的曾孝濂赶到北京世界园艺博览会,来看看自己那幅《影响世界的中国植物》,为了这幅长2.5米、宽1.17米的植物科学画,他耗时半年记录37种原产中国的植物。“花了180天,值了!我的任务就是让大家看到画后能感叹一句,哦,原来这些都是土生土长的中国植物!”虽已退休多年,曾孝濂却丝毫没有闲下来,时常一出差就是半个月——不是为了推广科学画,就是写生创作。

作为全世界最大型、种类最丰富的植物学巨著,《中国植物志》全书近5000万字,记载了中国301科3408属31142种植物,仅目录索引就有1155页。曾孝濂和全国300多位植物分类学家、164位插图师,耗时45年才编纂完成。1959年,刚刚工作第二年的曾孝濂就有幸被抽调为植物志绘图员,为植物志画插图。

历时30余年参与编纂《中国植物志》,已发表各类科学著作插图2000余幅,设计《杜鹃花》《绿绒蒿》《中国鸟》等九套邮票,又画了100幅花、100幅鸟……从1958年进入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开始,曾孝濂再也没有搁下过画笔。这几年,他还开始了自己又一项庞大的计划——再画100幅热带雨林大画。“小时候的爱好竟然成了一辈子的事业,我很幸运。”曾孝濂感慨道,这段与植物画的情缘,一续就是60年。

“《中国植物志》是国之典籍,能够参与其中的插图绘制是我莫大的荣幸。”讲起当年的创作,曾孝濂依然流露出自豪。“能通过画画为国家做一点实实在在的工作,这辈子值了。”

“无一花无出处,无一叶无根据”

1958年,高中毕业的曾孝濂进入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职务是见习绘图员。“主流派画家批评谁画得不好,会说你画得跟标本似的;可对植物科学画来说,画标本却是最基本的要求。”曾孝濂说,为了完成《中国植物志》的插图,不少美院的学生被抽调来;但植物科学画的严谨,让很多学生打了退堂鼓,反倒是像曾孝濂这样的植物科学画爱好者坚持了下来……

作为全世界最大型、种类最丰富的植物学巨著,《中国植物志》全书近5000万字,记载了中国301科3408属31142种植物,仅目录索引就有1155页。曾孝濂和全国300多位植物分类学家、164位插图师,耗时45年才编纂完成。1959年,刚刚工作第二年的曾孝濂就有幸被抽调为植物志绘图员,为植物志画插图。

“其实植物科学画比工笔画更难,一朵花是5个雄蕊还是6个雄蕊?这个不能画错。没有植物学知识做支撑,容易出错。”曾孝濂说,植物科学画必须要做到“无一花无出处,无一叶无根据”。

“《中国植物志》是国之典籍,能够参与其中的插图绘制是我莫大的荣幸。”讲起当年的创作,曾孝濂依然流露出自豪。“能通过画画为国家做一点实实在在的工作,这辈子值了。”

最初,植物志插画一般是对照腊叶标本临摹的黑白线描图,但年轻的曾孝濂认为,插图不仅要画对,也要到大自然里写生,否则没有生命力。“所里领导和专家知道这意味着交稿时间会延长,却还是支持了我的建议。”曾孝濂说,当时在昆明植物园,为了跟花的自然衰败抢时间,他常常一整个上午不吃不喝、不上厕所,全神贯注搞创作。他每画一张画都先用铅笔打草稿,再给植物学家看,确认后才用钢笔着墨。这样大概持续了好几个月,曾孝濂画彩画的能力比早期参加工作时高了一大截。

1958年,高中毕业的曾孝濂进入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职务是见习绘图员。“主流派画家批评谁画得不好,会说你画得跟标本似的;可对植物科学画来说,画标本却是最基本的要求。”曾孝濂说,为了完成《中国植物志》的插图,不少美院的学生被抽调来;但植物科学画的严谨,让很多学生打了退堂鼓,反倒是像曾孝濂这样的植物科学画爱好者坚持了下来……

“每张画都不完美,但到现场画得会好一些”

“其实植物科学画比工笔画更难,一朵花是5个雄蕊还是6个雄蕊?这个不能画错。没有植物学知识做支撑,容易出错。”曾孝濂说,植物科学画必须要做到“无一花无出处,无一叶无根据”。

退休后,曾孝濂依然想要最大限度地利用时间,继续用画笔描绘自然。按照他最初的想法,他要画100幅花、100幅鸟,还要画100幅兽类。前两项已“交了作业”,第三项曾孝濂选择了放弃。“自然界中很难找到100种兽类安静地待在那里让我画,动物园里的兽类,总让我觉得少了些生命力。”曾孝濂说。

最初,植物志插画一般是对照腊叶标本临摹的黑白线描图,但年轻的曾孝濂认为,插图不仅要画对,也要到大自然里写生,否则没有生命力。“所里领导和专家知道这意味着交稿时间会延长,却还是支持了我的建议。”曾孝濂说,当时在昆明植物园,为了跟花的自然衰败抢时间,他常常一整个上午不吃不喝、不上厕所,全神贯注搞创作。他每画一张画都先用铅笔打草稿,再给植物学家看,确认后才用钢笔着墨。这样大概持续了好几个月,曾孝濂画彩画的能力比早期参加工作时高了一大截。

画了60多年植物科学画,曾孝濂有自己的坚守。“不能为了好看,故意画错。每张画都不完美,但到现场画得会好一些。”曾孝濂说,没到现场,就没有生物在自然界中的第一印象,那种生命的状态就无法感受到。“那种感觉会引导着我的整个绘画过程。”曾孝濂说自己有“强迫症”,画植物一定是先看照片,对植物有了表象认识后,再去原产地观察植物的生长,拿到标本后进行全面解剖……

“每张画都不完美,但到现场画得会好一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