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回忆里的小时候,我家的青山羊

记得小时候,家在农村,只有三间瓦房,一小间土坯的厨房,呵呵,那时在村子里可没有厨房这么洋气的称谓,我们就叫锅屋,院子没有高高的围墙,只是石块简单垒起的,不到2米高,院子的大门是父亲和母亲用木棍,树枝钉起来的,为了防止牲畜跑出去还会钉上些荆条。记得小时候,母亲为了增加些收入,会养好多牲畜,满院子的鸡,一头大黑猪,两只母羊,院子里有一棵苦练树,羊就拴在那树上,小时候的我最爱看小羊了,以至于母亲想卖小羊羔的时候都要偷偷的,如果被我知道,我就会拉着收羊人的框子哭个不停,直到收羊人无奈的又把小羊羔放了。
记得小时候的冬天是冷的,母亲和奶奶会用晒干玉米叶子缝到布上给我做鞋子,老人说这样的鞋子不冻脚,那时的屋檐上都是长长的冰凌,最长的都能垂到地上,小孩们会用玉米秸打下来当冰棍舔,雪都会没过膝盖,我会和小伙伴们穿着老棉袄在雪地里打滚,还会把雪装到瓶子里存起来,听奶奶说存起来的雪化成水,可以治明年冬天的冻疮,呵呵,我会装好几瓶放起来,预备明年用。记得小时候的晚上是野的,有一年下大雪,压塌了家里的锅屋,把炒菜的锅都砸扁了,正巧晚上母羊下小羊,可惜三只小羊仔都死了,母亲就把小羊羔都搭在了墙上,不一会就引来了狼,一直在墙外嗷嗷的叫,母亲吓的拿着棍子守在屋门口,生怕狼会跳过院墙进到了院子里,三只小羊还是被狼叼走了,院外的叫声也没了,早上母亲领我出去看,满地都是狼的脚印和白白的狼粪。小时候的河是清的,门口的小河是我童年最美的记忆,小河清澈见底,孩子们会在里面游泳玩水,大人们在里面洗衣服洗菜,小鱼在里面愉快的游,遇到下雨发水的时候,小伙伴们就都去河里抓鱼,我是女孩不敢下水,就在岸上捞,一会就捞了两小桶,回家母亲称了一下有2斤多的小鱼。
转眼回到现在,我们什么都有了,什么都比以前好了,可小时候那自然的淳朴的味道,却再也找不到了
作者:夏沫柔情

故乡记忆(八)–我家的青山羊

“我马背上长大的孙子啊,你这草原上人人夸赞的牧马人啊,是否还记得小时候的那些事?”

文/朱秋霞

我看见月光跳进了老祖母的眼睛,把往事照亮。

在农村养一群羊简直是一个家庭富裕的象征。我家只是养了十几只鸡和一头猪,还没有养过羊。

在我六岁的那一天,你把我举在马背上,我的腿够不到马镫,你就用红缎子把我捆在马鞍子上。一条蓝色的哈达在我胸前飘,你手牵着马缰绳在前面走。我们从晨雾中出发,走到星星眨眼的地方,一连走了三个屯子,你的腿肿得褪不下靴子。你带我拜见了三个可靠的人。你说的话,我当时不知道有多重,现在每一次想起来,总是忍不住眼泪。

图片 1

“我把这没有阿爸的孩子交给他的好叔叔了,请你教给他套马的本领吧!
我把这没有阿爸的孩子教给他的好舅舅了,请你教给他养牛的手艺吧!
我把这没有阿爸的孩子交给他的好姑父了,请你教他当一个勇敢的男人吧……”

鲁西南青山羊

我一直记得那个早上,我闻到了你锅里喷香的奶茶味,睁了睁眼睛,又闭上。你说,我的小马驹呀,你赶紧给我打个滚儿爬起来。你把我拎出蒙古包,一直带到牛圈里。你两腿夹着奶桶挤牛奶,让我去把半个月大的小牛犊抱过来撞撞奶,你说只要它在母牛的乳房上吸吮几口,母牛的乳汁就会像山泉一样喷出来。

一天,母亲从外面抱来一头柔弱的小青羊,脏兮兮的毛都团成了球,把它放在地上,四腿颤抖。我喂它青草,它咩咩叫,溜着墙根躲藏。我不放弃,一直追着喂它,慢慢地小青羊经受不住青草的诱惑,伸长脖子小心翼翼地吃我手里的青草了。此后薅草喂羊成了我放学后的主要任务,在我的精心照顾下它逐渐褪掉了暗无光泽乱糟糟的外衣,换了新装,青色的毛透着光泽,样子很精神。

那小牛犊在草原上抻开四条腿跑,就像一条肥壮的大黄狗。我追上它,却拦不住它,我拦住了它,却抱不住它,我抱住了它,却抱不走它……
你脸上的慈祥变成了冰,起身抱起小牛犊,就像抱起一只小狗崽那么轻松。你把小牛犊撒在草原上,让我每天去抓抱,直到我把小牛犊抱到母牛的身底下,你紧锁的眉头才舒展开。我就这样在草原上跟着你度过了一春又一秋,一头头小牛犊长成了大奶牛,我也练成了臂力强壮的小牧童。

几个月后,小青羊长成了一头健壮的母羊,到了繁育后代的年龄了。它怀上了羊宝宝,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我们也更加细心地喂它,每天晚饭后母亲刷完锅,都要用麦麸喂一次。终于一天,母羊在柴火堆里生下了一青一白两只小羊羔,两个小羊羔战战兢兢地站起来,钻到母羊怀里吃奶。母羊不停地给小羊羔舔身体,两只小羊吃饱了就偎依在母羊的怀里安静地睡去。

小草在冰壳子下面冒出了嫩绿色的芽,你把羊群交给了我,一遍遍嘱咐我:“遇到事情不要慌。那几头大肚子的母羊要生,你就远远地看着它。如果遇上有难产的母羊,你就慢慢地帮着它。”我有点不耐烦:“我亲爱的老祖母呀,你都说了三遍了,难道你的唠叨是雪花,要从早晨下到黄昏?”

村前有条时常干涸的小河,两岸杨树枝繁叶茂,河底绿草青青,我坐在河边树荫下看书,母羊在河底吃草,一青一白两头小羊在绿草上蹦跳嬉戏,一会儿跑远了,母羊抬头朝它们咩咩叫几声,小青小白就一前一后蹦跳跑回来,摇头摆尾欢快地钻到母羊肚子下吃奶。有时候我把母羊牵到院外树下吃落叶,小白在土墩上蹦上蹦下,有时还用小角顶小青,小青像个安静的小姑娘,不抵抗,跑到母羊身边。

阳光温暖。几头待产的母羊一个冬天都没有闻到新鲜的牧草味了,吃得好入迷。我看见一头母羊正在分娩,第一次使劲,没动静,第二次使劲,终于生出来一对小羊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小羊蹄吊在母羊屁股上不往外出了。我按着老祖母教给的办法,用中指和食指顺着产门,夹紧了羊小腿往外拽,果然一头湿漉漉的小羊羔就在我的手里诞生了。我满怀喜悦地把它放在草地上,它很快找到了母亲的奶头。

母羊又怀孕了,我期盼母羊再生出一窝小羊羔,家里就有一群羊了,养大可可以卖钱,油盐酱醋还有上学的学费钱都有了。

不一会儿,又有一只母羊生出了一只黑脑袋瓜的小羊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