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不如不恋,我们什么也没做

陆小莫一个人走在空旷的操场上,还是忍不住的哭了,一切都是自己一个人做的梦,只是梦而已。
三个月前,陆小莫是一个刚踏入大学的小女生,对一切都是那么憧憬,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美好,她是多么希望这时候有个人陪着自己,正是这时,宿舍里的林苏要给小莫介绍男朋友,小莫本能的拒绝,怎么可以介绍男朋友,还是自己遇见的最好,小莫想。盛情难拒,林苏说她们两个真的很般配,非缠着小莫,小莫只好敷衍的说聊聊也可以。于是便加了Q号,互发了照片,小莫想,反正是林苏的朋友,应该没事儿,就让发了照片。加了号,却没有联系,小莫也没在意,毕竟只是个陌生人。没想到几天后男生主动说话,只是几句平淡的客气话,便没了下文。
日子就这样不平不淡的过去,小莫平时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除了知道他的名字,许城,再无其它。直到寒假里的除夕夜,也许是兴奋地原因,他们竟然聊那么多,一直等跨完年还是那么多话,陆小陌突然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他们竟然有那么多的共同爱好,尤其都喜欢历史,喜欢心理学,还有一些共同喜欢的书。性格上的相似,让他们有更多的话题可聊。于是,平时晚上像是约定一样,每晚都会聊许多。尤其每次小莫在和他开玩笑时,他的一句别闹,一句晚安!久违的温暖让小莫越来越开心。
不知从哪天晚上起只要他不在线,小莫的心,便没了方向。小莫害怕的事快要发生,她不能喜欢上他,她们没见过面,没相处过,她们两个的家距离那么远,两个市区,像是两个深渊把她们隔开。可是小莫越控制,越压抑,她不想这样,她不是能把任何事情都压制在自己心里的人。可是现在她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什么,因为许城没有说过什么,甚至连她的电话都没有要过。这让小莫有些难过。可现在只有静静地的等,慢慢地等。小莫相信他总有一天会开口的,因为她有感觉,他对她,是不一样的。
可是有些事情永远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个方向发展,也许会偏离,甚至逆行。这天晚上,小莫像往常一样正准备睡觉,林苏突然来了句,哇,许城要来了,小莫,兴奋吧?看着林苏兴奋的表情,小莫不知要说些什么,他要来,我怎么不知道。但小莫还是很惊奇的问,真的假的?当然是真的啦!林苏高兴地说。小莫淡定不了,为什么?怎么会呢?这晚小莫翻来覆去,一夜无眠。
时间过的很快,许城真的来了,来之前他说是来玩的,小莫就自告奋勇的给他介绍本地好吃好玩的地。但她没提亲自带着他去逛。因为她看得出来,林苏好像不高兴,每次在宿舍提到许城,林苏就不再说话,原因是什么,小莫说不出。现在许城真的来了,本来说让小莫一起陪着去可是,小莫觉得林苏并不愿意自己去,还是室友硬拉着小莫去,小莫再三推辞,最终没去。这其中的原因,小莫好像有点懂了,但她不愿意相信。
这天,林苏早早的去车站接许城,当然还有个女同学,小莫越来越不明白了,难道他早有女朋友?后来确定事实是否,只是同学而已,她们那天去景点游玩,连续两天,小莫看着那亲密的照片,心里已经明白了,不能再这样骗自己了,骗得了别人却无法找到理由安慰自己,虽然她们都没有说什么,即使有人看到发的照片时会调戏几句,他们也没说什么,小莫知道一切都是自己自做多情,刚开始小莫只是以为他只是不善表达,但是现在才知道从头到尾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唱独角戏,就这样结束了,结束了,小莫哭了,清冷的风吹到小莫的衣领里,凉凉的,如同小莫的心。
小莫把许城的Q号删了,以后就不要联系了吧,毕竟他和林苏是先于自己之前认识的,毕竟小莫把林苏当做自己的好姐妹,毕竟许城从来没有说过喜欢小莫,也许自己只是他们的催化剂而已,小莫就这样在操场上转了一圈又一圈

大一的时候和同专业的学哥大飞聊天,大飞学哥无意中提到了自己想分手却一直找不到借口分的女朋友,语气中透露着些许的无奈和愤懑。我当时很惊讶:“你们不是早就住在一起了吗?怎么说分就分了呢?平时朋友圈恩爱秀的可是谁都羡慕啊!”大飞学哥一副过来人的模样敲着我的脑袋跟我说:“这年头,睡不睡在一起和最终能不能走在一起是两码子事儿,你还太青涩,不够成熟啊。”我没有说话,学哥冲我摇了摇头说:“大学处对象说白了就是为了消遣寂寞,打发时间,既然如此就要多尝点甜头,何必在一棵树上吊死呢?我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他喜欢她,她却喜欢着另一个他?

大飞学哥继续说:“还有,你们刚大一,没事多和老师套套近乎别老像冬瓜似的处在那里话也不会多说,大学了。半只脚打入社会了,该学会社会一些,成熟一些了。”学长语重心长的拍拍我的肩膀浮袖而去,他已经在学生会待了两年,是一位圆滑到完全没有棱角的人。

她喜欢她,但她喜欢的是男人?

每一所大学开学不久几乎都会有一场运动会,我们学校比较奇葩,说是全校的运动会,基本上等于是给我们大一新生开的,莫大的操场上坐的满满登登的全是大一新生,参赛的选手和维持大一纪律的人员呢?清一色各院高年级学生会成员,刚来的大一孩子哪里认的全?学生会的学哥学姐们指挥:只要是我们院的跑过来我们就跟着他大喊xxx加油!xxx加油!我当然特别厌倦这种假惺惺的东西,但是最奇葩的是,为了保证观众人数和现场的气氛,任何大一新生不得离开,顶着夏天最热时候的烈日,我们坐在太阳下忍受着暴晒还要扯着嗓子喊一些不知道的名字,我无聊郁闷到了极点,却也只能坐在那里,无奈的摆弄着手机。

看到标题,很多人可能都会有上面两个想法,在脑海里构思各种感伤的爱情故事。

“xxx加油!xxx加油!”大飞学哥挥舞着帽子像打了兴奋剂一样鼓弄我们加油助威,雀跃舞动的样子活像一只亚马逊丛林空降而来的大猩猩,老师们只要站在不远处聊着天,学生们都变成了演技卓越的演员,大飞学哥告诉我:“这,就叫做成熟。”我真想和他说:“我真的一点都不觉得大猩猩成熟,还是做人比较好,毕竟人是从大猩猩进化而来的。”

其实,这故事与爱情有关,却又无关紧要,这故事,是主人公“可怜”的友谊。

手机qq忽然跳出一条认证消息,你们应该能想像的到正无聊到爆,无妹可泡的我坐在操场上看到一条qq消息时是多么的激动,我用兴奋的手啪啪点开,小莫?并不是很熟悉啊,通过认证以后我依然没有想到是谁,抱着探探虚实的心态发了一句:“你好呀。”

她的眼里只有他,他是她的男友。没有我,我只是她的朋友!

“你还记得我吗?十二班的小莫。”

每天形影不离,一样的衣服,一样的鞋子,一样的好心情……身边的人都羡慕我们,羡慕我们相处那么好,羡慕我们在大学也能有真的友谊。

我猛地一拍脑门,说到这个小莫,我还是有点印象的,她曾坐在我的后座一段时间,那个时候作为学渣的我和她聊得特别嗨,她几乎差点就成了我的红颜知己,只不过,她的长相,为人,性格,都和她的名字一样平淡无奇,放在人堆里根本分辨不出来,我们只做了半学期的同班同学,后来分了文理科,虽然还是有很多很多的共同语言,一见面能像老朋友一样喋喋不休,但是毕竟不在一个班,说话的机会少,慢慢的也就疏远了,这次能加她qq,还真的是挺有缘分的,我兴奋的乐开了花,赶紧手忙脚乱的打字。

大概是三观一致,又都没什么追求,每天只知道吃吃玩玩的我们只闹过一次矛盾,那时候一起喜欢着同一些事,一起讨厌着同一些人,说过很多人的坏话,但从没说过彼此,那时候心里的彼此都是完美的。

“怎么可能不记得,十二班的大美女小莫,如花一般的存在啊!”我忽然觉得自己似乎也和学哥一样虚伪。

后来,她恋爱了。我很开心,终于把她嫁出去了。后来的日子,我的眼里都是她,她的眼里都是他。

“xxx加油!xxx加油!”大飞学哥依然在喊,他的嗓音洪亮而动听,喊得我心花怒放,我看着头顶上如火的太阳,忽然感觉不是这么的难熬了。

一开始,讨厌的我偶尔喜欢去当电灯泡,大大咧咧的性格在什么环境都不会显得尴尬,一起吃饭,一起看书,一起外出游玩。

“我们这里有运动会,参赛选手没一个认识的,还不让走,真是烦死了!”小莫发了一个幽怨的表情。

时间久了,他们同居了,胆小的她开始逃课了,教室里就剩下孤独的一只我。偶尔难过,自己安慰自己,毕竟她恋爱了,要理解她,换作自己,肯定也是一样的。

我吃惊地把脑袋一扬,赶紧打字:“莫不是,你也考在XX大学?”

之后,上课,看书,宅宿舍都成了一个人,时间久了也就习惯了,不过还是那么喜欢她,我们也一直很好。

一只手轻快的拍在我的后背:“那你以为,我为什么忽然加你的qq呢?”小莫温柔的声音紧贴我的耳朵,痒得我差点跳了起来,我回头一看,小莫就站在那里,都说女大十八变,小莫这种学生时代中规中矩,长相平凡无奇的女孩依然和以前一样素面朝天,她和高中时候的她并无什么差别,只是衣着更加成熟,举手投足之间透露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女人味。

实习是我最痛苦的日子,分实习点的时候她用真切的口吻叫我留下,后来我留下了(当然我是因为自己的原因留下来的),舍友都走了,就剩下了我俩,两个相处甚好的人在这个小空间里别提多兴奋了。

我们望着彼此傻笑不说话。直到老师过来把小莫毫不留情的赶回自己班该待的地方,我才知道小莫英语系,他们院的座位就在我们院旁边。

我以为实习的日子我们都会很快乐,没想过实习的日子我会有多煎熬。

我和小莫不是一个院的所以很少能见面,以后无聊的日子我都会找小莫qq聊天,上课的时候聊,睡觉的时候聊,无聊的时候聊,甚至洗澡前都要说明自己去干什么了生怕她等着急,怎么说呢?和小莫聊天还是当年的感觉,我们两个的交流根本不存在没有话题这种说法,就是一种一见如故,相见恨晚的感觉,整天手捧着电话的我很快就遭到了室友们的严刑拷打:“看你小子这几天很不正常啊,说!是不是处对象了?”我认真而又严肃的摇了摇头,同学,仅仅是同学而已。

每天,我们的见面时间都是上班。吃饭,她有男朋友一起吃,学习,她有男朋友陪伴,逛街,她有男朋友陪伴……我每天的生活就只有影子陪伴。

夜深人静之时,聊了很久的我们也会开始扯一些涉及隐私的话题,她问我上大学了有没有找个对象处一处,我说:“没有啊,标准的工科大学资源不够丰富,本人又是穷吊丝一枚,既不会花言巧语又不会逢场作戏,找不到好的女朋友也是情理之中,况且班级里那么多的单身汉,我也并不孤独。”我问小莫:“你处对象了吗?”我依稀记得高中的时候挺多男生和她表白了,好像有一位最终还成功了,小莫哈哈大笑:“哪有那么多人追啊,高中的对象很久以前就分手了。”我不知道接下来该和她说什么,好像这还是第一次,我们之间没有人主动挑起话题,我打字:“早点睡吧,晚安喽。”刚准备发出去,一条小莫的消息就过来了:“你喜欢我吗?”我怔在那里,默默地把准备发出去的字全部删除,我还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屌丝日子过得多了,这么突然的事情让我一瞬间还真有些不知所措。

每天下班回来,她和男朋友去看书了,我呆在宿舍,我睡下了,她才回来。我尽量说服自己去理解一个谈恋爱的人生活本就该如此。

“我开玩笑的啦,哈哈哈哈!”又一串文字发了过来,我轻轻地叹了口气,又重新把删除的晚安打上,刚准备发出去的时候,忽然开了窍,人家女生咋的还意思那么主动啊!这点事情,我竟然没有立即反应过来!

我的每天不在实习点上班就在宿舍宅过,孤独是很恐怖的,它会压抑着我,笼罩着我,直到我感觉抑郁症逼近我……

“我爱小莫吗?”我严肃的问了自己一遍这个问题,好像有一点,因为我特别爱和她说话,感觉有共同语言,也好相处,长得一般,但是作为女朋友绝对算拿的出手的了,我瞄了一眼镜子看看自己即屌丝又挫的样子,小莫配我应该是绰绰有余,可是单凭这些就能够证明我爱她吗?我不知道了。

那天,她当着我的面对同学说,她权衡过我和他男朋友,但有些事情是权衡不了的,所以她尽量在我需要她的时候都在,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忍住了那些眼泪。

寝室开起了大会,围绕着“我到底爱不爱小莫”展开了讨论,讨论结果是:大家一致认为我应该对小莫表白(并没有就我的心事判断我爱不爱小莫),理由如下:第一,穷屌丝有女同志倒追,所谓女追男隔层纱,不答应天理不容。第二,什么爱不爱的,随便在学校拽出来一个女生脱光了扔到你床上你能做到目不斜视?第三,也是最关键的,唯一能打动到我的一点,就算你实在没想好喜不喜欢她,人家都已经主动到这个份上了,先答应了再说嘛,以后想好了再拒绝,反正男生想和女生好不容易,想分手那就太容易了,只要不犹豫太长的时间,不让女生对你动情太深,就不会伤害到小莫。我觉得这个很有道理,一旦我确定了我爱小莫,而在这个时候我把她先拒绝了,那我就只有等着肠子悔变青的份了。

回来后,我并没有感动。一直都会被别人的几句话感动到痛哭流涕的人这一次是多么平静,我并不感动,我只是更加难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