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9

为什么引用了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

所以鸳鸯此骂,既讥讽了其嫂子没安好心,又讽刺了当小老婆的可悲。更有最后一句,简直是骂尽了贾家依仗元春胡作非为、横行霸道的行为。而鸳鸯这段骂,又何尝不是元春的心声呢?


【清·孙温绘全本《红楼梦》】

彼时平儿已知道了这个消息,两人在枫树底下说起此事时,山石后的袭人也笑着出来,三人正商量着如何应对时,只见鸳鸯的嫂子走了过来,袭人一见便道:“定时找不着你的爹娘,和你嫂子说去了”,鸳鸯亦是毫不避讳道:“这个娼妇专管九国贩骆驼的,听了这话,岂有不奉承去的?”。“九国贩骆驼”,指到处钻营,唯利是图,由此可知,鸳鸯早对自家嫂子的品性了若指掌,知道这个嫂子但凡听见贾赦要收自己的小姑子,一定要主动来游说鸳鸯,去奉承讨好贾赦夫妇的。

回答:

图片 1

首先,宋徽宗虽不会做皇帝,但艺术修养极高,瘦金体便出自他手,而除了瘦金体,他还有一样杰作便是画鹰,宋徽宗笔下的鹰呼之欲出,宛在目前;至于赵子昂,除了有一手好书法,其画出的马亦活灵活现,跃然纸上。可媲美宋徽宗的鹰,两者堪称好画(好话)。鸳鸯用此重复其嫂子的“好话”,是为了强调这“好话”并非真的好话。

回答:

通行本120回本 ;

邢夫人素日就是个“三从四德”的,对贾赦的荒唐行径不仅不会多加劝阻,还常常为了
自保为虎作伥,根据邢夫人的想法,自古来没有人是不想作姨娘而做丫环的,就像王熙凤说的“凭他是谁?哪有放着半个主子不作作丫头的?”鸳鸯作为家生子,自打生下就是奴才,这辈子一眼就能望到头,多数是服侍主子到了一定年纪,便放出随便配一个小厮。若是能坐上姨娘的位置,那简直是祖上积了几辈子的德。

谢邀。

第一,“九国贩骆驼的”,这是现在没有的歇后语。原话是“九国贩骆驼——到处揽生意”。字面意思是形容骆驼商人在古代交通不方便的情况下,仍然能够跋涉千里,涉及九国天南海北追逐利益,哪怕蝇头小利也不放过。隐喻那些喜欢多事,芝麻大的事就很兴头的人。

邢夫人和贾赦都是这么认为,然而很不巧的是,鸳鸯不是一般的丫头,她对这门婚事非常抵触,在邢夫人游说后,一言不发,悄悄进了大观园透气。

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好画,谐音好话。鸳鸯讽刺她嫂子不是好话。

周汝昌校订批点本80回本 ;

果然,这个嫂子走到鸳鸯跟前便笑着称要和鸳鸯说话,并强调是“好话”,鸳鸯故意问道:“可是太太和你说的那些话?”,她嫂子便得意地笑,称姑娘你都知道了还问我,你快点来我和你细细说呀,这可是件天大的细事呢。谁料鸳鸯一听便站起来,照着这嫂子的脸就死劲啐了一口,指着她就骂:

贾赦看上贾母身边的丫头鸳鸯,欲纳其为“小”。邢夫人为之四处活动,遭到鸳鸯强烈抗拒,落得个尴尬处境。其间为了说服鸳鸯,邢夫人还命其嫂子去做鸳鸯的“思想政治工作”。

生了最严重的“状元痘”九死一生后痊愈,算是一件喜事。可这种喜事未必值得多开心,祸大于喜。而且状元痘往往会留下非常多的疤痕在脸上,传说康熙皇帝就是生水痘引发的麻子脸,这种损伤颜面的事又怎么叫喜事。鸳鸯这是借“喜事”骂她嫂子不要脸!

当然,有人或许要疑惑,鸳鸯一介奴婢,是否知晓宋徽宗和赵子昂呢?笔者倒觉得丝毫没有问题,毕竟鸳鸯服侍的可是深谙戏曲酒令、家居设计、服饰美容等道的贵族太太,从探春房中都挂有米襄阳的画作来看,贾母年轻时随处可见宋徽宗和赵子昂的作品,是不足为奇的。所以,我们担心的,应该是鸳鸯骂出的深意,她的嫂子是否能听懂而已。

3.鸳鸯说的话所传达的信息

实际上,不仅仅是这一句,鸳鸯说的一大段话都有很意思,我觉得从中可以看出几点:

第一,鸳鸯嘴巴很厉害呀。不但张口就能说出这种显得很有文化的俗语歇后语,说起粗口来也是毫不顾忌呀。这种犀利的语锋,平时可是一点都看不出来。难怪鸳鸯能成为贾母身边最得力的大丫鬟——如此伶牙俐齿,贾母一向喜欢这一款的呀。

第二,鸳鸯把话说得那么狠,丝毫不给自己嫂子脸面,可见鸳鸯心里对这门“亲事”确实厌恶至极,对贾赦确实厌恶至极。以她的丫鬟身份,遇到这种事反应竟然如此激烈,仿佛深受侮辱似的,可见她的内心原来也是相当傲气、刚烈的。这一点,平时也几乎看不出来。看来,贾母喜欢的大多是一个类型,黛玉,晴雯,鸳鸯,那种傲气是一脉相承啊。图片 2

以上是头条号“海阔天空诗酒花”的回答,欢迎在今日头条APP关注“海阔天空诗酒花”,图文、问答、视频,海阔天空随便聊。

回答:

《红楼梦》作者曹雪芹擅用谐音反笔。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此语取了“画”和“话”的谐音,意在讥讽。《红楼梦》第46回写到:鸳鸯被贾母长子贾赦看上,一帮人凑兴、帮忙、躲避、旁观、相怜的各色俱全。鸳鸯嫂子以为天大的好事,不知趣地前来劝说,被鸳鸯兜头一瓢冷水。她骂道:“好多着呢!什么好话!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儿。”绝不是用此来否定赵佶和赵孟頫的绘画水准,而是借用鹰画和马画的绝世稀罕来反证那些嚼舌头的的话绝不是什么好话而已。画是极品绝画,而话也被鸳鸯给说绝了,堪断贾赦之妄念。如此不露声色地反唇相讥,愈见鸳鸯之品性、见识、胆识,我们从中也看到了这个柔美女子乖巧伶俐背后刚烈、决绝的一面。柔中带刚,刚柔并济,鸳鸯堪敬。

回答:

宋微宗的鹰,赵子昂的马,好画,出了名的画。

但是,用于金鸳鸯的嫂子嘴里别有一番挖苦讽刺意味。

个中滋味,个中玩味。

雅俗之别,粗细之别。

金鸳鸯的嫂子,充当媒婆,办事自然干净利落。

看在,金钱赎金,门第身份,自然,要把媒说的人漂漂亮亮,天衣无缝,没有半点闪失。

做媒婆的自然能掐会算,卖女儿也跑不掉。

那是,生存的无赖和无辜。

第二,说嫂子势力,奴才像,伶牙俐齿,尖嘴猴腮。

会阿谀奉承,迎虚拍马,讨好献媚。

鹰,在古时候是皇室的心腹爪牙。

马,仔古时候是有钱人的坐骑,骑在脚下,都不是人。

马是心腹,鹰是爪子,尖嘴猴腮,办事干脆利落,就是心腹爪牙。

是有钱人的心腹爪牙,是贾府的利器。

却是,金鸳鸯这类人的心腹大患。

宋微总是亡国皇帝,赵子昂是为利而曲意逢迎的人。

话是好话,画是好画。

好看的皮囊装帧外表。

华丽的服装里面满是跳蚤,行将就木之人还在娶亲贪图房门享乐。

用青春的肉欲去喂满生命的丰泽。

鹰在架子上是囚徒受人摆布,鹰在石头上那是翱翔蓝天的自由。

千里马如果是在马槽,仰人鼻息,人在屋檐下下,不得不低头。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

千里马有志向,却怀才不遇。

鹰,英姿飒爽,如,周朗。

小乔出嫁,羽扇纶巾,英子飒爽。

所有女子嫁人都希望如意郎君是那句“嫁人当嫁孙仲谋”的人中俊杰。

可不是,金鸳鸯的一纸婚约就是卖身契。

封建社会,女子为追求美好幸福而不得。

马,色泽鲜艳,毛光发亮,那是驰骋疆场,纵横千里的佼佼者。

心有大志,正是,青春年少,抱负无从施展,就像鸳鸯戏水很苦。

苦非意中人。

从翠绿的基调到囚徒,只需,一个风雨的夜晚,一个秋季的风。瞬间,生命有红转绿,由黄变白打上苍白的基调。

东西是好,但是,放错位置就不好。

鹰马是好画,但是,怀才不遇,沦为,杀人的利器就不是好话。

秦桧的字是好字,但是,,话就不是好话。

汪精卫的书画很出名,但是,没人改的了它一个名字。

人就是招牌,就是名字,名声。

招牌好,大家喜欢。

招牌不好就笑里藏刀,心怀不轨,两面三刀。

所以,金鸳鸯是笑里藏刀讽刺她嫂子。

立场很重要,环境差距让人无可奈何。

时势造英雄。

图片 3
图片 4回答:

鸳鸯的独特之处即见于此,一个行将就木之人嫁与他虽好看好听又有何用。

回答:

《红楼梦》中,鸳鸯引用“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是一句歇后语—“好话”,通“好画”。因为宋徽宗擅长画鹰、赵子昂擅长画马,都是好画。为什么鸳鸯对嫂子认为的“好话”那样反感呢?

一、鸳鸯其人。鸳鸯是贾母的首席丫鬟,除了贴身照顾贾母的起居,亦是贾母眼中“可靠的人”。鸳鸯父母在南京看房子,哥哥金文翔是贾母的买办,嫂子也是贾母那边浆洗上的头儿,哥嫂都在贾府当差。“史太君两宴大观园,金鸳鸯三宣牙牌令”,足显鸳鸯风范。那天带刘老老游览了大观园后,宴席间贾母兴致来了说“行酒令”,众人知贾母所行之令必得鸳鸯提着,都赞成凤姐的提仪,由鸳鸯来行令,鸳鸯半推半就坐下吃了一钟酒说道:“酒令大如军令,不论尊卑,惟我是主,违了我的话,是要受罚的。”刘老老想溜走,鸳鸯喝令小丫头子们“拉上席去!”真谓“牙齿当金使”,英姿飒爽!按凤姐的话说,鸳鸯“极有心胸气性”。

二、鸳鸯抗婚。贾母长子贾赦已有几门妻妾,又看上了鸳鸯,想收为姨娘,遂遣郝夫人办理,谁知鸳鸯不为所动,郝夫人就派她的嫂子传话,所说的“好话”就指这桩婚事,故鸳鸯才会引用“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骂她的嫂子奴才相。贾赦只得又宣她的哥哥去劝说。鸳鸯表态:别说大老爷要娶做小老婆,就算太太死了他明媒六证娶做大老婆都不能去!贾赦脑羞成怒,抛出狠话“凭他嫁到谁家,也难出我的手心;除非他死了,或是终身不嫁男人,我就服了她!”鸳鸯只好向贾母哭诉:声言伏侍老太太归西,或是寻死,或是剪了头当姑子去!贾母听了气得浑身打战,把贾赦连带将不知情的王夫人都骂了“你们原来都是哄我的!外头孝顺,暗地里盘算我!”并扬言“我这里有钱,叫他只管一万八的买去就是;要这个丫头,不能!”真是千金不换,有贾母靠山,鸳鸯暂时安全。

三、鸳鸯殉葬。当贾母一死,鸳鸯上吊自尽殉葬。其实鸳鸯并非想死,但是之前贾赦已有话在先,为了不落入他的手中,也只能以死抵抗了。

鸳鸯,红楼贞烈女子,其气节令男人都汗颜。所以贾政表示,鸳鸯殉葬不能将她看作为丫鬟,要求大家进香跪拜,算是为其悲剧命运划上了句号。

图片 5

图片 6

再次,鹰和马再好,不过受人驾驭和辖制之物,毫无自由可言,更莫妄谈尊严。而但凡做了别人的家的小老婆,便是这画着好看的鹰和马。

宋徽宗、赵子昂分别为宋代、元代书画家。宋徽宗擅长画鹰,赵子昂擅长画马,鹰和马都画得栩栩如生,都是好画,作品留存后世。后人就将其说成一句歇后语: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好画(谐音“好话”)。

第四,“舅爷”这两个字算不得好话。时至今日“小舅子”都是骂人话。贾元春晋升贤德妃后,贾家满门都是“舅爷”。鸳鸯实在是将贾家骂了进去。鸳鸯当然不是故意,作者明确有此意。贾元春被家族牺牲,可家族不能给她任何助力,反倒处处拖后腿,出了事又没能力帮忙,不正是“把脖子一缩”,生死由她。

这一段骂,虽然没有像薛林等读书女性引经据典,却不失为《红楼梦》经典骂词之一。其中夹杂的几句歇后语,让人不得不怀疑,鸳鸯脑海中是否藏有一部歇后语字典。正是这几句歇后语,活画出一个身份卑贱但不乏文雅的大丫头形象。

回答:

图片 7

小丫头林红玉,在怡红院只做喂鸟、拢炉子的事儿,然而在首次被王熙凤差遣,不仅完美地完成了差事,还附加了一件,在其转述平儿的汇报时,一口气讲了“四五门子的话”,一旁的李纨听得晕头转向,王熙凤大为赞赏。

回答:

喜欢的朋友别忘了点击关注:君笺雅侃红楼,每天都有新内容更新。欢迎收藏,欢迎转发。

“你快夹着屄嘴离了这里,好多着呢!什么‘好话’!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儿。什么‘喜事’!状元痘儿灌的浆儿又满是喜事。怪道成日家羡慕人家女儿做了小老婆了,一家子都仗着他横行霸道的,一家子都成了小老婆了!看的眼热了,也把我送在火坑里去。我若得脸呢,你们外头横行霸道,自己就封自己是舅爷了。我若不得脸败了时,你们把忘八脖子一缩,生死由我。”

2.宋徽宗的鹰和赵子昂的马

宋徽宗赵佶,是历史上大名鼎鼎的“错位”皇帝。他当皇帝很失败,因为他是名副其实的亡国之君。但他当艺术家很成功,比如众所周知的,他创造了“瘦金体”,还留下许多美丽的花鸟画。

宋徽宗的鹰,应该是传说中宋徽宗画的《御鹰图》。画上的鹰,全身雪白、眼神犀利、纤毛毕现。是好画吗?当然。

贴一张局部图:
图片 8

赵子昂就是赵孟頫,元代著名的书画家。说起来他还是宋朝宗室后裔,那跟宋徽宗也算同宗吧。比起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画的马传世的就比较多了,比如这幅《八骏图》:图片 9

所以,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好话,这个没问题。不过我没有在《红楼梦》之外的地方看到过这句歇后语,所以不知道这句话的原意到底是夸奖还是反讽。历史上的宋徽宗和赵子昂除了是艺术家,也有君主和大臣的身份。虽然作为艺术家,他们的作品很出色,但作为帝王,宋徽宗是亡国之君,作为大臣,赵孟頫以宗室后裔的身份为元朝效力,似乎节操上也有点说不过去。或者,这句话本身就有点反讽的意味吧。

反正在鸳鸯使用这句话的时候,表达的肯定是反讽的意思。

第二,“宋徽宗的鹰,赵子昂的马,都是好画儿”。这句歇后语最有深意,皆因鸳鸯借此谈到气节。她宁死不从拒绝贾赦,代表的就是气节。宋徽宗和赵孟頫是宋元两个非常特殊的知名文化人。宋徽宗书法、绘画的成就,在历史上都佼佼者。他画的鹰更是精品。赵孟頫的艺术成就甚至要稍高于祖宗宋徽宗。行书和画马堪称双绝无人能及。宋徽宗画的鹰,赵孟頫画的马,都是公认的精品好画。鸳鸯借好画儿对应她嫂子说贾赦要娶她这件事是好话,是喜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