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能把你拉黑了,两个人真正相爱的样子

那年毕业走入社会,当时是打算找份工作上班的,只是后来,爸爸的同事见了我,就劝爸爸和我,或许爸爸真心舍不得我吃苦,最后我被爸送到一家电脑培训中心,开始了为我今后工作成长作铺垫的学习之路,那段时间,偶尔的去上上课,偶尔地偷下懒不去,没去上课的时候,我就在住处,一个人搬着一张凳子,坐在走道后面的顶端,双手趴在栏杆上,眼睛盯着楼下前方那一口长了一小片空心菜的池塘,傻傻地发呆,也不清楚自己在想什么,或许在想家,在想同学。
阳光很好,照在身上很暖和,突然听到脚步声,我转身回头,他顶着一头稍有一点长的碎发,人长得高高瘦瘦的,戴着一副透明眼镜朝我的方向走来,第一眼觉得这男生好酷,就像电视中那种酷酷的男生,我住的那栋楼都是爸他们公司的同事,当时想:他也是爸他们那公司的?还是只是隔壁大哥的朋友?从这次后,后来还见过一次,只是匆匆一瞥。
时间一天天过去,课上完了,最后也没去找与我所学的相关工作,又被爸拉到了他们公司做了一名品检,刚进去那会,因为是新进去的,有些同事就会跑过来找我聊天,想到那时就觉得好笑,自己特胆小和害羞,只要哪个男生往我前面一站,我脸就立马红,别人问我话,也是一个字两个字的回答,从不多说一句。那时总是被一个叫我小不点的大姐姐照顾着,最后她要离开公司,因为是台资厂,所以早上都有做早操的习惯,那天,边做早操边流泪,真的很舍不得,我不知道她离开了,我该怎么办?人有时候很多的不习惯,你必须要慢慢去接受。
那天,我在我们部门看到了他,当时觉得很眼熟,我也没在意,后来,和我们住在一栋楼的大哥跟他讲话,我才想起来,原来是他。没想到世界有时真小,我们竟然在同一部门。虽在同一部门,我们几乎没说过话,公司又新进了一批人,我又认识了一位广西的大姐,碰巧大姐和他是同乡,大姐虽然比我大11岁,但我们没有年龄上的隔阂,沟通上面一点问题也没有,就像一对很要好的姐妹,她总是笑话我:你认我做干妈,好不好?我回笑说:哪有这么年轻的干妈?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姐偶尔下班后就跑到宿舍楼顶,一呆就很久,有一回,我就说:你怎么老往楼顶跑啊?也不叫我。她说:我那老乡找我聊天。我只说:哦。后来我从不再问她为什么往上面跑,也不会问她们在上面聊什么,因为跟我没关系。
过了段时间,公司又进了新人,来了一位与我是同一镇上的小女孩花花,她比我小一岁,我俩的性格截然相反,她大方,开朗,漂亮。上班的时候,我们几个总是会聚在一起聊聊天,不过这聊天仅限于没有台干在的时候。突然有一天,花花对我说:那男生喜欢你。我说:那是他的事,跟我没关系。花花说:你不喜欢他吗?如果你不喜欢,那我就去追了。
有一天,我和大姐拿着一块饼在路上边走边吃,正好碰到花花与那男生,花花对我说:你可别告诉我妈,不然她得说我。我开玩笑说:我偏要跟你妈讲。从那天开始,花花开始为他织毛衣,一个星期不到的时间,花花就把那件毛背心织好送给了他。那速度对我这种不会织毛衣的人来说,我真不敢想。我挺佩服花花的敢爱敢恨,这是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做不到的,只是最后,她俩也没走到一起。
在分公司呆了一年左右,最后因个人原因,我申请调去了总公司那边,不过,跟大姐一直从没断过联系,就算最后我从总公司辞职,与她分开了,偶尔地我们也会聚聚,时隔四、五年,大姐跟我讲她以前去楼顶的事情,跟我谈了她俩的谈话内容,说到最后,大姐说:他告诉我,他已经找了个女朋友,性格跟你像。我只是笑笑,什么也没说。
我喜欢也欣赏漂亮的一切,但这跟有些事没关系,或许第一次的见面,我也有过憧憬与心动,但也只限于那么一下。

年前参加隔壁部门聚餐,在坐的几个姐姐从孩子的教育聊到如今“优质姑娘多,单身小伙少”的窘境,八卦一下某些同事的花边新闻,同时看着台上精彩纷呈的节目,不亦乐乎。一桌只有我一个单身未婚青年,我安静地坐在一旁紧握抽奖券,默念着那个数字,期待着中大奖。突然,一个大姐指着舞台上正在深情并茂朗读颁奖致辞的一位主持人,大喊道:“哎呀呀,现成的优质单身男。快,小溪,这个男生很不错啊,Bill,刚从省份调回机关没多久,高大帅气,也着急找女朋友呢,我回头介绍给你哈。”说完,开始给我讲这个男生有多么细心,工作多么优秀,多么着急找对象。我抬头看看舞台上的那个男生,耀眼的灯光下,清晰的轮廓,分明的五官。看着倒是不错。我心里倒也很是欣喜,想着缘分还真是说来就来。

大姐和大哥的故事是从大姐高考结束开始的。那时,大姐去给大哥开的培训班当兼职老师,哥哥来哥哥去的,叫着叫着就有感情了。后来,大姐上了大学,大哥每个月都会去看她,而且还经常请宿舍的小姐妹吃好吃的。

说着就到了紧张的抽奖环节,三等奖到一等奖结束,果然我与这种幸运无缘。几家欢喜几家愁,我们这一桌的姐妹们正在感慨运气玄妙的时候,一位领导走上台,要以个人名义增加一个特等奖:马尔代夫双人七日游。瞬间全场沸腾了,大家都在高喊自己的号码。这位领导缓缓抽出了奖券,道出了幸运数字,天呐,竟然是我一直在默念的号码!我大脑瞬间一片空白,被旁边姐妹提醒着走上舞台。Bill定睛看了我一眼,微笑着引我走到台上。台上灯光太亮,根本看不清台下的状况。领导和我拥抱一下,我又兴奋又紧张。回到餐位,我才醒过来:哇,我中了特等奖!旁边的大姐也为我高兴:看看,今年运气就是好啊,男朋友快到手了,也有了现成的去游玩的机会了!真好!

大姐性格好,大哥也温柔,印象中两个人没有吵过架,唯一一次是大哥做手术的前几天,在电话里说了几句丧气话,把大姐伤心坏了,哭得稀里哗啦的。

我喜滋滋地度过了一晚。第二天一早,有陌生人加我微信。我一看头像,是Bill。

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大哥比大姐大十一岁,大姐的家里不同意,有次和大姐聊天,她倒是很看得开,笑嘻嘻的说:
亲爸亲妈啊,直接把十几二十万放他们面前,他们就放心了。后来还真是,大姐风光出嫁,两家也和和气气。现在,大姐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了。

我欣然地接受了。然后,没有什么动静,也没有主动聊天的动向。对于这样的,我也懒得理。过了好几天,那个大姐问我和Bill谈的怎么样了,我一脸茫然:“啊?我们就加了加微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大姐和大哥算不上大富大贵,但是他们爱倒腾。大哥先是开了个网吧,后来又开了家手机店,大姐当起了老板娘,后来大姐也不想待家里了,当起了老师。

大姐摇摇头,知道了情况后,很是不解:“这个Bill,和我说的那么着急,真给他介绍了,怎么这么不主动,我好好说说他。”我笑笑:“也许是最近比较忙啊,没关系,我无所谓,就是普通同事。”

大姐和大哥日子过得很平静,没有你死我活互相折磨,没有分分合合你追我赶,没有竭嘶底里你吼我闹,有的就是平常日子里的相夫教子和挣钱养家。在大姐和大哥身上,我看到了两个人真正相爱的样子。

和大姐说完的第二天下午,我正在公司忙得焦头烂额,微信上Bill和我打招呼。我匆忙地简单回复了几句后,被领导叫去处理事情。回来时,发现微信上Bill发了好几条信息,最后是在问我:“诶我发现你回复我信息很不及时啊,什么情况?你不喜欢聊天啊?”

真爱,是互相珍惜。舍不得对你说狠话,舍不得让你受苦,更舍不得让你伤心难过。不是没有脾气,是对你,没了坏脾气。

我有点无语:大哥我还在上班你不知道么。便回复:“不好意思今天有点忙。”

真爱,是互相信任,互相理解,互相支持。在大姐和大哥的故事里,大哥笑对大姐的小脾气和小任性,大姐也理解大哥偶尔的小固执,两个人共同面对家人的不理解,没有一丝一毫要放弃感情的念头。

“哦这样啊,那你平时工作都做什么啊?感觉你们没那么忙呀。我聊天的时候不习惯别人不回复我。”

真爱,真的不需要很累。曾经我以为所有的感情都要经历打打闹闹,互相折磨得过不下去的几年,看到大哥和大姐之后,我发现好的感情就像一曲优美的合奏,是可以一开始就琴瑟相和的。

我看到Bill发来的消息,竟无言以对。简单回复几句,对方也不再说什么了。

每个人对真爱都有自己的理解,我却尤其喜欢大姐和大哥的感情。波澜不惊,默默幸福。

然后也没有了联系。直到周末的中午,我正在和朋友一起参加一个线下画图活动,突然手机收到Bill微信,问我在做什么。

我简单回复,Bill就说:“那中午一起吃个饭呗。”

我看着还没完成的草图,很不解:约我吃饭你不会提前说么?大周末的,提前一个小时约我是什么鬼?

我忍住心里的火气,回复:“大哥我都在北五环了,你过来?”

“我在西单呢,这里吃的多,你过来找我吧。”Bill轻描淡写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