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的记忆,为何总要在海角彼此遥望

巴丹吉林海的想念

为什么我们总要在海角遥望?

春天的记忆

请原谅,我还不能彻底地爱上你

PART 1

三月,阳光洒下的温暖与空气中顽抗的冷意“分庭抗礼”。我正坐在一棵柳树下,煦风吹过,感到一阵惬意。看着眼前在风中摇曳的柳枝,我陷入了深深的回忆……

生涩的词,一一登场,又转身离去

这海洋为何总是站在
希望和灭绝的两个极端 。

那年春天,蓝天披着蔚蓝的裙裾,阳光悄然而至,云朵一大团一大团飘舞,天空仿佛离我们很近,几乎触手可及,理想仿佛也离我很近,很近。我怀着足够的信心,参加了小提请过级考试。结果发挥失常,连连失利,最终一败涂地。面对老师那平静中带着几分轻蔑的脸,我再也受不了了。背起琴,冲了出去。

你用盛大,不断地拒绝我

        我就要这么死去,在远离你的另一个海角。躺在床上,那装着七封信的盒子在柜子里,柜子在我的眼里渐渐模糊。就这么结束了吧,“海角七号”它们七个注定再也去不到,就像那尘封几世纪的旧皮鞋再也踏不上另外一个岛屿,就像我柔弱的臂膀再也不会有你的香味安睡,就像我的瞳孔里再也没有你脸庞的安静颤抖。你在相片里永远是那毕业的十八岁,海、沙、风、云、天空,还有向一边扬起的裙脚,乌黑的头发。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还有什么彩虹,能跨越沧海,连起我们的海角;还有哪位信使,会把我的信用爱包裹,传到你心里;还有谁能继续,把我们的故事说下去?
        
        友子,我记得那棵榕树下,你被红蚁惹毛的可爱模样。你踩着红蚁的样子真美,我望着你,忘记了全世界,不,我发现了全世界。愤怒、强烈又带著轻挑的嬉笑…
那一刻,我明白了夏天的清风为何让我那么愉悦,我明白了海浪怎么会在我的心中歌唱。你知道吗,我就是在那一刻爱上你的。
        友子,我记得那一夜,你无助地坐在地上,像池塘边月色朦胧下的一朵白花。你眼泪流下来,无力的手捶打着我的胸膛,我的肩膀。渐渐的,渐渐的,你的呼吸靠近了、均匀了;慢慢的,慢慢的,你的心跳明晰了、和我同一了;不知不觉的,后知后觉的,你的美悄然绽放了,然后融化在我的怀中。你知道吗,我就是在那一刻爱上你的。
        
        生命中最后一个清晨,日光总是带来浓雾。在写第五封信的那个清晨,我就已来到了今天。日后的你韶华已逝,日后的我发秃眼垂。晨雾如飘雪,覆盖了我额上的皱纹;骄阳如烈焰,焚枯了你秀发的乌黑。你我心中最后一点余热完全凋零。
        友子,请原谅我这身无用的躯体,不够轻盈,踏不上那彩虹,从这个海角,走到你的身边。友子,请原谅我这懦弱的感情,不够坚固,不能如那磐石紧紧抱着深爱的海角,无数的海浪也拖不走它。
        我要走了,我走的时候,这个星球发出的光,几亿年后或许会传到另外一个星球,他们会看到我们的故事,把它继续下去吗?几亿年后的台湾岛和日本岛
,又是什麼样子呢? 山还是山,海还是海,却不见了人。
        我想再多看几眼星空,在这什麼都善变的人世间里
,我想看一下永恒。
        天涯倦客,海角独伫,望断故园心眼。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
        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异时对,阁楼晨影,为余浩叹。
        
        
        
        PART 2
        
     微风告知春天来访 纷纷绽放的花朵香气 令人想起远方的你
     如春日阳光守护下绽放的花朵
     未来 希望之光也会照耀我们吧
     我们踏上各自的 各自抉择的道路
     在未来的某日绽放笑容 直到重逢时

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去时信心满满,回时却灰心丧气。我抬头看太阳,太阳被云朵遮住了,只露出半边脸,似乎也在嘲笑我。我看到了前方的柳树,纤弱的柳枝在风中摇摆,显得那么无力。我低下头默默向前走,不知该如何面对父母。

雨落在半空就不见了

     友子,我们在海角相遇了。夕阳里,我看到了我的新娘:看,你身后涌动的点点星光、泛泛星海,就是我因你而欣喜若狂的心,就是我因你而决堤的感情。鼓浪,我灵魂的激越;听涛,我青春的萌动。

一进家门,熟悉的香味扑鼻而来。母亲微笑着迎接我,我看到她那一脸欢喜的样子,又想起今天的一幕幕,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我扑到母亲怀里,委屈地说:“妈,考试没有通过。”母亲先是一惊,继而脸上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一边为我擦去脸上的泪水,一边安慰我说:“孩子,不要灰心,这是很正常的,还有下一次。”过了一会儿,我说:“我还是不甘心啊!”母亲这时严肃起来,语重心长地对我说:“人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将来的挫折还有很多。失败时不要沮丧,而要磨练坚强的意志,这才能经历生活的考验。”听完母亲的一席话,我猛然间醒悟了:面对失败,不能一蹶不振,我要学会面对和承受,坚信“长风破浪忽悠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你不肯和我说起

友子,那是我们第一次拥抱,我们早就应该有的拥抱。地上城市的流光旋转,天上星星的目光绚烂。你哭的时候,银河好像哗啦一声,向我的心坎上倾泻了下来。

那年春天,母亲的一席话让我刻骨铭心,受益匪浅。年年春风吹起,却吹不走春天的记忆。因为,它已在我心里扎下深根,陪伴我成长。

一粒沙的生死

友子,那是我的第一次亲吻。我靠近你的时候,你就那么向后沉下去,我怕你从我的手上滑落。我和你一同沉下去,沉到那蔚蓝的海里,下沉,下沉,下沉,海平面以上的事情我们都不知道了,偌大的海洋,只有我跟你。
    
友子,你说你要离开,你的双手构成一个玉环,架在我的脖子上,我怎么可以让你走,你怎么舍得走。我傻傻地看着你的脸,没有表情,如凝脂般的面庞,让人感觉是梦,不,是梦碎的前一瞬,花将落的那一刹。

一只鸟怎样腾空又下落

“不”,我对自己说。
我冲向你,我冲向我的新娘,我抱住你,不让海风将你带走,不让海浪将你吞噬。
“留下来,或者我跟你走。”
这世界太需要一个奇迹
我们有勇气,踩着彩虹,彼此治愈;我们有勇气,让两个海角拼接。
不管是日本的海角跟台湾的海角,还是厦门的海角与上海的海角……

一株草用纤弱的茎汲取

这人海辽阔,爱总被蹉跎,
总该留一篇传说。
     

一条蜥蜴怎样出现又怎样消失

黄昏告知秋日到来 移转的霞红天空 令人想起遥远的过去
      如秋日阳光守护著成熟的果实
       总有一天你的梦想也会成真
      你的梦不知不觉也会 实现了吧
    当初许下的约定 是我们心中描绘的
        想像中未来的颜色 染上的吧

生命如你怀里寂静的湖泊

拒绝着我的猜想

请原谅,我还不能彻底地爱上你

我变不成一声长调,从远古的时光响起

融入这无边的蓝和夜色

风,总是这风

从今夜吹向从前

吹向我清澈的双眼

又在双眼里吹出衰老的模样

我等的那个人,没有出现

我只能一边歌唱,一边远离

母亲的样子

我在水中的样子

是模仿你的

你和你的姐妹们在一起的样子

你和年幼的哥哥在一起的样子

你和父亲在一起的样子

那个洒满阳光的炕头

我把头枕在你腿上

看你把头发抿到耳后

一边纳鞋底,一边唱歌的样子

但我唯一不忍看清的是现在

父亲走后,你成了孤儿的样子

阳台上的母亲

母亲不识字

她每天的空闲,都在阳台上指点江山

她关心着楼下那个翻垃圾桶的老人:

每天都可以找到几个饮料瓶

前楼的人家娶媳妇、她看了很久

数了数有七辆车

她说上次的那家只有两辆

她也关心一楼的那三只鸡

偷偷空降过一把菜叶

等到夜幕降临

她开始同情对面楼上的那对母子:

儿子失业、离婚

那个母亲在夜里坐着

这个母亲陪着落泪

仿佛把对面的人生也经历了一遍

那堆积得越来越高的是火焰

她越丑,我就越疼惜她

在温水里浸润

再在阳光下慢慢翻晒

每一处盘枝错节都不该藏有宿命的味道

可以重新爱了

当血液倒流,便是重生了

落日之后,我重新爱上诉说

对着空镜子,唤出一场又一场的雪

她说:彼岸不是岸

她说:众佛不是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