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5

柔美中焕发生命力,用最长的集训周期

图片 1

4月26日,上海越剧院的创世神话越剧《素女与魃》在甘肃兰州开启西北巡演的第一晚,多旱少雨的兰州迎来了入春的第一场大雨,当地的戏迷兴奋地在朋友圈说,真是“久旱逢甘霖”,以前只能在电视里看到的演员,这回真的到家门口的舞台上演出了。

越剧《红楼梦》:柔美中焕发生命力

时间:2013年08月07日来源:中国文化报作者:许亚群

  6月,在第二届全国优秀保留剧目——越剧《红楼梦》的绍兴站巡演即将展开之时,出现了一个小插曲。按照约定,原本演出是在一个大约300个座位的小剧场进行,然而,开票后不到两天,票房已告售罄,部分未能购到票的观众前往当地文化主管部门投诉。最终经多方协商,该剧被临时更换到了绍兴当地千人座的大剧院进行演出。演出当日,千人座的场地座无虚席,就连过道上也站满了观众。这种盛况同样出现在了岳阳、南京等地。从4月至7月底,《红楼梦》巡演的足迹遍布祖国大江南北12个省区市,总行程12700多公里,演出19场,平均上座率75%以上,观众1.7万人次。

  “经典老剧,精彩演绎——这就是《红楼梦》巡演的成功之道。”上海越剧院副院长周利众说:“利用本次巡演使得一批青年演员快速成长,是我们最大的收获。”据了解,本次巡演上海越剧院采用4个《红楼梦》团队组合完成演出:由明星演员组合阵容演绎全场;由明星演员携带青年演员的组合分上下半场演绎;由两组青年演员组合分别全场演绎。在武汉、岳阳、长沙等地的演出结束后,社会各界人士均对青年演员的表演给予了较高评价,称赞上海越剧院薪火相传,后继有人。7月23日至25日,作为这次全国巡演的压轴演出,由青年演员杨婷娜、忻雅琴主演的《红楼梦》剧目专程赴上海郊区进行慰问演出,得到了郊区领导和观众的高度赞扬:“这次的演出丰富了郊区人民的文化生活,提高了郊区人民的文化品位。”

  “《红楼梦》这个剧本其实很多剧种都在演绎,但越剧柔美的特征更适合剧中才子佳人情感的表达。”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剧中人物贾宝玉扮演者、上海越剧院副院长钱惠丽表示。洛阳、南京等地的演出结束后,演员多次谢幕也无法满足观众高涨的热情。后台演职人员的出入口,总会站满热情的观众,纷纷要求演员签名和合影留念。许多观众看完这部戏后感叹:“越剧《红楼梦》是一出无可比拟的戏曲艺术精品,无论是演员入木三分的演绎,还是音乐、服装、布景等舞台呈现,都充分体现了‘精美’二字。”

  在周利众看来,本次全国巡演绝不是一个简单的演出任务,而是一次民族戏曲文化尤其是越剧的推广弘扬机会。在这次巡演中,上海越剧院不仅圆了全国各地越剧迷的“红楼之梦”,还吸引了很多从未看过越剧的各阶层、各年龄段的观众。一出《红楼梦》,使得全国更多人爱上越剧。越剧的文化火种,在巡演中焕发出更强大的生命力。

上海越剧院夏季集训为青年演员设置了艺术体操课程。

在此之前,上海越剧只踏足过这个西北重要城市两次,一次是上世纪60年代,上越参加了为期三个月的西北慰问演出。再一次就是15年前的2004年,上海越剧院带着《红楼梦》等经典剧目西北巡演。

上海越剧院的青年演员已经在高温下奋战了近三周。
“这可能是戏曲院团周期最长的夏季集训。”上海越剧院院长梁弘钧说这话并非因为自豪。针对青年演员系统化有规模的夏季集训,越剧院今年刚做到第三期。一个半月的集训也可以说是
“补课”——用在台上
“诗情画意”的越剧演员自己的话说,是该从基础着手下点苦功了。

15年后再度来到甘肃,上海越剧院除了带来久演不衰的经典《梁祝》,还有新创神话剧《素女与魃》,而演出地除了省会兰州,还有地处甘陕川交界的红色革命地两当县,以及河西走廊上的玉门市。

由于越剧表演更多是抒情的载歌载舞,基本功、开打一向是越剧演员的弱项。而长三角地区肥沃的越剧土壤也让演员在舞台上习惯于
“唱熟戏”,耽于练功。各地上演机会不断,倒也觉不出“不练功”有什么危机。然而近两年,上越几位越剧流派创始人、老艺术家相继离世带来紧迫感。当青年演员越来越多地站在了舞台中央时,他们准备好了吗?从青年演员着手
“补课”,在梁弘钧看来正当其时。

图片 2

原本清秀水灵的
“小宝玉”王婉娜,这些天脸上起了一片痘。本想调侃是夏日练功上火,这个20出头的姑娘一本正经地回答:
“是因为前段时间
《红楼梦》全国巡演,颇有压力。”很难想象,这个进团不到一年的女小生,与她的同班同学挑起了今年
《红楼梦》全国巡演的大梁。与30多岁的师姐同台竞技,压力可想而知。集训一结束,他们还要前往昆明、哈尔滨等地完成新一轮巡演。机遇不等人,舞台不等人,要想人前显贵,就得背后遭罪。

图片 3

既然是“补课”,就要拿出劲头恶补、狠狠补。集训几大张课程表拉出来,六周里基本功训练、“以戏带功”折子戏排练、文化讲座排得满满当当。越剧院40岁以下的演员必须参与其中,集训课程计入考勤。基本功有戏校教师一对一辅导,文化讲座则由来自北京、浙江等地的名家大师举办讲座,内容涵盖戏曲表演、音乐、理论甚至艺术体操等跨门类课程。

图片 4

三年下来,青年演员从最开始的不接受、不情愿,到现在逐渐养成习惯。昨天上午旦角组的练功房里,老师潘瑛对着陈敏娟和赵欣瑜耍双头枪的动作分段纠正,折腾一番之后,潘瑛感叹:“终于出汗了!”两个姑娘腼腆地笑了,这是补课带来最直观真切的改变。前两期集训结束,越剧院还向学员发放调查问卷。结果显示,“文学赏析”成了最受期待的内容。这群学员大多是越剧界培育的第一批本科生,在硬底子功夫基础之上,剧种传承人全方位的文化素养提升,既是当代观众的需求,也是他们这一代对越剧发展的责任所在。

《素女与魃》剧照

对于越剧而言,这些地区既是“失地”,也是“荒地”。上海越剧院院长梁弘钧表示,这两年上海越剧院在全国范围大巡演,足迹遍及西南、华中、东北和西北,是上越期望收复曾经基础深厚的“失地”,而这一次的西北行远至以前从未涉足的玉门市,更是希望把越剧的影响力在祖国版图上,再往西推进800公里。

大西北也有越剧观众

自从4月23日正式开启西北行巡演,上海越剧院带着新创作品《素女与魃》以及经典作品《梁山伯与祝英台》两台大戏先后来到兰州金城剧院和玉门市民中心演出6场。行程数千里,直到5月3日才在玉门进行了收官演出。

在大西北,越剧是不是会有观众?成为出发前很多人心中的问题。

让人意外的是,首站兰州,观众的热情出乎意料的高涨。《梁山伯与祝英台》的两场戏票早早售罄,甚至有观众因为买不到戏票而着急掉泪。而《素女与魃》演出结束后,大量兰州的戏迷捧着鲜花站在舞台口尖叫鼓掌。

图片 5

《梁山伯与祝英台》剧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