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和东瀛二国立小学学二年级语文课文篇数比45,语文化教育材

  如果不关注阅读,死抱着教材学语文,那么学生进入中学后就会越来越力不从心,到头来,在最关键的高考考场上,恐怕也难以获得好成绩。

前几年有一位叫李璐珂的女孩一度被人们关注。她两次跳级,15岁上了清华,20岁读博士。当人们都用看待天才的眼光看她时,她父亲却说,女儿并非智力超常,她与别人的区别只是在于:当别人的孩子正在拼命去读一些无关紧要的,最多只能供翻翻而已的文字,我让孩子读《论语》《孟子》《古文观止》等经典作品。

  晨报记者 朱晓芳 实习生 何雅君 邬依捷

  前几年有一位叫李路珂的女孩一度被人们关注。她两次跳级,15岁就考上了清华,20岁攻读清华大学建筑学博士。当人们都用看待天才的目光看她时,她父亲却说,女儿并非智力超常,她与别人的区别只是在于:当别人的孩子正在拼命去读去背一些无关紧要的、最多只能供翻翻而已的文字(主要指语文课本)时,我在让孩子读《论语》、《孟子》、《古文观止》等经典作品。

他对现在的学校学语文教育很不满,认为“在无关紧要的文字上喋喋不休,浪费过多的光阴只会毁掉人的一生。由于他的这种想法与学校教育有矛盾,他让孩子三次休学,以便女儿无拘无束地自由阅读。大量的阅读给李璐珂带来了智力和学习上的飞跃,带来了生命的早慧和成长的轻松。

  45:7,这是同为小学二年级,上海语文教科书与日本语文教科书中文章篇数的比值。一名孩子正在日本上小学二年级的家长注意到了这一巨大差距,不禁感叹:“中国的孩子太辛苦了。 ”

  李路珂的父亲坚持让女儿有大量的课外阅读,认为最好的少年时光应该去读经典作品。他对现在的学校语文教育很不满,认为“在无关紧要的文字上喋喋不休、浪费过多光阴只会毁掉人的一生”。由于他的这种想法与学校教育有矛盾,他让孩子休学三次,以便女儿能无拘无束地自由阅读。大量的课外阅读给李路珂带来了智力和学习上的飞跃,带来生命的早慧和成长的轻松。

《我们怎样学语文》里面有当代70多位知名科学及,文化学者,作家等撰写了自己早年学语文的经历。他们的语文学习内容,基本上都是中华文化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经典名章,他们几乎都遇到了一个或几个学养丰厚的语文老师,从最初的语文学习中获得了完善的语言和思想的滋养,都肯定地认为早年的语文学习为他们一生的事业及做人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例如,有人问杨叔子先生,为什么能成为院士,有什么个人因素,他回答说:“重要的因素之一,是人文文化,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中国语文起了重要的,直接或间接的作用。”

  对此,有专家认为,小学语文课本的容量一再增加,其背后是社会泛行的功利文化在作祟,反映了社会对下一代教育的集体焦虑。但也有专家认为,不能简单以篇数多少来做比较,而要看对学习的综合要求。

  李路珂父亲的做法可谓离经叛道,与当下很多教师和家长把语文课本奉为语文学习的圣经形成对比。由此不能不欣赏他的勇气和见识。

毕宇飞在《我所接受的语文教育》一文中说,“如果我给我们这一代人所受的语文教育打分,我不会打”零分“因为它不是”零分“而是负数。我之所以这样说,一点没有做做惊人的意思,我们在接受了小学,中学的语文教育后,不得不花上很大的力量再来一次自我教育和自我启蒙。

  中日小学语文差距大

  看过一本书叫《我们怎样学语文》,里面有当代七十多位知名科学家、文化学者、作家等撰写了自己早年语文学习的经历,按作者们出生或求学的年代,全书从二三十年代到六七十年代分为四个部分。我从书中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

他批评的是当时的语文教育。可是时过境迁,几十年过去了,我们的语文教育依然故我,这种糟糕的状态,到现在尚未有结束的迹象。

  网友“唐辛子”近日在凤凰网博客“辛子IN日本”中发文“对比中日两国的小学教科书:居然如此不同!”说到她女儿正在日本上小学二年级,“唐辛子”统计后发现,日本的国语课本上册,居然才有6篇课文和1篇阅读文,总共7篇文章,共90多页。而国内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的小学二年级语文课本上册,则有34篇课文,另有供阅读的6篇童话,共186页。

  凡五十年代以前的学界泰斗们,他们对自己当年的语文学习全都充满温情的回忆。他们的语文学习内容,基本上都是中华文化千百年来流传下来的经典名章;他们几乎都遇到一个或几个学养丰厚的语文教师,从最初的语文学习中获得了完善的语言和思想的滋养;都肯定地认为早年的语文学习为他们一生的事业及做人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例如,有人问中国科学院院士杨叔子先生,为什么能成为院士,有什么个人因素。他回答说:“重要的因素之一,是人文文化,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中国语文起了重要的、直接或间接的作用。”

插一下,确实没有太大的改观,为什么这样说,一个你看语文的教学大纲,考试大纲还是考的是几十年没变的东西,再者我们的语文同行都是接受的这样的语文教育,有没有理念和能力来尝试变革?也没有这个胆量。我也在想,在遥远的古代,当时的人们学习语文,国学没有这么复杂,却一样可以做出好文章,好的诗词歌赋,还有经典的小说,反而当代的大家门没有那种修为,而且这些作家们估计也不是纯粹的语文成绩好吧,还是建立在大量的阅读上的,不信你可以问问他们,莫言,余秋雨,韩寒,郭敬明,等等。诚如尹老师所言,写作需要的是一种积累,包括词汇量的积累,技巧的积累,特别是思想的提升!思想的解放!而我们的语文教学很可能会抹杀这些东西!确实值得我们反思,我总觉得有一天语文考试不再是这样的模式,可能更简单一点,就是写作也许就够了!我们学了那么多年的语文,对于我们来说有用的还是写作吧~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

  而上海学生语文书的课文篇数还要更多些。二年级学生杨艺杰的语文书(下册)由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其中共有45篇课文,另含8篇带*号的自读课文,此外还有多篇古诗诵读等内容。而一年级学生明明的语文书(下册)也有45篇课文,另含8篇带*号的自读课文和古诗8首。

  与之形成对比的是七八十年代接受中小学语文教育的这些人,他们对自己所经历的语文教育充满批判,认为教材选编质量不高,教学方法陈腐,思想启蒙贫乏,而他们之所以后来“成才”,在于侥幸获得一些课外读物,正是这些课外渎物成全了他们。

目前的小学语文大致还是采用先学拼音,生字,再学词汇,句子这样一个逻辑。

  孩子抱怨没时间消化知识

  当代著名作家毕飞宇是六十年代出生的人,他上中小学的时间应该在七、八十年代。他在《我所接受的语文教育》一文中说,“如果让我给我们这一代人所受的语文教育打分,我不会打‘零分’,因为它不是‘零分’,而是负数。我之所以这样说,一点都没有故作惊人的意思。我们在接受了小学、中学的语文教育后,不得不花上很大的力量再来一次自我教育和自我启蒙”。

这个值得商榷,语言文字本身就是一种工具,拼音更只是“工具的工具”—它就相当于二胡演奏员偶尔使用到的那块松香,可以让弓毛更润滑,却用不着在每个孩子初学二胡时就先花费好长时间学习关于松香的知识—可这个“工具的工具”却变成了工具本身和目的本身,以至于居然有人提出中国文学以后要用“拼音”完全代替“汉字“这样荒谬的想法不但被公然提出,竟然还引起讨论,真是不可思议!

  徐汇区某小学的浩浩 (化名)在上个月的四年级语文期末考试中只得了72分。妈妈徐女士检查卷子后发现,儿子又把最基本的汉语拼音写错了,比如把“hui”写成了“huei”。徐女士说:“浩浩一年级学拼音的时候,学校里只教了一个多月,就赶着教新的内容,现在他还常把拼音写错。”

  他批评的是当时的语文教育。可时过境迁,这么多年了,我们的语文教育依然故我。这种糟糕状态,到现在尚未有结束的迹象。

同时我们还顽疾了儿童学习需要的是形象,有趣,整体感知等特点,一上学就把他们拉倒枯燥而抽象的字母和生字上来,孩子们为此付出了痛苦的努力,却收获不到学习的快乐,他们花费了许多时间,只学到了很少的东西。

  浩浩委屈地辩解:“语文书上要学的内容太多了。每天有1-2节语文课,一个学期要学完40多篇课文,每篇课文只花两节课就讲完了,而且当天就得把课文和生词都默出来。昨天的课文我还没读熟,今天老师就又要上新课了,我实在是记不住。”

  从教材的编排看,现在小学语文大致还是采用先学拼音、生字,再学词汇、句子这样一个逻辑框架。

有一次看到华东交通大学的王东华先生说了这么句话,觉得说的很好,他说:我们的语文教育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是用教西方拼音文字的方法教中国的象形文字。在过去,一年的私塾教两千多字,现在把我们国家两千年优秀的识字教育抛弃了,孩子们到三年级都看不懂东西。

  浦东某实验小学的陶老师执教小学语文已有23年,先后使用过一期课改和二期课改的教材,她认为现在的孩子学习负荷过重,“新教材词汇量明显增大。旧教材每个年级一学期约有20多篇课文,学完后有充裕的复习时间让学生巩固知识。新教材中,一二年级每学期有45篇课文和8首古诗,三到五年级每学期有近40篇课文和8-16首古诗,再加上听说活动课,课时安排非常紧张。老师忙着赶进度,学生则抱怨来不及学。”

  拼音真的需要放到语文学习的最前面吗?生字真的需要那样一个个独立地去学吗?

陶行知在70多年前就批评说:“中国的教科书,不但没有把最好的文字收进去,并且用零碎的文字做中心,每课教几个字,传授一点零碎的知识。我们读《水浒》《红楼梦》《鲁宾逊漂流记》一类的小说,读了第一节便想读第二节,甚至从早晨读到晚上,从夜晚读到天亮,要把它一口气看完,而教科书就没有这种分量。他把这种教科书比喻为”没有维他命的菜蔬”和“上等百米”“吃了叫人害脚气病,寸步难行“。

  观点PK

  这里有一个貌似合理的逻辑推理:会读文章就得先认字,想认字就得学拼音——事实上,这个表面合理的逻辑并不符合儿童的认知顺序,逆反了人类学习语言文字的天性,颠倒了的语言学习的顺序,充满了反认知的内质。

陶先生还说:“有人说,中国文人是蛀书虫。可是教科书连培养蛀书虫的力量也没有,蛀书虫为什么蛀书,因为书中有好吃的东西,使他吃了又要吃。吃教科书如同吃蜡,吃了一回,就不再想吃第二回”

  “这是社会功利文化的反映”

  语言文字本身就是一种工具,拼音更只是“工具的工具”——它就相当于二胡演奏员偶尔使用到的那块松香,可以让弓毛更润滑,却用不着在每个孩子初学二胡时就先去花费好长时间学习关于松香的知识——可这个“工具的工具”现在却变成了工具本身和目的本身,以至于居然有人提出中国文字以后要用“拼音”完全代替“汉字”。这样荒谬的想法不但被公然提出,竟然还引起讨论,真是不可思议!

当代著名作家孙郁曾经做过一段时间中学教师,对自己70年代接受的语文教育和后来的教师经历,对语文教育深感失望,当他的女儿读书时,这些令他失望的篇章仍然存在着。

  有专家认为,一期课改后,小学语文课本的词汇量相比老教材有所增加,而二期课改对词汇量的要求再度提高,这是一种社会功利文化在作祟,反映了社会对下一代教育的集体焦虑。 “课改原本的目的是想增加学生的知识面和阅读量,但课改方案层层下达后,学校对课程标准内涵的理解都走了样。如果阅读量的提升能帮助学生爱阅读,那是件好事。但是目前教学过程逃不开应试的功利色彩,老师把课文赶着上完,如果再要求学生每认识一个字都要用它来造句、组词、默写、抄写的话,无疑会大大增加学生的学习负担。 ”

  同时我们还忘记儿童学习需要的是形象、有趣、整体感知等特点,一上学就把他们拉到枯燥而抽象的字母和生字上来,孩子们为此付出了痛苦的努力,却收获不到学习的快乐,他们花费了许多时间,只学到了很少东西。

著名学者,北大中文系教师钱理群先生评价说,我们语文教材的选编基本停留在20世纪60年代的水平。这实在是一针见血。

  “不能单纯以篇数多少作比较”

  有一次看到华东交通大学母亲教育研究所的王东华先生说了这么句话,觉得说得很好。他说:我们的语文教育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是用教西方拼音文字的方法教中国的象形文字。在过去,一年的私塾教两千多字,现在把我们国家两千年优秀的识字教育抛弃了,孩子们到三年级都看不懂东西。

从教学来看,我国中小学课堂教学仍然沿用生字,解释词语,分析意义,体味思想,以及大量的现代文背诵这样的一种八股教条。

  但也有专家认为,不能简单以篇数多少和书本厚薄作比较,而要看学习的综合要求。

  从语文教材的文本选择上看,平庸之作非常多,不少作品从思想性、趣味性到文字的精致性,都算不得上品,却进入了教材。

当代著名教育家,特级教师李镇西博士批判现在的语文课成为思想专制的场所,学《孔乙己》只能理解是对封建科举制度的批判,学《荷塘月色》只能理解这是朱自清对大屠杀的无声抗议……学生的心灵被牢牢地套上精神枷锁,哪有半点创造的精神空间可言?

  二期课改增加阅读量的意图在于,变先识字再阅读为先阅读再识字,期望学生在阅读中识字,在识字的过程中积累语言材料。新教材采用“识写分流”的编写方式,即先识字后写字,不要求一步到位。专家认为,增加阅读量并没错,但如果老师要求学生把生字生词等全部掌握,就会造成学生负担过重。有些老师要求学生备好抄写本和默词本,每课生字又抄又默。学生无法在校完成,家长只得晚上让孩子加班加点,这就大大增加了学生和家长的负担。造成这一现象是由于教师头脑中“多做总比少做好”的传统观念作祟所致。

  陶行知在七十多年前就批评说:“中国的教科书,不但没有把最好的文字收进去,并且用零碎的文字做中心,每课教几个字,传授一点零碎的知识。我们读《水浒》、《红楼梦》、《鲁滨逊漂流记》一类的小说时,读了第一节便想读第二节,甚至从早晨读到晚上,从夜晚读到天亮,要把它一口气看完才觉得痛快。以零碎文字做中心的教科书没有这种份量。”他把这种教科书比喻为“没有维它命的菜蔬”和“上等白米”,“吃了叫人害脚气病,寸步难行”。

语文课本上经常要求背诵现代文。但是现代文是口语化的东西,是开放的,不像古典文学那样词句严谨。而要孩子背诵的,多半是一些很平常的段落,根本达不到“增一字则多,减一字则少”的境地,但是考察的时候,一点都不能出错!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陶先生还说:“有人说,中国文人是蛀书虫。可是教科书连培养蛀书虫的力量也没有。蛀书虫为什么蛀书,因为书中有好吃的东西,使它吃了又要吃。吃教科书如同吃蜡,吃了一回,再不想吃第二回。”⑵陶先生在几十年前抨击的现象并未改善,且愈来愈烈。

从教师的语文素养上看,多年来僵化而单一的教学方式,使语文教师这个群体的专业素养大大退化,“语文教师”这个角色所暗示的学科素养是如此的苍白。有位校长在谈到一个教师的工作安排时说:“教不了别的,还教不了语文吗?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