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荏苒你已走远,总是凄情苦

往事如烟,徘徊在时光的缝隙,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秋风吹起枯黄的蒿草,落日湮没于最后一层云翳,红尘深巷处,谁弄管弦,奏起别离的笙箫,如怨如慕,如泣如诉……

谁葬春花成斑驳,弄影花飞舞枯黄。轮回四季,花语漫过红尘,残留携永悲花残,迟暮落花,一曲新词苦凄情。——题记

烟锁云收,倚孤楼,又添消瘦。愁如许,东风不散,眉间春皱。霜鬓萧萧沧桑尽,寒衫飒飒悲怀透。叹黄昏,薄幸双飞燕,君羡否?
今生情,谁相守;来世约,何人候?笑情仇不过,落花拂袖。人生几回忘情欢,且放高歌倾美酒。醉携琴,一曲逍遥调,还独奏。

——题记

红楼无梦,声醉红尘。典雅的轩窗外,谁?素手红尘洒下一地凄凉。落花依旧凋零了,只是那千丈的红尘之外,一缕花飞,凌乱了千年的等候。

那一世的长情,谱一首长相思,冷了多少凄凉,漫了多少青丝,化作多少烟雨,吹散多少世间情!徒悲,奈何,这一世,我却只能是你的过客,在偶然间让你记起,又忘记,就这样重复着我们这一世的情节,到最后,人散,留下的只是那个被风吹落的过往,和无法遗忘的曾经……

今夜风密雨骤,秋末的天气,恰似人心,不知不觉间悄然升温,又毫无征兆的渐渐冰凉。寻觅一条僻静的小径,不畏风雨,无惧黑暗,把心事都付诸于一曲《琵琶语》,沉醉不知归路。爱极了的东西,不由分说,就算百转千回,依旧有能寄托心事的作用。

西风冷,落花香处芳如故,雁南飞,烟花易冷凄清苦。只是彼岸,深锁的楼台,曼珠的不离,对比了旧故里不期的素颜,沙华的不弃,描绘了奈何桥旁静坐的相守。

夜,静谧,月华如水,是那月儿羞涩倾玉盘,不慎泼洒了幽幽心事。亲爱,我想用心形幻彩琉璃杯,斟一杯月色温柔醉你。莫笑我颠,莫笑我痴,月将柔柔心梦漫天洒,我以悠悠情思馈君意。我愿幻化一泓月色清晖,摘一朵梦之玫瑰,倾一腔浓浓相思,酿一杯温柔醇醇醉你。

流连于一场红尘的烟雨,倚楼听风,像极了被迫与树枝分离的落叶,万般无奈,总上心头。于是,最后接触地面的那一声“莎莎”,似乎是沉重的叹息,又像是在与一起走过春、走过夏的枝丫别离。似乎,又是在问候自己将要融入的这片土地。

一曲琴箫,谁把葬花的悲吟留在轮回的时空,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残痛的霓裳,毫无征兆,衣袂飘飘,停留在岁月的崖间,没落一方春色。只是青冢旁,青藤苦长,凄情成伤。

千年一轮回,陌上红尘中迷醉了谁的双眼。穿越时空的隧道,浪迹前世的逐波。不慎迷失的旅途里,再次回到梦中的江南。那一天桃花纷飞,青丝拂柳。倩笑了半面的妆容。抚一曲千年的瑶琴,沉醉了谁的心?迷茫中惊鸿了那一撇,沦陷了那一眼,一沉沦便是千年。

秋来八九月,我花开尽,百花肃杀。也许是与生俱来的感觉吧,正如喜欢春天里的木兰花、夏天里的荷花一样,秋天,也极爱菊花。或许,只要是能默默听我诉说的植物,我都喜欢吧。桌上摆着一盆菊花,床边挂一盆吊兰,夜深不寐时睁眼,在被褥如铁的床上,隐隐约约感到一股暖流由心而生。那,大概就是最长情的告白——陪伴吧!

秋雨,漫过四季,漫过残叶凋零的旷野。只是零碎花语,零落了烟雨惊鸿的季节,残红的孤独,划过南方的天空,停留的只是萧瑟。风华的过往,争艳的年月,敌不过的是流逝的时间。

烟锁云收,倚孤楼,又添消瘦。愁如许,东风不散,眉间春皱。霜鬓萧萧沧桑尽,寒衫飒飒悲怀透。叹黄昏,薄幸双飞燕,君羡否?
今生情,谁相守;来世约,何人候?笑情仇不过,落花拂袖。人生几回忘情欢,且放高歌倾美酒。醉携琴,一曲逍遥调,还独奏。

想化成一股风,飘荡于苍茫云海间,与御驹乘奔。偶尔,收住野蛮,恶作剧扶乱你的秀发,做个鬼脸又到别处撒野。当然,秋冬季节,绝不会惊扰你身边的温暖。想化成一株花,四季不败,永久伴你,开在你必经的路旁,魂牵梦萦,尽享你笑靥灿如烟霞……(
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素笔难描花飞语,红尘落幕话秋时,繁花的笑颜,惊醒重楼的别梦,只是在隔夜间化为落红。曾几何时,明媚是芳华秀艳的姿容,如今已归尘土,略带忧伤,又夹杂了太多的无奈与倦意。于是,不再寻求这片古老的天空,是否会残留凄楚的故事,躲在幽夜的灯火岸边,隔岸尘世的喧嚣,盈脂滟粉反复的地演绎着前尘的繁华旧梦。或许飘飞的情愫,会化为沉重的花泥,魂归大地。

梦里百花落,花落叶不知。七巧相思扣,不寄相思。红颜青丝未覆雪,情轻几何有谁知?心事惚渺,愁眸尽殇,望不尽咫尺。独寞月色冷,方觉天始寒,抚琴对月吟,空吟怨婵娟,一曲委婉著迷离,恋逝花前谁独泣?勿弄思量,牵挂尽惘,道不尽离殇,心事茫,伊人未行远,红尘谁人回?

时光阡陌,过去,我再也回不去了。

一曲华梦终落幕,尘埃落定葬流年,甚至来不及和东风说一声再见,回眸,早已相隔尘世两端处。

过往匆匆,回眸,往事成风。曲终人散,倾听,一调离伤。一低眉,一回首,末必是一帘幽梦千年醉。而千年回眸,却不知已非昔日容颜。红尘醉,伊人为谁憔悴,容颜苍老为谁流泪?繁华落幕,物是人非,割舍不掉你的柔情!

红尘缱绻,任凭弱水三千,又有哪一瓢,该是我饮?若我来世化蝶,停留在你门前的竹林间,你会不会惊羡我翅膀的明艳?要知道,历经蚕蛹破茧的痛楚,只为换你惊鸿一瞥。

终究,是破败的痴念成就这宿命的悲,许你一世繁华,你便俯首称臣,如你默认,只是轮回的罗盘早已刻着你梦落浮空的宿命。萧风难送葬凄情,烟花易冷两不知,宿命的囚室,定格了的命盘,难回的是那年的蝶舞春花。

琴入目, 往事沉浮, 染红了双眼。 风已起, 琴尘飞扬, 迷离了前方。
青丝乱, 思绪流转, 清晰了伊人。 纤影如梦, 美眸含情, 笑靥醉人,
素手轻舞。 魂牵…人痴… 弦断…梦醒… 浮尘落地。 琴依旧, 曲已终, 红消香断,
倚花冢, 人独醉。

夜,又深了。一缕暗淡的灯光,像是在抵抗黑暗的霸权,用仅存的一点微弱气息,硬是把夜幕撕开一道口子。今夜,《琵琶语》无数次的单曲循环,因为我想,似水流年,惘然嗟叹,不如此曲“泣泣私语诉衷肠”更淋漓尽致些吧!

时光幽幽,惘然间,四季轮回,夏去秋来默回首。逝去的歌,耳边回响的是那年旧故里的美幻绝伦,曲罢却如隔世之间。窗外,半帘烟雨踟蹰别离,释怀过去,释怀伤痛,到底不过是释怀那惊世的花颜,在心里,镌刻这花月的心事。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日历随着时间流逝,却怎么也翻不过心痛的那一页;我放下尊严,放下个性,都只是因为放不下你;闭上双眼,最挂念的是你;张开眼睛,最想看到的是你;如此执迷不悟,算不算刻骨铭心。爱到痛了,痛到哭了,选择了放弃。你可知我的无奈?

佛说:前世五百年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今生,你我的相遇,似乎总是遥遥不可期。我贪恋红尘繁华,不肯静守默然。命运也好像故意捉弄,当我觉得你与我同舟共济时,一回头,你早已逾越了鸿沟,到达彼岸,而我,徒留茫然与无措,与你对望只有一瞬间,可是只此一眼,便已穿越千年。

月光穿越厚重的尘埃,依稀可见,黛玉挥泪葬花,蝶舞成双,弹指间,却是秋风舞枯黄。

吟一段烟花烂漫,听一曲月色未央,邂逅几许寒风透窗,烛影摇红,风舞幔帐,乱了流年;默听花语,怜惜群芳黯绽,瘦了几许清愁,感叹花期暗逝,添了几缕神伤,荼蘼花开春事了,凝眸处,那渐行渐远的倩影将去何方?又将缱绻何方的少年郎?

痴醉迷倦,我学会了泪眼迷离却依旧奔跑。子夜,蒙尘的心事,只有菊懂,只有兰懂。一千五百年前的那座石桥依旧坚固,虽然受尽了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打,五百年日晒。因为他知道,她一定会来。逆袭千年,痴痴梦幻,缘聚缘散,等到最后,还是大漠孤烟。

一纸凄婉的清词,把绵长的幽怨埋葬。心,徘徊在翻飞的落英中。花落,飘成风中的痛,落成红尘的伤,布满尘埃,荒芜了那一年的回忆,琴音冷砚,指上清寒,一笺墨泪化骨成霜,眸盈清露,半盏残酒,沉醉了唯美的忧伤。

如果,红颜有梦,那么君子可解;如果君子有语,那么红颜可听;所有繁华落尽,想必到头来都成烟雨,随花谢,随月弯。我寂寞如烟,你,独坐如莲,晚风透过窗棂悄悄渗入,留一阵冰清澈骨的痛,裹一身素素淡淡的忧,何时你才能读懂那一双多情的眼眸。

秋水时至,百川灌河,如我把这河水填满于阻隔你我的鸿沟,我的小船轻易渡过,你是否会在原地等候,给我一个华丽的转身?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我与你,是否也能齐飞于苍穹,共奏一曲霓裳羽衣?

饮一杯菊花殇,谱一曲尘世花颜。回眸处,落花迟暮,总是凄情苦。

残月暮色,独舞晚风;陌上红尘,随风而碎;指尖染殇,渲红墨笔。红颜如梦,花堪折,黯然一世风华。浮生若梦,烟花易冷,梦呓易坠,几时共舞。浮生未醉,挥斩一世情殇。三生弱水畔,凝眸遥望,轮回边缘。笑问谁是摆渡人,醉语何年缘再续,叹息红尘情何物。

时光的脚步匆匆,浅吟低唱,低眉信手,琵琶声声欲与君知。

我若离去?后会可有期?我若归去,那温暖可是一如既往的灼灼其华?很想变成一朵安静的云,今夜,在凉如水的月色里,闲走山长水阔,看一程山水,然后等繁星垂落,缓缓退去。离别,是永远的折子戏,我已习惯了割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