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自带太阳属性,姑姑也是娘

我姐的名字叫青。一头乌黑的青发下露出了少许白发,细心人一看就知道这是染过了的头发;园园的脸庞可见些许岁月的皱纹;她五官瑞正,一双眼睛总是那么炯炯有神,中等身材衬托出了浑身的干练,也透露出了一个五十多岁女人的憨厚、诚实与善良。
  青姐是我的二姐,小时候,由于家中贫穷,父母无力供养她上学;因此,时至今日,青姐大字不识几个,只是认识并会写自己的名字和少量简单的汉字,但她能熟练地掌握一些阿拉伯数字及其基本运算。青姐虽然没有机会上学,但她从小就帮家里做家务,同时也练就了她自己吃苦耐劳、朴实善良、孝顺贤惠的好品质。
  青姐长大后,嫁给了一个憨厚老实的农民为妻。婚后勤俭持家,小两口生活也蛮幸福,随着大华、二华、小华三个女儿和老四、老五两个儿子的出生,家中便有了许多的快乐,只是家庭生活拮据。
  为了让孩子过上很好的生活。青姐与他的丈夫转让出了自己的责任田,毅然带着孩子们进城发展;首先在城中村承包了50亩的桔园,种植柑橘,待秋收上市了,也能卖过好的价钱,一家人的生活也好了许多。可是,柑橘受市场经济的波动,价格逐渐下滑,三年的桔园承包合同期满后,青姐全家只是维持了基本生活,而未能实现如期的好收入。此后不久,大女儿又突发脑膜炎住院,一家人的生活更是雪上加霜。
  于是,青姐便再次转行,在县城里做起了卖菜的小生意,丈夫外出做点零工挣些小钱,一家人在县城总算安顿了下来,由于青姐的努力,在很短的时间内,青姐学会了买菜经商的小本领,五个孩子顺利的进学校就读,家庭的生活虽然清苦,但也充满着快乐和温馨。
  记得在此前连续两年的春节期间,遇到母亲病危住院,青姐都毫不犹豫地放下了手中的生意,全身心地照顾母亲;由于她的精心照料,使病危的母亲又起床渐渐恢复了行走,创造了生命奇迹!
  随着岁月的流逝,青姐的青发增添了白丝,家庭的生活也发生了变化。大女儿高中毕业后嫁人,二女儿大学毕业后在深圳某外资企业工作;小女儿高中毕业后赴南方打工,成亲后与夫君在武汉开网店经商,日子也过的红红火火;大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南方某知名饮料企业任部门主管,小儿子高中毕业后入伍,转业后就读于警察专科学校,进入了公安队伍。
  虽然青姐的家庭日子越来越好,可是青姐依然每天跳着小担,在城市里叫卖自己的小菜,过着小井市民的生活。
  “青姐你该休息一下了吧”,我对青姐说。
  “这些年我都习惯了,赚的钱是少了点,可还是能减轻孩子们的一点负担”,青姐的回答不假思索。
  就这样,我在这个并不太大的小县城里,时常也会遇到我这位从未上学,但勤劳、朴实、善良、本色依旧的青姐,每当我望着她远去的背影,心中总是难以抑制自己对青姐的无限敬意与温暖亲情。

 
 年少时,梅和大多数女孩一样平凡而满怀梦想。高中毕业,当她还憧憬着美好的未来时,并没有看见命运对她发出的诡异的笑。

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临沂每个家庭都有捐躯的人,特别孟良崮战役,每个村都支援前线死几个人以上,这应该就是临沂的革命老区。解放初期沂蒙山区是革命老区,由于长期交通闭塞,信息闭塞,农村缺水没有电,农副产品卖不出去,农民还挣扎在温饱线上。
  七十年代,地处沂蒙深山的大梁村的村民在村支部书记梁大炮的带动下,开始和贫穷宣战,找水打井修水渠,学大寨战天斗地,轰轰烈烈。
  梁大炮是是烈士的孩子,她的养母亲就是被称为“红嫂”的梁大妈,“点着了炉中火放出红光,青烟起火光闪闪不同往常,平日里只煮过粗茶淡饭,今日我为亲人细熬鸡汤,续一把蒙山柴炉火更旺,添一瓢沂河水情深意长,革命的红旗高插在蒙山上,战斗的情谊凝结在沂水旁。”这一段唱词流传至今,梁大炮的父亲就是被梁大妈用乳汁救活的那位受伤的战士李德胜,梁大妈的丈夫梁继亮为掩护李德胜,穿上了李德胜的八路军衣服,引开了搜索的敌人,用自己的生命掩护了革命战士。李德胜和梁大妈建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队伍南下时,李德胜把自己六岁的儿子李大炮托付给了梁大妈,后来李德胜在战争中牺牲。
  梁大妈独自带着大炮和自己的女儿梁小芳一起生活,解放后大炮上学改姓梁叫梁大炮。梁大炮不失父辈的英雄气概,他二十岁就当上了大梁村的支部书记,同村的梁英娟和他结了婚,五年生了三个丫头。梁小芳长大成人亭亭玉立,朴素大方,和村会计的儿子订了婚。一家人日子过得红火。
  天有不测风云,梁大炮在开山放炮时不幸遇难,撇下来年轻的媳妇和三个女儿,梁英娟承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打击,神经错乱跳山涧身亡,养活三个孩子的生活的重担就落在了尚未结婚的梁小芳身上,善良的姑姑变成了娘,大的五岁,二的三岁,小的才六个月,这压力能有多大,梁小芳那个本该伸出援手的未婚夫是一个不吃亏的势利眼,他竟然退婚了,梁大妈擦干了眼泪和梁小芳一起承担了这抚养的责任。六个月的小三,不停地找奶吃,梁大妈那干瘪的奶头成了孙女的玩具,山里的芋头成了小三妞的主要食品,家里过得十分艰难。
  梁红军是村里惟一的高中毕业生,当兵六年提了个排长,他回家探亲时知道了梁小芳一家的不幸,他说:“梁小芳勇敢的挑起了抚养革命烈士后代的重担,是她有觉悟,我作为一名军人,更应该有这份担当。”梁红军不顾父母的反对,大胆地向梁小芳求婚,并速战速决领证结了婚。他每个月都把那仅有的几十元的军贴寄到梁小芳家中。
  第二年他们也有了自己的儿子梁勇军,这本来是喜事的孩子的到来,为梁小芳的生活增加了压力。孩子多,家务重,结婚八年梁小芳没有去过一次部队,艰苦的岁月给这个只有叁拾多岁的军嫂蒙上了苍老的皱纹,第一次去部队看望丈夫的时候,新战士误把她当成了连长的母亲,她觉得可以和自己的丈夫长期两地分居却不能放手这三个烈士的后代,就连随军的机会她都放弃了。
  梁小芳不停的劳作,省吃俭用,勤俭持家,养育和教育后代,孩子们陆续上了高中和大学,有了自己的工作,哥哥的三个女儿都亲切地喊她妈妈,二十年过去了,烈士李德胜儿子梁大炮的三个女儿都已经长大成人老公专业在在浦江,大女儿学的医学在浦江医药公司工作,二女儿在陕西旅游局工作,最小的一个大学本科毕业在北京做科研工作。儿子也在浦江工作。
  梁小芳又帮助儿女们把孩子带大,现在还在为重孙上学操心,你注定要奉献一辈子爱心。

图片 1

 
刚刚还在与梅唠嗑的大姐,转眼之间被卷入一辆疾驰而过的货车下,扔下三个年幼的孩子。这本来对梅的人生没有太大防碍,哀伤过后,梅依然可以和其他女孩一样去做自己的少女梦,去尝试各种幸福的人生。但生性善良的梅心疼三个没妈的孩子,毅然走进姐姐的家,做了三个孩子的妈妈。先前的姐夫,成了梅的丈夫,他无比感激亦无比疼爱这个小自己9岁的小妹妹,珍宝似的待她,梅对三个孩子视如已出,从衣食到身心,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孩子们,在梅的呵护下,三个孩子渐渐摆脱了丧母之痛,一年后梅也生下了自己的女儿,家里又开始充满了笑声。

   
但好景不长,幸福的生活仅仅过了三年,丈夫突发心梗轰然倒地,仅仅几十分钟的时间,便扔下梅和四个孩子撒手人寰。天塌了,梅傻了一样,一连数天,不哭不闹,不吃不喝。整个人痴痴呆呆的。但有一天梅想明白了,丈夫走了,但是这个家还要过下去。父母兄弟都心疼梅,劝她带上自己生的孩子再找个人嫁了吧。但是梅铁了心,一定要把几个孩子抚养大。

   
凡是认识的人,都哀叹梅的不幸。不知道梅以后的日子怎样一天天熬下去。什么时候能熬出头。但是你们也像我当初一样,只看到了开头,并没猜中这结局。

 
 孩子们的小叔原本与梅同年,尚未成婚,一位本族长者提出让小叔与梅一起过,将几个孩子拉扯大。梅的娘家人极力反对,不能让梅再押上自己一生的幸福。但婆家人都赞同,觉得这是唯一两全的办法。像部剧本是吗,但这就是真实的生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