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我很不喜欢这个自己,与自己和解

当我向前看着曙光、池塘、田地、羊群和孤独的树,他们似乎全都对我凝目,如同纯洁的孩童静坐在学堂:他们的脸阴暗、疲倦、拘束.仿佛他们的先生的方式通过漫长的教学时日吓倒他们,直至昔日兴趣被制服。他们只是翕动嘴唇(仿佛曾经清楚地召唤,现在仅是轻轻地哀叹):“真想知道,为何在此发现我们!“难道某种‘莫大的愚蠢’有强力融合和创造,却无能护理、照料,玩笑中把我们造成,现却任其浮沉?“或者出自于机械动作意识不到我们的悲哀?……或者我们是上帝的遗骸掉落下界.没有了眼睛和脑勺?“或是那至高的计划在下降,迄今仍未被理解,这计划是善良猛攻罪孽,我们是让成功来跨越的悲惨的希望?”这就是周围物体。作答我却无能……与此同时,暴雨和狂风,大地的古老郁悒和悲痈,仍旧一模一样,生与死是一对近邻。

   
 今天已经过完。我要列一个计划,好好的坚持,不看电视剧,累啦奖励自己看电影。困啦就睡觉,好好保护自己,才能保护家人。不敢看年初的计划,觉得一塌糊涂,自控力也是坚持不到三个月,我就不行啦。

图片 1

   
突然之间学习啦几年面对亲人我无能为力,觉得自己很无能,一下子就懒惰啦起来。八点,甚至9点起床。晚上也常常用电视剧麻痹自己,本来之前好好的,仿佛一下子突然觉得没有信心,没有能力一直这么走下去啦。真的学啦这么多年,我还是如此。不能自控,不能养成一个好的习惯,在困难面前破罐子破摔。这个时候我需要振作,真的,需要。

平时看到她,有时兴致高昂,有时低落无助。自然兴致高昂时是因为想到了可以做的事情,似乎还是可以顺利实现成功梦想的事,但是梦想如果那么容易实现,怎么还能叫梦想,于是小洛就会陷于迷茫失望中,甚至开始怀疑人生。

   
 再次看到2016的计划我得内心是漰溃的,我没有完成。很小的一部分,对自己很失望。但是我现在要振作,要振作。把计划再仔细得看看,在计划之前看看自己是怎么样的一个人。想要改变什么,希望自己怎么样。

正像田馥甄的一首歌《无用》,承认自己的情绪低落,承认自己有些事做不到,承认自己也会有失败,与自己和解,许多事情,就释然了。

 
 最近家里面也有事情。父亲病重,学医的我无能为力,只能安慰自己。让父亲生活作息正常。

朋友小洛是一个对自我期望值极高的人,她总是给自己制定各种计划,看到各种心灵鸡汤都尝试给自己灌下去,然后执行实施。对于跑步,每天坚持跑五公里,天气好的情况下一切都顺利,而遇到阴天下雨,跑步计划总会无端被打断,对于这样的计划中断,会让小洛倍感失落,仿佛计划没有完成,自己的人生就要下降一个等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