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按摩是爱的艺术,普吕多姆诗选

  不要爱,也不要神,这双重的恶害苦了我。

不要爱,也不要神,这双重的恶害苦了我。我不再用热吻去追逐胡蜂,钻研累了,我想放松放松,停止我那徒劳无益的工作。不要爱,也不要神,但愿我再不会感到燃烧的欲望,以及把我压垮的事物永恒的秘密!愿我最终能够幸福!能像雕像一样活着。像个护界神,快乐地在方底座上安家!他从自然那儿借来庄严的生命;一片青苔给他充当绿色的头发。牵牛花成了他永不哀叹的嘴唇;友好的常春藤是他的髋,树叶是他的心;他的笑眼,由两朵常春花做成。胡小跃译

图片 1

  我不再用热吻去追逐胡蜂,

你可以开始学习按摩,但你永远无法结束它,它会一直继续下去,那个经验会变得越来越深,越来越高。按摩是最微妙的艺术之一,它并非只是技术的问题,它更是爱的问题。

  钻研累了,我想放松放松,

你可以学习那个技术,但是之后要忘掉它,然后只是去感觉,顺著你的感觉去移动。当你学的很深,有百分之九十的工作是由爱来做的,只有百分之十是由技术来做的。只是藉著那个碰触,那个爱的碰触,身体里面的某些东西就会放松下来。
如果你对对方有爱和慈悲,而且能够去感觉他最终的价值;如果你不把他看成是一个必须被导正的运作机构,而是一股具有极高价值的能量;如果你很感激他信任你而愿意让你来把玩他的能量,那么渐渐的,你将会觉得好像在把玩钢琴,整个身体都变成琴键,你可以感觉到有一种和谐在身体的内部被创造出来,不只对方会得到帮助,你本身也会得到帮助。

  停止我那徒劳无益的工作。

按摩在世界上有其存在的需要,因为爱已经消失了。从前有爱人的触摸就够了。母亲触摸小孩,和他的身体嬉戏,那就是按摩。丈夫玩他的女人的身体,那就是按摩,那就够了,很够了。那是一种很深的放松,同时也是爱的一部分,但是那样的事已经从世界上消失了。渐渐的,我们已经忘掉要触摸那里,要如何去触摸,或要触摸多深。

  不要爱,也不要神,但愿我

事实上,触摸是最被遗忘的语言之一。我们在触摸方面变得很笨拙,因为那个名词被所谓的宗教人士所腐化了,他们在它上面加进了性的色彩。这个名词已经变得带有性的味道,因此人们开始害怕。每个人都在防备,不要被触摸,除非他自己允许。然而触摸和按摩都不是性的举动,它们是爱的功能。当爱从它的高处掉下来,它就变成性,然后它就变的很丑。

  再不会感到燃烧的欲望,以及

所以,要带著祈祷的心境。当你去触摸一个人的身体时,要带著祈祷的心境,就好像神本身在那里,而你在服侍祂。用所有的能量来流动,每当你看到身体在流动,而能量创造出一个新的和谐的型式,你就会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喜悦,你将会进入很深的静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