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手机娱乐官网那一年初冬的棉花,世界民间故事宝物卷

  老爹爹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墙上的搁板跟前,那颗小宝石就搁在搁板上,在那里发着光。巴费尔老爹爹拿起了小宝石,把它在地上敲了三下,说:“在我面前出现一座白石头宫殿吧!”

我来给你们讲讲巴费尔老爹爹的小宝石的故事。巴费尔老爹爹是个放羊的。他住在巴尔干大山里,在那里有一个羊圈,每天夜里他把十只绵羊赶到这个羊圈里去。他有一间破石片盖的小屋子和一只小猫、一只小狗。可是一到天黑的时候呀,这个可怜的老头子连一盏照亮小屋子的洋油灯都没有。
有一天,巴费尔老爹爹跟着自己的羊群,在树林的边上慢慢地走,忽然听见一阵嘶嘶的声音就像什么人在吹笛子似的,音调是多么凄惨啊!巴费尔老爹爹走到树林里去,往四下里一望,看见有一些大树在燃烧,树枝子烧得劈劈啪啪地响,就在一棵烧焦了的树桩下面,有一条花花的四脚蛇在火焰里挣扎,用细细的声音哭喊。四脚蛇一看见老头子,就向他恳求。
放羊的,我的老乡呀,你把我从火里救出去吧!
我倒想救你,巴费尔老爹爹回答说,可是我不能闯到火里去,这样会把脚烧坏的。
那么,你把你手上的棍子伸给我我抓住棍子,你把我拉出去吧。
巴费尔老爹爹把自己赶羊的长棍子伸给了四脚蛇,四脚蛇像牵牛花似地盘绕在棍子上,老爹爹就把它从火里拉出来了。四脚蛇稍微喘过点气,就说:
现在我要谢谢你,你跟我来吧。 你打算怎么谢我呢?巴费尔老爹爹问它。
我是蛇王的女儿,四脚蛇回答说。我的父亲老四脚蛇,住在一个很深的黑山洞里。它头上戴着王冠,王冠上有九颗小宝石,它们都会发光,就跟九个太阳一样。我要把这样的小宝石送一颗给你。
四脚蛇说了,就沿着草地往小河那边跑,老爹爹跟在它后面慢慢地走。他们走呀,走呀,到了一个大山洞跟前。
你在这洞外边等一等,我进去拿小宝石去。四脚蛇说。
巴费尔老爹爹坐在地上。天开始黑了。在四脚蛇去取小宝石的那个时候,天就完全黑了。最后四脚蛇终于用嘴含着一颗小宝石跑回来。四脚蛇还没出洞口,整个草地周围马上就通亮了。附近树上的一些小鸟都拍着翅膀吱吱喳喳地叫起来,它们还以为是天亮了,太阳快出来了哩。
你拿着这颗小宝石回家去吧,四脚蛇说。回家以后,你就把这颗小宝石在地上敲三下,说:‘在我面前出现什么什么吧!那么你想要什么,你就可以得到什么了。
巴费尔老爹爹接过了发光的小主石,仔细一看,这小宝石不过有一颗棒子那么大,他把它放在口袋里,一拐一拐地回家了。他把羊群赶回来的时候,小狗和小猫早就蹲在门口等他。
老爹爹把羊赶进了羊圈,自己回到小屋子里,把小宝石掏出来。小宝石的亮光立刻就把整个小屋子照得通亮了。小狗和小猫赶紧用爪子蒙住了眼睛它们怕眼睛被照瞎了。
巴费尔老爹爹吃完了晚饭,说:
我还要向小宝石要求点什么呢?我什么都有了:有小屋子,有羊,又有羊奶干酪。现在呀,我连吃晚饭的时候照亮的东西也有啦!
巴费尔老爹爹躺下睡觉了。可是他躺了好久,总是睡不着。他心里想来想去:
我这是怎么啦?说实在话,为什么不试一试小宝石灵不灵呢?我应该向它要点什么东西可是我要点什么呢?要点什么呢?啊哈,我来要一座白石头盖成的宫殿吧!
老爹爹从床上爬起来,走到墙上的搁板跟前,那颗小宝石就搁在搁板上,在那里发着光。巴费尔老爹爹拿起了小宝石,把它在地上敲了三下,说:
在我面前出现一座白石头宫殿吧!
伊凡跟老爹爹并肩躺下了,他一直在等候老爹爹先睡着。巴费尔老爹爹刚一睡着,伊凡就把手伸到老爹爹的怀里去,摸出了那颗小宝石,把它在地上敲了三下,说:
在我面前出现四个壮士,把这座宫殿抬起来,给我送到多瑙河对岸去吧。
他这几句话还没说完,马上就出现了四个壮士,把宫殿抬起来就走了。伊凡带着小宝石跟他们一起去了,巴费尔老爹爹却留了下来。第二天早上,老爹爹醒来一看唉呀,什么也没啦:宫殿不见了,连那颗小主石也不见了。立在那儿的还是那间破石片盖的小屋子,只有小狗和小猫在小屋子里。老爹爹忍不住痛哭起来。羊可怜他,咩咩地叫着。小猫很伤心,小狗也闷闷不乐。小猫就对小狗说:
我们到多瑙河对岸找老爹爹的小宝石去吧。 我们去吧。小狗说。
小狗和小猫就动身了。它们走呀,走呀,穿过了整个多瑙河平原,来到了宽阔安静的多瑙河。
我会浮水,小狗说,你不会。你骑在我的背上,我来把你渡到对岸去。
小猫骑在朋友的背上,它们就一同渡到了多瑙河的对岸。它们走了不远,就找到了那座宫殿。它们先在花园里蹲了一会,等到天黑,就从一扇开着的小窗子爬进去了。它们马上就发现:伊凡正睡在鸭绒褥子上,把那颗小宝石搁在嘴里,藏在舌头的下面。
我们怎么去把他嘴里的小宝石拿出来呢?小狗说。
我来告诉你,小猫回答说。我把尾巴塞到胡椒瓶里沾一沾,然后再去搔一下伊凡的鼻孔,伊凡一打喷嚏,小宝石就从他嘴里滚出来了。
小猫说到哪里就做到哪里。它把尾巴塞进胡椒瓶里沾了沾,去搔了一下伊凡的鼻孔,伊凡打了一个喷嚏,小宝石就从他嘴里滚出来了。小猫衔起小宝石就飞快地逃走。小狗也跟在它后面跑了。它们跑呀,跑呀,跑到了多瑙河边。小猫骑在小狗的背上,小狗就开始游水了。小狗正游到河当中,忽然想起来说:
这么奇怪的一颗小宝石呀!你把它拿给我看看!
现在不能看,小猫说,你会把它掉到水里去的。等我们上了岸,再给你看吧。
现在就给我看,小狗叫喊起来,不然的话,我就把你从背上扔下来!让你掉在水里淹死你!
小猫害怕了,马上就说: 你接住吧!
小狗伸出爪子去接小宝石,可是没接稳,小宝石一下子就掉到水里去了。这两个小家伙爬上了岸,放声大哭起来。
正好有一个渔夫拿了钓竿坐船打这里经过,问它们说: 你们为什么哭呀?
我们饿了。小猫回答说。
渔夫把钓竿垂到水里,钓起来了一条大鱼,把它扔给了小狗和小猫。
拿去吧,渔夫说,别再哭啦!
小猫和小狗把大鱼拖到了柳树林里,它们就在那里咬鱼吃。你们猜猜看,它们在鱼肚子里发现了什么东西呀?它们找到了那颗小宝石!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这条鱼正停在水里,张大了嘴巴;小宝石落到水里去的时候,它恰好就把它一口吞下去了。
这两个小家伙多么高兴啊!它们跳起来就往多瑙河平原上跑,穿过整个平原,一直跑到了巴费尔老爹爹的羊圈跟前。老爹爹正躺在地上哭哩,两个小家伙把小宝石搁在地上,对着主人的头滚了过去。小宝石的亮光一下子就照到了老爹爹的眼睛里。已费尔老爹爹抓起小宝石,把它在地上敲了三下,就喊:
让伊凡在我面前出现吧,可不是平常那样的,给我把他装在麻袋里!
他的话还没说完,立刻就出现了一个大麻袋,麻袋里装的就是伊凡。巴费尔老爹爹马上拿起自己赶羊的长棍子,狠狠地抽打着麻袋。等他把这个强盗打够了,才解开麻袋,把伊凡撵跑了。然后老爹爹把小宝石好好地藏在钱包里,他说:
什么样的官殿我也不要了,反正伊凡会来偷去的。我知道他的性情!
巴费尔老爹爹又过起他那种放羊的日子来了。从那时候起,老爹爹每天晚上都把小宝石放在墙上的搁板上,让它把小屋子照亮。后来老爹爹死了,四脚蛇就跑来把这颗小宝石拿回去了。

那一年大梁坡的初雪,就下在秋的尾巴跟上。门前的棉花地里,没摘干净的棉桃给日头一照,还零零星星地在吐絮炸蕾,软软的棉花絮挂在冻得发紫的棉花杆上,冷风一吹,白絮拉得长长的,东挂一条西搭一条,像是在棉花杆上结白色的蜘蛛蛛网。

  “什么小石子呀?啊,给我看看吧。”

那天古丽一早醒来,穿好新棉衣棉裤冲到门口的棉花地里,蹲下去就觉得有热乎乎的东西从身体里冒出来,轻轻柔柔、粘粘稠稠的,滴在新落的雪上,没有一丝声音。古丽从棉花杆上撕了几绺棉花条一擦,竟是冒着热气的血,抬脚再看雪地上,斑斑点点,像是洒了石榴红的花瓣。

  “我倒想救你,”

弟弟说:“妈妈偏心,只给姐姐做新褥子!”

  你们猜后来怎么啦!当天晚上,老爹爹的邻居伊凡跑到他家来串门子,伊凡说:“我来看看你过得怎么样,我们来谈谈天吧,不然的话,我今天夜里怎么也睡不着……嗯!这该多怪呀?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啦!是谁给你造的这么漂亮的宫殿呀?”

古丽用手刨出了那一小堆棉花团子,用一个小布袋子收起来,等爹爹松好了地,下好了棉花种,她就在靠近田埂的地方,一个挨一个地把那些棉花团埋进地里,然后,从春天到秋天,一天天看着她种的棉花出苗、开花、结蕾、吐絮……

  伊凡跟老爹爹并肩躺下了,他一直在等候老爹爹先睡着。巴费尔老爹爹刚一睡着,伊凡就把手伸到老爹爹的怀里去,摸出了那颗小宝石,把它在地上敲了三下,说:“在我面前出现四个壮士,把这座宫殿抬起来,给我送到多瑙河对岸去吧。”

弟弟抽抽鼻子:“那咋不给妹妹也做一条?”

  小狗说。

古丽和弟弟妹妹们坐在大炕上剥棉籽,妈妈用撕下来的棉花做了一条新褥子给古丽。

  四脚蛇回答说。“我的父亲老四脚蛇,住在一个很深的黑山洞里。它头上戴着王冠,王冠上有九颗小宝石,它们都会发光,就跟九个太阳一样。我要把这样的小宝石送一颗给你。”

妈妈笑笑:“过几年给妹妹也做一条。”

  渔夫把钓竿垂到水里,钓起来了一条大鱼,把它扔给了小狗和小猫。

爹爹举着老剪刀,把一叠棉布裁得东一片西一片,然后踩着旧缝纫机唱着他爹爹的爹爹唱的老歌,开始给孩子们缝过冬的棉裤棉衣。每天早上起来,都有一两件胖得像充了气一样的棉裤棉衣,放在古丽和弟弟、妹妹的枕头边上。

  小猫回答说。

古丽和弟弟最后一次从地里摘来的棉花,用大麻袋装着堆放在外间屋的门背后,妈妈每天都用头巾兜一些来,坐在炕上摘里面的棉籽,然后把棉花一片一片撕得像云一样薄薄软软的,堆在火墙边驱潮气。

  “拿去吧,”

古丽用棉花送走了那一年的雪和整个冬天。春天来的时候,爹爹想起了要用麻袋里的棉籽,他一只手提起麻袋说:“咦,轻了这么多?”

  巴费尔老爹爹坐在地上。天开始黑了。在四脚蛇去取小宝石的那个时候,天就完全黑了。最后四脚蛇终于用嘴含着一颗小宝石跑回来。四脚蛇还没出洞口,整个草地周围马上就通亮了。附近树上的一些小鸟都拍着翅膀吱吱喳喳地叫起来,它们还以为是天亮了,太阳快出来了哩。

妈妈看看爹爹,爹爹看看古丽,说:“姐姐是女娃子,那你是女娃子吗?”

  巴费尔老爹爹把自己赶羊的长棍子伸给了四脚蛇,四脚蛇像牵牛花似地盘绕在棍子上,老爹爹就把它从火里拉出来了。四脚蛇稍微喘过点气,就说:“现在我要谢谢你,你跟我来吧。”

古丽采完了伸手可以采到的棉花絮,却堵不出流淌着红色的泉眼,她想到了门背后的那一麻袋棉花。她跑进去抓了一大把垫好,系上了棉裤,站在雪地上吹风。新棉衣棉裤真热呀,在白茫茫的初雪中,古丽裹在一堆软软的棉花里的身子,被焐得火烧火燎的。

  “一颗小石子给我造的。”

雪化了,古丽就去棉花地里看冬天扔的那些血棉花,结果一片也没有找到。等地都干了,她去棉花地里拔棉花杆,在洒过石榴红的地方,连杆带土拔出了一堆棉花团子,上面沾满了泥,那些热乎乎的血好像已经随雪水化到泥土里去了。

  沙里译

  “你拿着这颗小宝石回家去吧,”

  小狗和小猫就动身了。它们走呀,走呀,穿过了整个多瑙河平原,来到了宽阔安静的多瑙河。

  小猫说到哪里就做到哪里。它把尾巴塞进胡椒瓶里沾了沾,去搔了一下伊凡的鼻孔,伊凡打了一个喷嚏,小宝石就从他嘴里滚出来了。小猫衔起小宝石就飞快地逃走。小狗也跟在它后面跑了。它们跑呀,跑呀,跑到了多瑙河边。小猫骑在小狗的背上,小狗就开始游水了。小狗正游到河当中,忽然想起来说:“这么奇怪的一颗小宝石呀!你把它拿给我看看!”

  四脚蛇说了,就沿着草地往小河那边跑,老爹爹跟在它后面慢慢地走。

  巴费尔老爹爹吃完了晚饭,说:“我还要向小宝石要求点什么呢?我什么都有了:有小屋子,有羊,又有羊奶干酪。现在呀,我连吃晚饭的时候照亮的东西也有啦!”

  “这怎么可能呢,这样一颗小石子,就能给你造起这么大的一座宫殿吗?”

  “我们饿了。”

  他这话还没说完,他的小屋子就移动起来,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在它原来的地方,却出现了一座非常美妙的白石头宫殿。房间里的墙壁都光滑得跟镜子一样,各种器皿都是纯金的,桌子椅子都是象牙的。老爹爹非常惊奇地走过了一些大房间,仔仔细细地到处看了一遍,就躺到又软又松的鸭绒褥子上,把小宝石揣在怀里了。

  四脚蛇说。“回家以后,你就把这颗小宝石在地上敲三下,说:‘在我面前出现什么什么吧!’那么你想要什么,你就可以得到什么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