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犁先生随笔集,在设想的社会风气里沉浮

这里辑印的十几篇短文,除去《投宿》一篇,是在晋察冀山地时写的,时间靠前,其他各篇全是在冀中农村工作时所写,时间则在日本投降以后,土地改革和大生产运动期间。

文 | 一鸣

可以把大纲理解为一张设计图纸,它是小说的故事骨架。建筑师一看到设计图纸就知道这项工程最终的样子,小说作者拿着大纲也可以提前预览这部作品在完成时大概的样子。当然,跟建筑设计图比较起来,作品大纲不用处理得这么精密,而且写给自己看的大纲往往很随意,很粗糙。

一般会在两种场合用到作品大纲。第一种就是构思故事的时候写大纲辅助思考,这一种就可以写得很随意,很粗糙,只要自己看得懂就行了。第二种就是向小说平台投稿的时候附上作品大纲。这一种就需要写得正式一点,需要别人看懂。长篇小说的投稿一般是要求前几万字的正文,加上一份作品大纲。接下来分析的大纲设计,主要针对第一种情况。

以我个人的写作经验来说,写大纲的好处不仅仅是保存灵感状态,写大纲的过程本身就是在梳理剧情。在写大纲之前,一些灵感和点子可能很模糊,也许是一两个画面,也许是一次打斗的场景,或者是一个人物的表情特写。在这个时候点子的寓意并不明确,而一旦将点子写出来,它就会在现实中显示,成了看得到摸得着的一段话,它不再模糊不清。通过这样的方式,可以把点子转换成相应的事件。

可以尝试通过这样的方式写大纲:对小说划分阶段,每个阶段的边界放置重要的情节事件。当小说的阶段确定之后,在每个阶段填相应的事件以丰富情节。也可以根据重要事件进行前后延伸,构思出连贯自然的剧情。当事件列表足够丰富,就可以提前判断事件安排是否合理。

从大纲到正文,就是一个故事从粗到细的过程,在实现上没有标准,作者可以自由发挥。我一般是这样处理的,从大纲上面的事件开始构思场景。在写一个事件之前,我会在脑袋里先把这个场景的主要经过构思一遍。在具体实现上,我会用到情节速写的方式来做这件事情。所谓的情节速写就是我用最简单直白的语言把我脑袋里看到场景记录下来,可以没有描写,没有修辞,甚至没有对话,说白了就是流水账。

跟写大纲一样,情节速写也一种预先创作的手段,就是先把故事在脑袋中构思成型。预先创作都有一个好处,可以提前让作者看到成型作品的处理是不是合理。从大纲层面上,可以看到事件衔接有没有问题;从情节速写的层面上,可以看到上下文衔接是不是有问题。哪些地方该详写,哪些地方该略写,哪些地方该用描写,对话会不会显得太长……在写正文的时候,这些问题都能做到心中有数。

有时候作者需要对作品进行整体上的大修改。对作品而言,这些改动就像是做手术一样,会伤筋动骨。无论是增加字数还是删减字数,在这个过程中大纲都是一件很有用的工具。先来说说扩写的处理方法,扩写最常用的方式就是增加内容,并不是说把每一个情节都写长一些,而是对照大纲,在合适的位置上增加新的事件,按照上下文的行文缓急程度写出新的情节。

而对于删减字数的情况,也要看删减的程度大不大。如果从十一万字减到十万字,可以优先考虑保留剧情的完整性,把作品中一些可有可无的语句去掉。这样微调一番下来一般能看到成效。如果是从四十万的字数减到十万字,那么把注意力集中到语句上是没有多大作用的,这个时候就必须对剧情作出大改。

在这种情况下需要对照作品大纲,再次划分阶段,标记出每一个事件的优先级,重要事件的优先级最高。分析大纲之后,把优先级比较低的事件先选出来,把对应的正文内容删掉。把这些事件都删掉之后,如果字数上不达要求,就继续这个过程一直到满足要求为主。

这样处理过的作品肯定是千疮百孔的,接下来的事情就是细心读一遍作品,把有问题的地方记录下来,这些问题可能是逻辑漏洞,也可能是某些地方过渡不自然,上下文没有办法接上……修改这些地方肯定是大工程,当作者把这些问题都修正完之后。接下来就需要把这一份修改版交给另一个没有读过这部作品的人去看,让他全篇阅读,并找出问题。

大纲的设计并不是一个孤立的过程,它还会跟人物设定,环境设定,情节设定互相配合的。大纲呈现出来的结果不是最重要的,构思的过程才是最重要的。给自己看的大纲就算写得凌乱简略也没有关系,重要的是这个过程中作者已经把故事整理好,在脑袋里清晰成型,而且还能提前看到一些情节的画面,感受到人物的内心和感情。


【连载导师团 |
小说创作精进营】
更多写作经验分享请点击:【写作那些事】目录
关于转载问题:请联系我的经纪人
南方有路
青春小说《晴时有风》已经上市,请大家多多支持~

郑渊洁是我从小到大一以贯之地崇拜的作家,他在我的心中的地位无与伦比无人能敌,他像一盏明灯永远指引着我前行。

  他们微小无奇,能得机会印出是幸运的。

郑渊洁是浪漫主义作家,自然想象力丰富,他就在他的想象的世界里沉浮,创作出无数精彩的作品。

  这差不多都是纪事,人物素描。那时我是当作完成一个记者的任务写作的,写的都很仓促,不能全面,名之为速写,说明它们虽然都是意图把握农村在伟大的变革历程中的一个面影,一片光辉,一种感人的热和力,但又都是零碎的,片面的。

最早接触郑渊洁是在小学,当时我居住在农村,由于众所周知的情况,我当时的文娱生活比较贫乏。但对书的特殊情感是有渊源的,我从认字起就喜欢上了读书。无奈农村连一家像样的书店都没有,要买书只能去集市的书摊买。在那个风雨缥缈的年代,我对书的正版盗版根本没有概念,导致我买回了很多装帧垃圾印刷粗糙的盗版书,可怜我的美好的童年就被盗版书填满了。但是郑渊洁的书应该是个例外。当时,书摊上卖的郑渊洁的书就是唯一刊登他个人作品的杂志,杂志名叫《童话大王》,这些杂志估计是旧书,被卖盗版书的不法书贩从垃圾回收站低价买进然后高价卖出。我当时因为十分喜欢郑渊洁,于是一见着《童话大王》就买,几近痴狂。

  有一些地名和人名,后来也曾出现在我写的小说里(其实严格讲来,也只是较长的速写),但内容并不重复。是因为我常常想念这些人和这些地方,后来编给它们一个故事,又成一篇作品,当然还是粗略的作品。我想,如果我永不忘记他们,我想念的再多一些,再全面一些,今后,我也许还能够写些比较全面的,比较符合他们伟大的面貌的作品吧。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我终于成长为一名合格的初中生,在县城继续我的义务教育生涯。这回我明白了,郑渊洁的杂志是每个月出一本,由于在农村的孤陋寡闻,在此之前我对杂志并不感冒,不知道这种书的出版模式。当时我因为也搞不清怎么去邮局订,所以就每期去书摊买。县城的书摊跟农村不一样,农村的书摊只有集市上有,县城的书摊每天都有。爱好读书的我认定县城就是天堂。

  我们要努力生活也要努力写作,这就是工作的全部过程。

郑渊洁一个人写一本杂志,很牛逼。我对郑渊洁很着迷。我不是一般的着迷,我不仅迷恋郑渊洁的作品,我还模仿郑渊洁写,我的作品当时风行全班,为我在班级的江湖地位打下坚实的基础。当时在我的作文里,我就表达了我的理想,长大像郑渊洁一样写童话。虽然历尽岁月苍桑,我没有写童话,但我的理想还是作家,只不过我没有成为童年我的铿锵誓言中的模样。

  人民和生活并不停止在那里,正在突进发展,共同辉映,才能完成历史的写照。

郑渊洁身上的标签虽然是儿童文学家,但他的后期作品都是适合成年人读的,相同的不过都是浪漫主义作品。就郑渊洁自己而言,他还是希望写成年人的作品,但无奈压力太大,人们只认他儿童文学家的身份,这导致他做出了无奈的决定,不再出版适合成年人阅读的作品,坚决维护儿童文学家的身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